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6日 星期三

從五點練到十四點

¤訓練內容:從鐵人的家騎至鯉魚潭南,爬上插著四根鐵塔的鯉魚山頂,再一邊與波肥聊天一邊很有節奏地踩著山道的石階下山。接著跳進潭南碼頭游到潭北碼頭,碰一下(好像打一聲招呼似的)再直接游回來,穿上褲子、毛衣、外套,跨上腳踏車騎到麥味登吃了個飽,然後騎往豐濱,穿過海岸山脈(光豐光路)至光復,再抵著逆風騎回東華。
¤訓練量:游泳(含下午的緩游)3.5公里、騎車(含通勤)150公里、爬山50分鐘。

早上五點整,意識被鬧鈴從昏睡沉重中的身體給喚醒。把今天練習的衣服、鞋子、泳鏡泳帽塞進背包內,牽著腳踏車進到黑黑的冬夜之中,冷空氣瞬間把身體包圍。騎著車,進到更深的黑暗裏。轉到台九線後才有路燈在點綴著,因為剛睡醒,所以現在回想起來,經由知覺所記憶的世界像是在戲院裡等待電影開演的那片刻般,由安靜與稍稍照亮路面的燈光所組成的空間。車子順著下坡,切著無法用眼睛捕捉到的風,切著沉沉的黑夜。看不到,卻可以感覺非常真實地把它們切開,風呼呼響著,轉到台九丙上三十分鐘的時間裡,沒有任何生物的氣息,雖然知道一定有各種生物在台九丙旁的樹叢間靜靜地移動著,整條路像深深的大海一樣,擁有無限自由的觸感。默默地前進,前往今天的集合地點──鯉魚潭南。我盡量不發出聲響,連換檔也盡量溫柔,怕帶給這沒有人聲、引擎運轉聲的它任何外在的干擾。天空這時也以緩慢的腳步逐漸驅走黑暗。

抵達潭南,五點五十五分。與波肥兩人直直往鯉魚山頂跑去。在山道間踩著階梯,把汗水用力從身體裡向冰冷的空氣擠出來,向我們每天從東華望見的那四根鐵塔跑去。再走下山,走到潭邊,用腳指輕輕地試試水溫。不用懷疑,當然是冰冷的。但還是很自然地戴上泳帽泳鏡,把汗濕的上衣脫掉,然後跳進去,像某種奇異的生物般以時速3.87公里三千公尺46.5分鐘)游到潭北再游回來,在平靜無風的潭面上劃開一道長長的八字形水波。

去程:2337

回程:2301

爬上岸,跨上腳踏車,騎回東華志學街口的煎包車買下五個高麗菜煎包,再來到志學門前的麥味登點上抓餅與起司蛋餅,不發一語地把它們很確實地給吞到肚子裡去,然後與Ben和志榮一起延著太平洋,往豐濱騎去。由於早上的爬山與游泳,在騎往豐濱的路上,身體就像是剛換好機油加滿新鮮汽油熱好引擎的機車一樣,雙腳的肌肉非常順暢地伸縮著,踏板像機器一樣規律地轉動著,呼呼呼地前進。但沒想到,在回程的時候,腰部開始生鏽,不祥的痠痛訊號燈開始閃爍,汽油也逐漸耗盡。

最後十公里,來到了熟悉的壽豐市區拖著空空的身體迎著逆風與冷雨時,終於變成「騎著卡車在前進的心情」,好像這樣下去永遠也到不了東華似的。但是,就像「時間」一時片刻不停地前進一樣,「只要持續前進,不管再怎麼慢,不可能到不了的」,就抱著這樣的心情完成今天的訓練。

來回一趟110公里,扣掉在7-11休息的十二分鐘,共花3小時4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