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4日 星期日

《強風吹拂》中關於Runner's High的精彩描述

分享一段《強風吹拂》中關於Runner's High的精彩描述,每次重讀完這一段都會立刻充滿出門跑步的熱血,不管氣溫再低都冷卻不了(此刻的花蓮壽豐鄉志學村,4度)。

==

阿走乘著和緩的下坡道,飛速跑過最初的一公里。他覺得沒必要看馬錶確認時間,因為就算不看時間,他也知道自己現在正處於前所未有的極狀態。關節的活動非常滑順,血流也毫無阻礙地把氧帶到全身。儘管覺得自己很出力,雙腳踏在地上的每一步,卻清楚感受到路面傳來的觸感。

阿走的狀況十分良好,內心卻像無風的水面,宛如一面可以映照未來的魔法之水,清澄透澈、靜謐無聲,沒有一絲漣漪。

周圍的景色與喧囂,再一次逐漸脫離意識的認知。映入眼簾的景色,已經見山不是山,就像焦距對得太準的照片一變得平面而失真。至於聲音,就像置身室內游泳池一樣,宛如回音一般從遠方傳來。灼熱的皮膚,好像被一層無形的薄膜包覆著,就算碰觸到飛舞而下的雪花,溫度的感受也如夢似幻一般,沒有真實感。

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讓阿走的身心處於一種不可思議的平穩與零感狀態,但他自己對此還沒有半點自覺。

就像道行高深的僧侶,透過坐禪達到開悟的境地;又或者像薩滿巫師,跳著節奏單調的舞步,進入神靈出竅的狀態--阿走透過「跑步」這個再熟悉不過的行為,進入了一個不同次元的境界。

他的專注力,有如一根緊繃的絲線,來到瀕臨斷裂前的張力極限;他緊張又高昂的情緒盛滿土缽,再多加一滴就會溢出缽緣。阿走就是保持著這樣的精神狀態,心無旁騖地向前跑。

(截錄自三浦紫苑著;李建詮譯:《強風吹拂》,台北市:漫遊者文化出版社,2013年8月初版,頁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