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9日 星期六

第一次逆騎光復

¤訓練量:騎乘(含通勤)95公里,游泳5公里

==練==車==

早上六點二十,從鐵人的家出發,由台九線往光復騎去。穿著短袖的車衣與鐵人褲,在十幾度的寒流中前進,怎麼樣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直騎到位於壽豐鄉與鳳林鄉交界的「豐平橋」時,太陽才剛好從海岸上脈上跳出來,一下子把視野所及處給染上一層薄薄的金光,但它卻像是投影機投射出來的畫面一樣,「簡直一點功用都沒有麻!」完全感覺不到加溫的效果,感覺還是像剛出門時那種「在荖溪裡面踩著腳踏車一樣」。

轉出台九線,穿過台11線旁安靜的住家(應該是光復市旁的小村落),陽光從正面直射過來,那種刺眼的感覺稍稍變成「嗯,這是真真正正的太陽了。應該不會那麼冷才對的心情」。轉到193,從64公里處開向北騎,因為更靠近海岸山脈的緣固,空氣好像降了一度(當然不可能帶溫度計騎車,只是感覺),車子仍毫不猶豫地往前切開這空氣,臉自然被刮到失去知覺,熱熱地鼻水在還來不及擤掉時就流進嘴裡,雙手凍到使不出力氣換檔,想把大盤推上去時要很專心地把力量集中在手指才辦得到。寒流騎車就是這個樣子,雖然好像很痛苦的樣子,但其中也有不同的樂趣存在。當然這種樂趣是不可能說得明白的,要自己親身在這樣的空氣與陽光底下騎騎看才知道。

轉過了「193-鳳林-台九線」的交叉路口不久後就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原來是波肥。我們就偕伴一起騎回東華。他說著這次回新竹在剛整修好的清華泳池練泳的事,「有四十多個人一起練習」,他說著現在清交泳隊練習的盛況,還有那些好久不見學長姐的事……

騎回東華,在麥味登吃了份大早餐,再到煎包車帶了五個韭菜煎包(現在它們全在肚子裡了)悠閒地騎回鐵人的家。此時,那三個小時前惡狠狠地刮著臉、凍著手指腳指的冰冷空氣,卻變成舒服的春日晨風般,輕柔地從身旁流過。


==練==泳==

在家裡邊吃煎包邊做點功課之後,就趕緊爬上床好好地睡一覺,因為下午跟波肥約好游泳/因為他早上開了份恐怖的菜單。

下午三點五十分從床上爬起,準備前往泳池。今天的菜單是30200m。分成十個十個一組,首先是320秒一趟、再310秒一趟、最後3分一趟,這是由波肥開的可怕菜單。緩游結束後,就正試開始了。前十個大約都310秒左右到,波肥好像都250秒左右到的樣子,心裡想「太可怕了」,開始害怕接下來的另外十個,所以準備游310秒一趟的菜單時就很擔心根本游不到。沒想到,好好地專心想動作,把所有在腦中的其它事情全部拋開,只想著「一定要游到」這件事時,竟然十趟全都在3分內到,真是太感動了。沒想到波肥真的要游3分一趟的間歇。我看著他一趟一趟地游,每一下的划水、五公尺前的轉身、節奏性地打水都不急不徐地完成,「波肥也變成大一時躲在水中所看的那些在第三道的學長姐一樣了」,那種我當時覺得遙不可及的泳姿與速度。已經兩年游泳不再有任何進展的我,以為再也不可能達到了。但看到他能做到,我也開始生出許多信心來,而充滿著「總要再努力試一試」的心情來。

波肥游了七趟。200公尺的三分鐘間歇游了七趟!!太了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