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8日 星期一

環島路跑第八天:離開真實世界,期待能在異地遇見自己真實的面貌

第八天:花蓮瑞穗鄉青蓮寺香客大樓--台東池上鄉換鵝山房,51公里

GOPR0019

23天跑步環台挑戰者品賢與禹同只在五個月前跑過一場馬拉松(22年生命中唯一一場),成績6小時,他們為了完成自己的夢想,也為了對環境貢獻一己之力,找我開菜單給建議,三個半月的訓練結束後,他們開始挑戰極艱難的23天跑步環島,每天平均要跑一場馬拉松。今天已經是第八天了,也連兩天跑超過五十公里,他們都熬過來了,身體目前也沒什麼大狀況,只是抵抗酷熱需要強大的意志,同時漫長路與為了確保身體機能正常的超慢速跑則不斷消磨大夥的意志……

譽寅: 今天同樣是豔陽高照的日子,大家都開始受不了,每個人都把自己包得緊緊的防止曬傷,可是我實在受不了頭巾包著頭的感覺,希望昨天買的防曬乳可以讓我好過一點。早上他們跑了二十八公里,在193縣道上,人煙稀少,空氣清新,還有有一點微風,不禁讓我這個補給騎士昏昏欲睡,有點像在上課時快要睡著的感覺,很想要閉上眼睛可是還是要一直撐著,好不容易撐到一家便利商店,距離中午休息點還有幾公里左右,所以讓巧玫騎腳踏車,我換成跑步,讓身體活動一下。 中午吃完飯後在地上睡了一下,精神還不錯,所以下午繼續跟著他們跑,大概二十三公里,八天以來第一次跟跑一整個下午,二十三公里現在對我來說已經是一段很長的距離,跑完後身心俱疲,看來又要花個幾天恢復了。

P1140020

【圖】環台跑者品賢:「踏上廣闊無垠的193縣道,清晨享受了短暫的清涼,不久後烈日就開始籠罩大地,脖子上的曬痕使我屈服於烈日,全身包緊緊繼續一路向南追日;不自覺地已經跑完8天遍經三個縣市,身體似乎已習慣長時間的自虐而自動忽略腿上傳出的痠痛訊息;於是拖著麻痺的身體,開始與自己對話;想起第一天在北宜公路上高一小記者冠妤問道跑完之後說幹嘛,諸如此類的問題早已重複出現,面對當下所無法預知回答的問題,心理浮現第一個回答就是:Nothing。口頭上總是笑著說:跑完這輩子就不跑了!回想起從過去到現在的差異,幻想著昔日的我與今日的我擦肩而過,至今仍不敢置信會有如此劇烈的轉變,包含五天四夜奇萊山之旅、單車環台、第一場鐵人三項賽和馬拉松等自虐行為,當下的痛苦與折磨最後都在生命中留下驚嘆!也許對我而言所有旅途都不是以雄心壯志為起點,而只是想跳脫框架,試圖離開真實世界,期待能在異地遇見自己真實的面貌。以後有人再次提問時,我大概會笑著說:Noting」。

離開真實世界,進入非凡世界後才能真正的成長與變強,台灣當然是一個真實世界,但當跳脫交通工具,只用雙腳前行時,「道路」即變為他們兩位應屆大學畢業生的非凡世界,他們每天都從中汲取將來進入社會(真實世界)後最難得也最重要的能力:耐心與堅持,Nothing is Impossible。

IMG_4876

【圖】烈日熱力放送了一整天,除了早上七點前在縣道193上受到海岸山脈遮蔽外,其它路段完全無法閃躲它的直接曝射,只能盡量把防曬作到最佳化。

P1140089

【圖】環台跑者禹同:今天從頭到尾都依照自己的配速慢慢前進,51公里跑完後不覺得很累,關鍵在「耐心」,還有保持「心平氣和」,不過右腳腳背更腫了,走路的時候有點像水球裡面的水一晃一晃的感覺,水泡也變得更大了,明天還要跑57公里到台東,今晚得好好休息。第八天,完成!

GOPR0029

【圖】陽光像是有壓力似的,強押下跑者的頭與背,每位跑者像是佝僂的長者,沉默駝背固執地前行。但壓力愈大,愈是要要求自己的背脊挺直,不能被陽光壓垮。

IMG_4966

GOPR0010

【圖】下午由巧玫騎補給車,譽寅下來陪跑23公里

GOPR0008

【圖】最有條理與懂得照顧自己的東華大一生--茗傑完成今天的旅程後說到:從花蓮縣青蓮寺往池上的方向邁進,道路旁的稻田與青山互相輝映,有別於台北城市的喧囂,反而散發出一種深深引如入迷的靜謐之感。背著烈陽騎乘自行車,由於數天下來累積的疲勞,實在十分難耐。往後的十五天當中,仍得奮力向前,不輕言退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