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關於意志力的考查之一:定義

幾個月以前,一位朋友提起想辦一場關於「耐力運動員的心志訓練」講座。這是我感興趣的主題,一直放在心裡,前幾個星期又提了一次。但過去研究太少,還不敢答應他。

之後就開始找心理學相關的書來讀,試著把耐力訓練的經驗融入進去。其中最有趣(也是論述最完整)的是:”The Will Power Instinct”這本書,中譯本在2012出版。

之後想把這幾個月的心得整理上來,若能跟大家討論這個主題,也許架構慢慢成形後,就可以來答應這位朋友的邀約。首先,來談談「意志力」的定義:

談到意志力,許多人先入為主認為意志力是一種人格特質、一種美德:你要不是很有意志力,就是毫無意志力。然而,意志力就跟跑步相同,是人類演化而來的一種能力,也是每個人都具有的本能,而且也都可以鍛鍊。

人類跟他哺乳類動物最大的差異,除了我們無毛、會笑還有用兩條腿移動之外,我們最大的特徵在於大腦具有可塑性很強的「意志力」(Willpower),其他動物大都跟著欲望與衝動行事,只有少數經過訓練的動物能夠剋制欲望,忍耐等待主人下令後才去吃盤裡的食物;或是遵從主人的指令,跑到遠方把皮球撿回來。


掌控意志力的部位在大腦的「前額葉皮質」。凱莉.麥高尼格(Kelly McGonigal)在《輕鬆駕馭意志力》(The Willpowr Instinct)一書中把意志力分成三種力量:「我要去做」、「我不去做」以及「我真正想做」。



圖片摘自:《輕鬆駕馭意志力》,台北市:先覺出版社,2012年9月出版,頁20

  • 我要去做:此種意志位於前額葉皮質的左上方,它能幫忙人完成困難、單調與艱辛的任務,例如你可能最害怕LSD課表,因為太長太無聊,每次來到這種課表你都很想找理由逃避,這正是你需要運用意志力來行動的時刻,我把它稱為「意志的行動力」。
  • 我不去做:右半邊的功能可以幫你克制衝動與欲望,例如你想早起練跑,就必須運用意志力,制止自己按掉鬧鐘後又爬回床上,我把它稱為「意志的自制力」。
  • 我真正想做:此區塊的位置最低,它專門用來記住你的目標和夢想,讓你能一步步的實現它,我把它稱為「意志的夢想力」。這是人類最特殊的能力,只有人類會為了在42公里的距離內打破最佳個人紀錄而在每天上班前早起練跑。它是行動力和自制力的能量來源。
動物在意志行動力的展現上,對人類來說可能更是望塵莫及,像是鮭魚與侯鳥。他們的大腦會發出強烈的指令,要牠們在季節轉換時,橫跨廣大的海洋,牠們移動的距離與不到終點絕不罷休的毅力,就跟牠們獨特的運動能力一樣,讓大多數的人類都比不上。

但動物的意志力主要僅止於「我要去做」的力量,牠們的自制力很差,也沒有規劃未來與實踐夢想的能力。你無法叫一隻鮭魚停止迴遊到出生地(自制力),牠不會為了變成世界上游得最快的鮭魚(夢想力),開始在海裡訓練游泳的肌肉和心「鰓」系統。你也無法要候鳥為了挑戰最高飛行紀錄而開始節食、減重和鍛鍊飛行能力。

人類會為了達成環遊自界的夢想開始省吃簡用,但動物大都著眼於眼前的利益,滿足當下的欲望,不會想太遠,意思就是我們心裡都有「真正想做的事」,其他動物沒有想做什麼,牠們只是不同的基因打造出來會動的生物,執行寫在基因裡所指定的任務,找吃的、保護自己、交配、哺育後代,人類的基因裡也已經寫入這些任務的程式,但人類的特殊之處在於我們可以為了長遠的目標,不顧這些指令,忍受痛苦與忍耐著不去滿足眼前的欲望,所以只有人這種動物在吃飽後(以現代來說是週末放假不用工作的空閒時間)不好好休息還到戶外去跑個42公里。

能夠設定長遠目標,接著執行再達成的能力,只有人類才有,這是天生的,而且還能經過訓練而變得更強。所以菁英跑者的前額葉皮質都非常發達,因為跑步不只鍛鍊肉體,也鍛鍊了他/她們的心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