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0日 星期五

崇華大哥的教練經驗談

下午五點,跟Xjack一起與崇華大哥在國家劇院誠品書店裡的怡客咖啡談了兩個小時(事後才發現有兩個小時那麼長,時間在不知覺中飛快流過)。

聽崇華大哥分享,像在聽故事一樣,很有畫面,也學到許多很寶貴的實務經驗,希望趁著記憶猷新,能把聽到的內容與心得紀錄下來:

雖然崇華大哥是體育專科的學生,但一畢業以後是進入金融業。搜尋到運動筆記曾專訪過崇華大哥,他自述:「收入比本科系的工作好很多,幾乎是兩倍。我是個務實的人,我覺得年輕時應該多賺點錢。」但之前就聽Ryan說到崇華大哥離開了任職十年的金融業,開始把他一輩子的興趣-跑步-當成一份嚴肅的事業來經營。我邊聽心裡邊想,能有這樣的人以如此認真的決心與態度投入跑步教學,台灣的跑者有福了。

這讓我想到幾個星期前跟郭豐州老師會面時,他說「菁選選手的訓練本來就是民間的事,全世界的政府機構下具有直屬運動機構的(像台灣的體委會或體育署),就只有五個國家:中國、俄國、法國、巴西、台灣。其他像運動大國美國、日本、德國、英國都是民間的力量在培訓菁英選手」郭老師說:「當初體委會的成立是政治因素考量,運動本就是『民間』的事,政府的工作應該是把政策制定好,讓民間有良法可依循發展,而不是搶著做,吃預算,又做不好,吃力不討好。方向錯了!運動活動本應該是使用民間力量來推廣。」所以郭老師才致力於用自己的力量成立了超馬協會,培訓與出國比賽的費用都沒用政府的資源,實在了不起;嘉哲也曾在臉書提出質疑:「為什麼國際間各國最強的運動員都不是在大學裡就讀,反而是在企業職業隊或民間組織俱樂部中呢?」所以他現也積極與民間力量合作來提升台灣的跑步競爭力,他在「 Rest & Run 活力廚房」擔任顧問,在那裡開創了一個運動員資助平台,想要集結民間的力量來資助年輕有潛力的選手。

最近與這三人碰面後,深深地感受到他們對於跑步的熱情,雖然做的事情都不太一樣,但方向卻湊巧一致:對跑步充滿熱忱,當成一輩子的事業在經營,不想政府能幫自己什麼,只是很專注地從自己做起,把自己喜歡與夢想擴及到他人身上。

思緒飄走了,再回到崇華大哥的談話上:他說過去對音響很感興趣,但興趣跟工作,是否要重疊,當時就有過掙扎。崇華大哥之說前在銀行業時,公司裡有一百多個人,只有他從不加班,不管別人的眼光,因為下班後他就要去跑步。好幾年來只有加班過幾次,那幾次還是因為週日跑了馬拉松,週一休息所以沒事可幹就留在公司。「上司和工作夥伴不會說話嗎?」崇華大哥說「我在上班時非常專心,因為我知道下班時間之前我要把工作做到最好,之後要練跑,所以上班時幾乎全力以赴……他自豪的說,我的績效長年都好,上司和其他人也沒話說。雖然閒言閒語不可避免,但我就是不加班,工作也都做完了,說歸說,大家也拿我沒輒。」這讓我想到《被討厭的勇氣》整本書的核心概念:「所謂的自由,就是被別人討厭。有人討厭你,正是你行使自由、依照自己的生活方針過日子的標記。」

崇華大哥補充說道:之所以會有勇氣離職,最主要的原因是在金融業的這十年幾乎沒有中斷訓練,與臺灣的跑步界一直保持連繫。工作領域與路跑所接觸的朋友,這兩群人的落差非常大,從像陳仲仁那種逍遙派,到銀行業裡的嚴謹與制式,運動人和上班所碰到的人差別很大,這些都讓我成長,也讓我對自己開始投身教練事業有獨特的自信心。所以最後我為自己找到定位,如果開始投入專業教練的工作,我會很不一樣,我會有特殊性,所以就離開了工作十年的金融業。

