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4日 星期五

一起睡過頭

¤天氣:窗外的陽光把我從床上驚醒。發現自己還躺在床上的同時,天已經亮了,就知道「睡過頭了」。
¤訓練內容:緩游300m,再連續游2000m。接著在五分鐘內開始跑步,跑向熟悉的校外的十公里道路。
¤訓練量:游泳3.5公里、跑步10公里、騎乘(通勤里程)20公里

早上驚醒後,望望窗外亮眼的陽光,再開始疑惑「為什麼手機鬧鈴沒有響呢?」才發現它安靜地躺在床上,手錶上顯示6:07分,它應該已在五十分鐘前響過了。我想像自己以非常熟練的動作在聽到鈴聲的瞬間伸出右手取過它,翻開它,以姆指快按兩下取消鬧鈴。然後……繼續睡下……

騎往學校的路上我想著「是不是潛意識裡知道Ben今天不在所以才那麼自然地睡過頭呢!」因為不只是我,鐵人家中全部的人都睡過頭了,而且佩和小四還很安然地睡到八點四十,連早晨的陽光也對她們無法造成任何影響。

來到泳池已近六點四十,王綱已在水中游著。我下水後,努力撇開一切,試著專心地放在游泳的動作上,尤其是提肩抬臂以後自然地以重力來讓指尖插入水中,往前延伸,有耐心地伸長、停留、保持平衡,再高肘下壓抱水。不斷重複想像這些動作、設法一次又一次地完成這些動作,完成Ben今天交代下來的第一項菜單:2000m, no stop

游完後馬上上岸,換上跑鞋,接著踏上熟悉的十公里路線。第一公里五分零三秒。剛游完泳後的雙腳軟軟地像橡皮一樣,使不出勁來跑步。心、肺深處則隱隱帶著苦楚感,遠方的山還是老樣子一片傲然地聳立在那裡,對於帶著苦楚想要每公里跑到四分三十的我與路上隆隆開過的大卡車來說,它是恆常不變的。外在移動的身體、車輛,風吹草動與雲朵的變化,它全不在乎。

「這種不斷地繞圈運動,是不是會覺得乏味與疲乏呢?」也許旁人會這麼問吧!前天在泳池碰到哲修老師恭喜我獲得第三名時,也問了類似的問題。今早,就這麼覺得苦楚地跑著時,我專注於每一公里的配速,第二公里四分二十六秒。看著心跳錶上的分段時間,第三公里/第四公里亦同樣顯示四分二十六秒的數字,我對自己完美的配速感到欣喜,這種苦楚與專注下所成就的完美配速是這種繞圈運動中最大的樂趣。一公里中,身體裡的心跳、血流與自我控制的步伐、呼吸創造出了四分二十六秒這個時間間隔,「一公里前的我」與「一公里後的我」間隔了四分二十六秒,我掌控著自己的身體在同樣的時間內完成同樣的距離:四分二十六秒。

最後再跑回泳池,今天十公里成績是4234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