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6日 星期日

井底浮浮沉沉的東西

早上五點多起床時,窗外滴滴答答地飄著小雨,雨聲與身體內這一個星期來累積下來深深的疲勞互相映和著,我想到今天Ben開下的菜單「東華→光復→東華」,今天我應該完成七十五公里的騎乘距離。微小的滴答雨聲與內在理智隱約響起「今天『應該』騎完七十五公里」的聲音都抵不過內在天生懶墮的習氣。我直接倒回床上,直到完全睡不著為止。七點三十五分。我爬下床,身體裡一陣陣虛無感如同一口無底的深井般把意識與志氣全丟進去,井底傳來淅淅瀝瀝地聲音,「這是個失去意識的身體」,心中失去了方向。「噗通」,豪情/壯志沉入井底,不斷下沉,失去任何找回它的力量。「今天一點也不想進到那樣的雨中活動身體」。我無意識般地套上涼鞋,取過雨傘,在胃腸咕嚕嚕地運轉推動下往三百公尺外台九線上的美而美早餐店走去,點了一份總匯三明治、蔥抓餅加蛋、大杯溫豆漿。

「這就是我要的生活嗎?」安靜地吃完桌上的餐點,一一把它送進肚子裡,身體也開始暖和起來,充實起來,但被丟進井裡的東西依然繼續下沉。回到房間,面對桌上等待腦袋思考重修的論文,它與身體同樣失去了運轉的動力來源,一直往下沉……往下沉。

 

身體再度回到被褥中、意識也開始脫離現實世界:Ben提醒這周末要完成的菜單「Kuo Feng, 慢慢騎去光復再騎回來」、冠宏老師建議修改碩論的結論部份「水體與水源產生的詮釋效應」。當心所欲求的一切都沉進不可見的黑暗裡時,真正的疲備就會被心靈所正視吧!「就這樣什麼都不管地睡下去吧」,與疲憊相關的一切都被睡眠所掩蓋。

再度被饑餓的運轉聲給喚醒,空盪盪的身心在安靜的房間裡幻想著食物,再度被這空虛感給推動。在台九線上的康健牛肉麵點了一大碗牛麵,連著湯汁與加大份量的麵條、牛肉,經過口腔攪和,全填進肚腹之間。再到對面的農會超商買了兩片巧克力與可口乃滋,然後在房間很有耐心地一口口嚼著,再和進肚腹之間。然後…「活動身體的欲求就從井底逐漸浮上來」,騎上機車往東華工學院的方向騎去,停好車,走向Ben的辦公室,門後透出光亮,Ben在他的「小紅」上轉動著雙腳,我指指車台,示意我也想騎。接著就在另一座訓練車台上驅動心臟與雙腳,帶動踏板,度過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汗水像今天的雨水一樣緩緩地濡濕地面。結束後,再騎回宿舍。思考著這一天…「我到底是被什麼驅動著前進的呢?」是肚腹間的運轉、井底的浮浮沉沉的東西、或是一種意識之外的衝動、一種非理性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