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

環島路跑第十九天:消逝的體液、里程數與太陽眼鏡

第十九天:彰化市南瑤宮--彰化大佛--成功車站--追分車站--台中港教會,33公里

雖然今天排定會里程數較少的休息日,但為了繞去途中的著名景點,又多跑了快十公里,這種需要多耗腳力而非石油的旅行方式,讓每一個景點的風光都更為記憶深刻。我相信往後的人生當我們再聽到(或再到訪)這些景點時,必定會興起某種無法向別人訴說的難忘回憶。

禹同:今天去看了八卦山大佛,還有成功、追分火車站,逛景點的感覺很棒,不然平常就是一直跑,沒辦法留下什麼紀念和回憶,我買了兩張追分成功紀念車票,打算給女朋友一張,希望她不會延畢!

SAM_0380

禹同:今天跑的好累,原本以為只有27公里,但最後卻跑了33公里,雖然33公里對整個環島行程而言算是很少,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多跑就是覺得很累,那種應該已經到了卻看不到目的地的感覺,不斷折磨著自己,我的身體大概把每天的能量都分配好了吧,依照每天的里程數分配剩餘的體力,這樣才能有效的保存體能!

IMG_6996 IMG_6995

從排毒的角度來看,流汗是好事,但如果一次流失超過2%的汗水,身體就會進入脫水狀態。環島跑步期間,在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急(以下簡稱「北醫」)救部高部長與營養部蘇主任的要求下,每天都要量體重四次(上午開跑前後各一次,下午開跑前後也各一次),每天要喝四到五公升的水,每次體重機上的數次都變化不大,代表我們每天要排四到五公升的汗水,也就是說二十三天中,從身體排出的水份就累積達120公升(公斤)以上,等於是把我體內的水份換新三次。難怪路上每位陪跑者都說我看起來不像已經三十歲的教練,而像剛入學的大學生。網路上有一篇〈排汗和排尿的差別〉,其中摘錄德國體育醫學龍頭「艾倫斯特」(譯音)博士發現,所有運動選手當中只有馬拉松選手沒有罹患癌症的病例,因為他們練習時排出大量的汗水,徹底去除體內的累積物,所以預防了癌症發生。(註:有報導指出,由於長期暴露陽光下,馬拉松選手反而是發生皮膚癌高風險族群,所以在大熱天訓練不管誰都應做好防曬。)

DSC00083

SAM_0361 

譽寅:今天是第十九天,休息日,按照劇本應該是平平無奇的一天,早上跑完三十三公里,然後下午睡覺休息,接著等待最後四天的到來。

從早上五點開始一直到八點,劇情仍然進行得十分順利,我們在成功車站前拍過照後繼續往台中的方向前進,此時經過一條又暗又窄的地下道,旁邊一直有機車經過,我小心翼翼地走出這條地下道,順便往後看看後面的同伴是否都出來了,正當我把頭轉回來繼續騎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好像滾到一個硬硬的東西,回頭一看「天啊!我剛剛把自己的太陽眼鏡輾爆了!」原來在我往後看的時候剛好騎在減速白線上,太陽眼鏡因此不偏不倚地掉到後輪正前方,而我卻沒有發現然後太陽眼鏡就被輪胎狠狠地輾過去;我睜大眼睛直盯著那支離破碎的屍體,時間仿佛停頓了幾秒鐘,在我身後的巧玫與品賢看到在地上已經粉碎的太陽眼鏡後都十分驚訝,特別為了這次環島準備的太陽眼鏡就這樣化為烏有,雖然不是用自己的錢去買,但如此貴重的東西在短短幾秒鐘成為泡影,心中實在難以釋懷。

SAM_0379

發生這種情況「時光機」大概是每個人最想得到的東西,馬上倒退回前一分鐘,前一天,前一個月...也許事情就不會這樣發生了;想當初收到太陽眼鏡的時候發現沒有拿到盒子,一直到環島開始時才知道盒子在禹同家裡,如果可以回到那時候只要提早問清楚也許就可以拿到盒子用了,就是因為沒有拿盒子,所以這十幾天以來太陽不大的時候都是掛在腳踏車的上管包上,進入住宿的地方都只能拿在手上,以保持在視線範圍之內,避免放到背包裡受到擠壓,昨天才提醒過自己環島結束後一定要記得把盒子拿回來,結果到了今天還是逃不過命運的安排。

然而,其實世事萬物的大與小,只視乎自己怎樣去看待。有人會覺得跑步環島很偉大、很了不起,也有人會覺得只不過是用雙腳跑台灣一圈而已;有人遇到失戀可以嚴重到去自殺,也有人選擇勇敢面對,等待下一段戀情;一副價值一萬二的太陽眼鏡斷成兩截,你可以把它放得很大,如同我上面所說的,繼而難過一整天,但同時也可以把它當作是這次旅途中的一段小插曲,一種人生經驗,一切只在乎於自己的看法與態度;緣來緣去皆是福,喜、怒、哀、樂、甜、酸、苦、辣,捉緊生命中每一種濃度,人生才不會虛耗。

來到台中港教會準備過夜的教室裡,牆上貼著霏立比書三章13~14節:「我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這趟旅程中,雖然已經盡量小心,但還是丟了一件衣服、摔了一副太陽眼鏡……人生的旅程好像也是這樣:必須接受失去,就像台一線上逐漸消逝的里程數一樣,環島的日子也一天天的逝去了。

SAM_0354

【圖】當茗傑或譽寅下車跑步時,巧玫就會下來幫忙騎補給車。她每天晚上都會寫日記,最近在大家的威脅利誘下,要她念給我們聽。這幾天晚上,她開始每天讀三天日記給我們聽,每一篇都讓我們回味無窮……雖然跑環島很辛苦,但回憶卻美味甘甜。

茗傑:這是我連續陪跑的第二天。連續跑兩天的感覺是到後來身體沒力、口乾舌燥、意志消沉、腳底和膝蓋疼痛,不過也試著盡量修飾自己的跑姿,以減少多餘的力量在跑步之外的用途,而且跑到後來心理也要更加專心,否則會被自己虛弱的意志所操弄,很有可能就放棄了!

SAM_0376

IMG_7027

【圖】位於61快速道路下的台中港教會

IMG_7023

【圖】國峰先跑到台中港教會後把旗子舉高高,讓大家知道終點就快到了。

禹同的反思:到底該不該該在環島期間闖紅燈?

最近在思考一件事情,我們在環島期間幾乎是不停紅燈,只要沒有車我們就會毫不懷疑的闖過去,但紅綠燈應該不是這樣看的,如果是靠自己的雙眼判斷有沒有車,那就失去了設置紅綠燈的意義,交通規則規定我們紅燈停綠燈行,但是我們為了方便選擇不去理會,我想到之前在學校看到違反校規的同學,騎機車在校園內亂竄總是很氣憤,我們認為他們不守規則,但現在我們卻在做著同樣的事情,而且我們認為這理所當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懷疑自己,我試過幾次在紅燈前停下腳步,結果隊友們毫不遲疑的超過我,今天劉品賢甚至說:「沒有車就過阿」,為什麼呢?是什麼原因造成了我們偏差的價值觀,如果我們今天沒辦法自制,那我們該用什麼去影響別人?記得國峰之前跟我說過很多人騎機車都會超過停車線,你能不能在線的前面停下來靠的是自制力,雖然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套標準,但我們不該寬以待己嚴以律人,如果真的不喜歡別人違規,那我們得先改變自己,規範自己,才能影響他人。

GOPR0008 

【圖】跑者們與卡車一齊停在紅綠燈的停車線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