2015年3月28日 星期六

意志力考察之二:像水塔裡的水一樣


早上跟台北來的朋友一起橫渡鯉魚潭。這原本就是既定的計畫,但早上起床後聽到雨聲,實際騎車到外面去,風灌進衣領裡,細雨從嘴角鑽進去,看到溫度計只有十五度外加視覺上陰暗與冷雨的觸感,不禁直哆嗦,這是最消磨人意志的天氣了。「本能」就不想下水。但我非常清楚,在最不想做的情況下,完成既定計畫的暢快感是最豐沛的。因為戰勝了自已,所以我今天非下水不可。

一到潭北,大家看著我,也一副不想下水的樣子,我說:「先去摸摸水,看水溫如何再說」,因為我知道鯉魚潭的水溫變化不大,我也清楚做任何事要先從簡單的開始:「先不想下水的事,先想『摸』水比較簡單」。

因為人類大腦裡內建了抗拒不舒服感覺的本能,只要想到「好冷喔,會失溫」,就會不想也不敢下水。但我知道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大部分的人都游得完,只是害怕而已。這種害怕,跳下水後就好了。

前幾天分享過:意志力具有三種元素:
  • 我要去做(行動力)
  • 我不去做(自制力)
  • 我真正想做(夢想力)
意志力考察之二:定義


其中的「行動力」與「自制力」跟今天的情況很像,首先我必須先動用自制力,制止我不斷想逃避今天課表的思緒不要再漫延,制止我把注意力放在「冷的感覺」上,再來最重要的是用行動力來強化自制力。

我的行動是(在做每一步時都不想下一步,意志力就不會分散):先走到岸邊摸水→拿泳具→把衣服脫掉→穿上防寒衣→走到岸邊拍照(公諸於世:我要下水了)→跳下水。坐到這一步,今天的課表就算完成80%了!

科學家研究意志力的結論是:「我們的每一項意志力似乎都來自同一種力量,因此每當我們在某處成功發揮自制力,對於其他事物的意志力反而更顯薄弱。」(Kelly McGonigal著;薛怡心譯:《輕鬆駕馭意志力》,頁83)

意志力領域研究的權威鮑梅斯特(Baumeister)也用「自我耗損」(ego depletion)這個詞來描述人類約束自我思想、感受行為的能力衰退。他發現意志力用光後(包括不斷克制欲望或執行決策都在消耗意志力),最後就會屈服放棄。自我耗損是一種雙重打擊,因為當意志力衰退時,欲望也會比平常更強、更難克服。

貪圖安逸也是欲望的一種。如果昨晚工作太累、太晚睡,早上已動用強大的意志力才從床上爬起來時(更可能發生的情況是早上的意志力就不足以打敗睡魔),那你今天就很可能在訓練時覺得意興闌珊,或直接屈服於溫暖的被窩,敵擋不住心中的小惡魔不斷說服你「今天太冷了,下水危險,不要冒險」。

研究人員在觀察實驗室內外數千人之後,得到兩點結論:
  1. 你的意志力是限量供應,而且越用越少。
  2. 當你應付各式各樣的事情時,你用的是同一批意志力的存量。(Baumeister著;劉復苓譯:《增強你的意志力》(Willpower),頁51)

意志力就像「水塔裡的水」,供應有限,不管你洗澡、洗菜、洗車或飲用都用同一個水塔裡的水。雖然每個人的水塔大小不一,因此每人每天的quota不同,但都是限量的,用完就沒了。

因此「專注」就變得非常重要。專心就像用手指壓住水管口讓水柱射得更遠更有力一樣。既省水,力量又大。
  • 如果一次只把意志力用在一件事情上,事情就比較容易向前進。就像在今天在寒雨中橫渡鯉魚潭的步驟:岸邊摸水→拿泳具→把衣服脫掉→穿上防寒衣→走到岸邊拍照→跳下水中→游完全程。最後一步游完全程反而是比較容易的,比較困難的反而是要走到「跳下水中」這一步。
  • 如果一次只把意志力用在一件事情上,就比較容易持續專心好幾個小時。
但千萬別每天都捨不得用意志力(省水省到不洗澡),意志力就跟肌肉一樣愈用愈有有力量(水塔會愈練愈大)。別省著積在水塔裡,死水再多也無用,流動的水才有價值,我們需要的是把意志力用在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