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8日 星期三

希望遞上來的是鏡子與麥克風,而不再是空白A4紙

不提供線上運動的咨詢服務」是山姆伯伯網站上方的公告標題,之前看到這篇聲明後就認真思考與反省自己到底該不該線上回覆別人關於訓練的問題?

最近接到不少網友傳訊息到這個平台來問問題,經紀人L很強烈的要求絕對不能回,她說回答問題浪費你太多時間。事實的確如此:一、要先確定他/她問的重點是什麼?(有些人的問題沒表達清楚,而有些人是還沒有背景知識所以無法比較具體地提問,光問問題本身我覺得就是一門學問);二、若確定知道答案,要花時間把答案有邏輯地整理出來;三、翻文獻確認這個答案跟其他科學家或教練的觀點一致(因為許多答案是觀點的問題,沒有對錯之分);四、若不一致,要說明為什麼我的看法跟其他人不一樣。

每回應一個比較深入的問題,大致上要經過這樣的步驟。所以說很花時間……但花時間不是L認為我不能回應的主要理由,而是「回了就對其他人不公平」。L說:「目前已經有不少人付費請你回答他/她們的問題,所以你再一時衝動去回覆別人線上的問題,對這些付費的人就不公平。」

她說的也有道理,原先很容易看到訊息或信件裡的問題,知道該怎麼回,也有股衝動想分享知識,就悶著頭回,半小時或甚至一小時就過去了,對我來說感覺很過癮,而且在回問題時同樣的知識又在我腦裡跑過一遍,很爽快,跟訓練的感覺很像:我能跑四分速所以就盡情地用四分速跑完設定的目標。我有能力回答,所以有時看到問題就像看到拼到一半的拼圖,很想把剩下的部分拼完。

所以為了繼續滿足我回答問題的渴望,我跟L達成協議,只要是在臉書專頁上發表的文章下面問跟文章有關的問題就可以答(如果答得出來的話),L的理由是:「因為問題跟你最近思考的內容有關,而且他/她也認真看過你那『LOLO長(台語)』的文章,還想繼續跟你討論,所以值得回。」的確如此,我發現這一類的問題都是遠端的朋友思考過後才提的,像是從另一面遞來的鏡子,讓我有機會看到同一個問題在其他角度的面相,才能從鏡中的角度切入來思考原本的論點。

但有很多遞上來的問題,的確無法回答。就算見面也答不出來。像是山姆網站上提到的「下背疼痛怎麼辦呢?」、「膝蓋疼痛怎麼辨?」……等疼痛相關或是「怎麼游才會進步?」「研究論文的方向?」「跑步該怎麼練?」等範圍太大,大到需要用一本書才能答得出來。這一類的提問者就像是遞上一疊空白A4紙給我一樣。這樣的問題當然不可能線上回覆。

但某些「特定提問者」所提的問題,則可以利用現代科技之便來回答,提問者也能獲得「滿足感」。之前我試著回答遞上A4紙的提問者,才瞭解到其實我不管我怎麼努力都不太容易使他們產生滿足感。因為,要先有背景知識織成的網子,才抓得到他人的「回應」,這些回答才能帶來滿足感,不然答案大都從空隙過大的孔洞中穿過。如果提問者本身的網就不夠密,應答著再怎麼努力都沒有用。

提問者是關鍵,因為有時候同一個問題由不同的人來問,我的回答方式很自然就會不一樣。

這是在之前一堂課程中體悟到的,上課講完訓練理論,問「大家有沒有問題?」,都看著我笑,舉手的人不多,接著課表開下去,大家開始訓練訓之後,問題就一個個跑出來了,因為他們已經透過上課建立起自己的運動知識之網了,有了孔隙較密的網子之後,我在線上回覆的內容就能被遠端的學員抓住與吸收,因為上課講過了,他/她馬上想起原來是這麼回事,就記住了(到此時才是真正學會);另一種情況是執行上課講過的知識時碰到問題,例如「練LSD時把強度拉到M可以嗎?」同樣這個問題至少被問過五次以上,這一類的提問者就不是遞上鏡子,而是把答案拿去應用之後產生出新的疑惑,舉著麥克風遞到別人面前,請問他者的意見。

英文裡「Troubleshooting」這一個詞就在說明解決這一類的疑惑的過程。Troubleshooting需要的是主要是經驗,而非知識。就像有很多人問「我知道過度跨步不好,但我還是會不自覺地跨步,怎麼改?」不要把腳掌跨到臀部前方的知識他/她已經知道也接受了,但卻做不到,那怎麼辦?知道怎麼辦的人就是靠經驗,所謂厲害的教練是「知道該練什麼可以達到特定目標的人」,因為他過去有許多成功的教學經驗可以解決同樣的Trouble。

也就是說問題分兩類,一類是知識性的Problem:提問者可以遞上鏡子讓我從不同角度進行思考,以及客觀辯證的問題;另一類是經驗性的Trouble:提問者把麥克風遞上來問我的意見,這是主觀經驗提出的答案。

我發現,只有真的有思考過和認真執行知識的人才遞得出鏡子和麥克風,所以課後的線上問答,時常都變成教學相長的互惠過程。書籍出版後,有不少認真的讀者寄信來討論,回答他/她們的問題,大都很過癮。

因為,不管是遞鏡子還是麥克風給我,我都會覺得受到尊重(與一股回應的衝動)……但實在是希望,不要再收到遠端遞上來的空白A4紙了!!!

我想,如果能設計出一套線上機制,讓你可以在線上把鏡子與麥克風遞到各個領域的專業面前,請他花半小時到一小時回應你,你一次願意花多少錢?像是我爸就很想問專業的農夫,怎麼種芭樂才長得大。我自己則很想向氣功與中醫界的大師請教經脈與氣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