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

運動科學家與原住民獵人:沙部.魯比


上週末接受屏東鄉村馬拉松主辦單位的邀請,跟沙部.魯比博士同台一起分享〈運動強度的監控原理與應用〉這個主題,雖然來得聽眾不多,但我反而覺得自己是最大的受益者。

許多演講場合我大都會強調,我只是運動科學的轉譯者,並不是運動科學家,我沒有從事運動科學實驗的經驗(只有當過受試者和協同指導),而沙部.魯比則是名副其實的運科專家。

他在實驗室裡磨鍊多年,發表過不少研究論文、自己過去又是專業自行車與鐵人三項選手,當過破風手與主將、也完成過超鐵226。拿到博士後開始在大學任教,現在又投入運動產業……負責承辦屏東鄉村馬拉松,也開始對外分享他的運動科學經驗。

我的運動科學知識除了從國外的書籍獲得之外,其他都是從東華大學的林嘉志老師、李再立老師和沙部這三位運動科學家問來的(嘉志老師正是沙部的指導教授)。這次是我第一次聽沙部對學校外的民眾講課,我自己也聽得津津有味,更深刻地了解到最大攝氧量、乳酸閾值、RER、自覺量表、心率監控,而且他的主題剛好跟我要分享的跑步體能相契合。能聽到一位運動科學家把自己學到的東西,從科學家的觀點再講一遍,親耳聽到映證的同時又吸收到新的知識,就像原蜘蛛網上補到新的獵物一樣,有種捕到獵物時的興奮感。

我連聽了兩天,第一天在台北師大,第二天在屏東中正圖書館。聽完後換自己上台講課時,因為沙部的喜感讓我變得非常輕鬆。雖然是講過數十遍的主題,前兩天上台時有點進入道家無為的自在狀態。

沙部除了是運動運學的博士,也是一位泰雅族的獵人。課餘間聽沙部聊起專職的獵人工作情況:要懂得自製獵槍(每位原住民獵人可以合法申請自製兩支)、要在山裡待一兩個月(荒野生存的技能),而且要懂得分辨更種動物的足跡,又要懂得支解與醃製肉類的程序。他說他還沒學全,他想要在忙完這場比賽後進入山裡一兩個月把這全部的東西學全,不然要原住民的獵人技藝就要失傳了。但身旁的女友一直阻止他做這件事。

屏東的講座結束後,他們請我去吃了草魚大餐,午餐間談到這次鄉村馬拉松的路線,他們請了田協的專業丈量員來丈量。我以前以為馬拉松的丈量並不難,但聽沙部描述後才瞭解馬拉松丈量的專業所在。每次丈量路線總共需要三個認證的丈量員,而且至少費時三天,每次丈量要騎一種在輪框上有特殊裝置的自行車才行,而且丈量員要懂得判斷,知道如何騎在賽道的「最短路線」上,所以要有警車開道,丈量員身後也需有警車保護,再加上另外兩個丈量員、主辦單位與鄉公所的人,一次丈量要動員10人、兩台警車與一台自行車。

沙部說:身為運動領域出身的專業人士,要辦馬拉松,當然要有專業,專業馬拉松的基礎就是距離。若台灣馬拉松的主辦單位都能有像沙部這種專業的人士參與,進步就能持續累積。

今年是「屏東馬」是第一場,報名也截止了,但確定明年會續辦,有興趣的跑者可以到「屏北」參加。上星期在屏東兩天,分別夜跑與晨跑各一次,氣溫涼爽不潮濕,是個能跑出PB的好天氣。「這也是我們選12月舉辦的原因」,他們說。「而且全程平路,高低差不超過五公尺。」

也許第一年辦會有許多沒想到的問題產生,但他們的用心、回饋鄉里與認真的態度讓我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