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0日 星期三

不管怎樣,總要再努力試一次


從十一月一號開始的太魯閣馬拉松開始,就不斷比賽,11月9號金門「金酒盃」的51.5公里的鐵人三項賽,兩個禮拜後又到屏東大鵬灣一樣是51.5公里的鐵人三項賽。接著,即是最近剛比完(12月7日),在泰國普吉島舉辦的三項賽。這樣不斷地比賽,不斷地在練習,同時硬是在比賽與練習中間把碩士論文給好好地梳理、校對、排版,最後印刷成書出來,仔細想想,真的完成了不少事情。

可是這麼一來,真的連一點空隙都沒有了:練習。比賽。寫學術論文。跟當時來花蓮唸書的想像雖不能說完全不同,但真的差很多啊!除了練習、比賽、寫論文以外的時間都被「睡覺」與「吃飯」填滿,想要悠閒地讀書、好好地書寫創作的心情,喔,不!應該說是心力都沒有了。

「這樣好嗎?」
空檔之餘,總不乏這樣自問。「讀書、研究和寫作是年紀不管多長都可以做的事,但你想要再變得更強的話,就只能趁現在了,趁現在還是學生,還有時間。當然,趁現在還有所謂年輕人該有的體力與熱情」。我試著以這樣的話說服自己「這樣很好!沒問題,就先暫時這樣繼續前進下去」。

而且,重要的是,明年的墾丁113又一步一步的靠近了,去年被它擊倒在路邊,躺在太陽底下、無法動彈地看著其它選手一個個從眼前往終點跑去的憤恨心情又被激起,「明年一定要再來一次。一定!」當時在心裡種下誓言,如今已越來越近了。
所以想要全力來練習看看,不管怎樣一定要盡力來再試一次看看:
每個禮拜要騎四百到五百公里」,Ben說。
「好!每星期一次豐濱,沒問題。」
「用休息把的三鐵車可以節省很多力氣,你浪費太多力氣。」鄧子賢在賽後說。
「好,那我就買一台很適合我的三鐵車。」
「休息很重要」,Ben總在練習後說。
「好,我每天一定睡足八小時。」

不管怎樣,總要再努力試一次看看。所以,下定決心訂了一台三鐵車,當然要花不少的錢。它是一種象徵性的契約,對自己所作承諾的實體意象。

「值得嗎?為了一場比賽…」
理性的自己知道這是一個浪費時間、浪費錢、沒有太多實質意義的目標,但我已經受夠了理性思維的自己:理性式的反省、理性式的後悔,而遺忘當時所擁有的真實熱情。當然理性還是像身體的骨架一樣是必要性的東西,但我似乎像忽視身體裡終日流動的血液一樣忽視了一種生命的溫暖之流。所以,我要義無反顧地「盡力」試試看,僅管它是非理性的…

「哈!也許這一切只是自己說服自己敗一台完美三鐵車的理由罷了!」
我要以大量的練習來忽視理性對我所發出類似這樣的訴控:練習、睡覺、讀書,然後忽視。
記錄一下最近的訓練內容:
12/10(Wed.):
早上騎乘:110公里,3小時34分。(去程至豐濱7-11花費:1小時51分;回程至東華大門花費:1小時43分)下午跑步十公里,緩游1.5公里。
12/11(Thu.):
跑一圈鯉魚潭、爬上鯉魚山頂,再跑一圈。約15公里。下午游泳3.5公里。
12/12(Fri.):
休息日。下午跟著波肥游2公里。
12/13(Sat.):
與豪豬先生騎往太魯閣--天祥,來回108公里。
12/14(Sun.):
跑校外道路繞東華兩圈,約19公里,1小時20分。
12/15(Mon.):
跑至河堤,繞至台九線回來,約12公里,1小時。下午游泳3.5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