崇華大哥在教學上的實務能力真是非常強大,他強調每次練完他一定會留Q&A時間,崇華大哥說這對他來說是一項磨鍊,讓他能從多方面去思考問題,也能訓練自己傾聽、瞭解、再針對提問者回答,所以同一個問題,面對不同的人,他回答的方式與內容也會不同,這就是他認為自己當教練最大的價值所在,他很能看懂跑者的內在想什麼,先懂他/她們,才有可能進行「個人化」與「因材施教」的訓練。

崇華大哥分享了好多實際案例,聽他面對學員五花八門的問題,都可以用有邏輯的方式回答,而且回答中還帶有許多幽默的語氣,讓我深感佩服,這不但需要本身就具有豐富的訓練與教學經驗,還必須能在短時間內判斷這個學生的能力與特質,針對他/她的情況,回應出適合他/她的答案。

像是前幾練完有位學生問他,他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沒時間訓練,但已經報名了一場十二小時的超馬賽,該如何訓練?我想像我碰到這個問題時該如何答覆,第一個從腦海興起的是「不可能嘛」,沒時間訓練跟要比十二小時超馬就產生大衝突了,但要怎麼跟他分享經驗呢?要是我的話可能會答不出來。但崇華大哥很快就針對他的情況和過去的經驗,以有趣的方式,跟他分享訓練的重點,幽默的口氣也讓我很快了解超馬的訓練重點與心態。聽得出來崇華大哥總是把心理因素也納入訓練課表中。

崇華大哥還分享他的成績預估能力非常準,只要跟他練過,他通常能估出這位選手的十公里、半馬與全馬能跑多少,他認為一定要對選手目前的實力很清楚,才能對症下藥,開出符合他/她需求的課表,他說估測的成績若超過三分鐘就不準了,他在談話中很快舉了幾個例子,在比賽前估測的跟實際跑出來的成績大約誤差都不超過一分鐘,他認為一個教練在訓練選手級的人物時,最需要的是很清楚地認識這位選手的當下的實力,才能開出一份屬於他/她的課表。

關於課表,崇華大哥的核心概念是「課表是活的」,甚至要依當天的情況調整,絕對不能吃死課表,崇華大哥說每次訓練前,他都會提早四十分到一小時先到現場,自己先訓練,邊訓練的過程中他會仔細感受今天的天氣、這個場地與今天前來訓練的學員程度、人數……等各種因素後,開出一份能讓所有學員都獲得曘大滿足感與效果的課表來,讓我最佩服的是他竟然連學員的訓練心理都與訓練的氛圍都考慮進去,融入到課表的設計中,讓大家不只訓練到身體也訓練的心理,還要帶起訓練的氛圍……超強der。更特別的一點是崇華大哥當教練不只是「叫人家練」,常常自己也下場去「帶節奏」,邊跑邊指導配速或比賽策略,這一點讓我想起我敬愛的Benjamin Rush教練,所以我可以想像崇華大哥的學生們能獲得不只是言教,也獲得更寶貴的身教。我想,也是因為他們本身就喜歡這項運動,才能下場跟跑與指導,目前國內的跑步教練中應該很少有人能像他這樣下場邊領跑邊教學。而且,為了讓跑者能接受新的刺激,崇華大哥每次的跑步課程都會換個環境,增加變化,像是之前的馬拉松訓練課程,三次都開在不同的地方(最近這一次就開在我們談話的中正紀念堂)。


回到家後,仔細重讀了幾則在網路上的專訪,順便分享於此:

◎【don1don專訪_Hash的火箭人─黃崇華】

http://www.don1don.com/archives/13002

◎【運動筆記專訪_黃崇華:善用策略 平凡跑者也能成就非凡】

http://tw.running.biji.co/index.php?q=news&act=info&id=1279

◎【黃崇華線上專欄】

http://www.don1don.com/archives/author/huangchongh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