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7日 星期一

以雙腳/雙手前進

  • 訓練量:以雙腳快速前行8公里、以雙手快速前行500公尺、游泳3公里、(通勤)騎乘共38公里
  • 到場:Dana、王綱、郭靖、國峰、波肥、佩、小四、阿儒、Ethon

六點初頭的陽光從厚厚的雲層後面直射到鯉魚山東面,染上了明亮的色彩,與周圍陰沉的色調比起來,簡直像是畫家打好了底稿後剛把鯉魚山上好了顏色卻臨時被太太叫去買醬油似的。總之,是個暗淡靜悄悄的早晨。

大家在司令台上逐漸聚集,安靜地不發一語,等待畫家帶著醬油回來把剩下矇矓的世界給描繪上清晰鮮明的色彩。「到底是眼前的景色矇矓還是意識矇矓呢?」疲憊的身體深深地陷入到意識與無意識的交界線,時間前進的方式已經無法被理智正確地給吸收進去。黑夜睡下、黑夜醒來,騎車來到這裡,靜靜地望著海岸山脈,四周沒有顏色、沒有早晨應有的拉長的影子,時間消失在陰暗的空氣之中,直到……開始移動雙腳繞著操場外圍的泊油道路以每公里三分五十的速度跑著,陰暗的空氣被快速地吸進肺裡,再吐出來,在鏡片前形成一片白煙,踏著前夜因雨而逃出土壤避災的蚯蚓前行。無聲地死亡。肌肉在身體深處唉嚎,「沒辦法,不破壞它的話肌肉是無法變得更強的」,只好,繼續踏著破壞性的步伐前進。

空氣被鼻息加熱。

我想到洛侖茲(ELorenz)所發表的「蝴蝶效應」。這是洛侖茲在皇家麥克比型電腦上進行關於天氣預報的計算時所發現的。他在考察一個很長的序列時,走了一條捷徑;沒有令電腦從頭運行,而是從中途開始。他把上次的輸出結果直接打入作為計算的初值,但由於一時不查,他無意間省略了小數點後六位的零頭,然後他穿過大廳下樓去喝咖啡.一小時後,他回來時發生了出乎意料的事,他發現天氣變化同上一次的模式迅速偏離,在短時間內,相似性完全消失了。進一步的計算表明,輸入的細微差異可能很快成為輸出的巨大差別。這種現象被稱為對初始條件的敏感依賴性,在氣象預報中,稱為「蝴蝶效應」。此種說法始於他在19791229於華盛頓的美國科學促進會的演講中提問:「一隻蝴蝶在巴西搧動翅膀會在德克薩斯引起龍捲風嗎?」初始條件的微小變化,長遠下來可以造成超忽想像的巨大效應。那我想我們每天聚集在一起努力地吸氣吐氣,努力地把身體的醣類轉換成熱能散發到空氣中,這樣長期下來是不是對這個世界造成了某種具大的影響力也說不定。

更何況,我們還以雙手貼著地面交替地爬行一百公尺,五次。我不知道Ben從何處學來這麼有「效果」的練習方法,也許是在某個遠方類似蝴蝶拍動翅膀似的機緣下,不小心見識到再經過親身體會之後,覺得「gosh!這真的很痠、很棒」,就造成東華的操場的草地上九雙以手爬行的景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