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環島路跑第二十二天:跑環島最需要的能力是「等待」

第二十二天:新竹市大同路--楊梅國小--中壢市,43公里

IMG_7602

在赫曼.赫塞《流浪者之歌》中當希達多被問起他最擅長的是什麼時,他說他最自豪的三種能力分別是「等待、斷食和思考」。

我們每天花很多時間在等待,像是在公車站牌前、在轉運站等發車、在捷運站等車進站、在列車上等車抵達目的地、等飛機、坐在教室裡等老師來上課、等客戶、等早餐店老闆動把蛋餅煎好等……。我們每天都在等待,在隨身3C裝置(像隨身聽、iPod、iPad、筆電、平板電腦、智慧型手機)還沒那麼普及之前,等待期間很多人會拿書來讀,但現在在捷運站或公車站牌前大都轉換成低頭滑動3C智慧型裝置。不管是讀書或滑手機,似乎大多數的人都不能忍受等待的空白,一定要填些什麼進去身體裡,可能是書裡的知識或是手機上的訊息與遊戲,讓空白多添一些色彩。但跑環島時就像被迫從社會秩序裡切開的過程,人生中只剩下跑步、吃飯、睡覺與其間所伴隨的各種疼痛。相當單調且難熬,簡直一點色彩也沒有。

DSC00480

在跑環島時,每天都要面對無止盡的道路與灰暗的疼痛,沒有色彩的道路與疼痛像是一片灰白世界,身邊的隊友大都默不作聲。無止盡的空白會讓人想急著快點跑到每天的終點,但急躁是相當危險的事,只要忍不住一跑快,下午或明後天身體可能會出現傷害,而且可能是無法在一天內復原再跑的傷害,所以只能忍受更長的空白,然後等待。

在跑環島的過程中,只要不斷地擺動手臂與腳步,然後等待時間過去,雖然速度很慢,但身體自己就會一直移動。只要有耐心,學會希達多等待的能力,小心處理自己身體的疼痛,終能跑抵每天的終點。

像今天一樣:在炙人的陽光中等待、在步伐中思考。即使各種疼痛接踵而來,也只能不斷與自己對話,等待痛苦過去、等待里程消逝,然後耐心「等待」終點的到來。

DSC00481

像是禹同今早身體突然出了狀況,也只能面對,然後處理,等待它過去,再等待終點的到來。

禹同自述:四點起床的時候覺得很不舒服,肚子很痛、頭暈,拉完肚子之後真的有點撐不住就又回去躺了一下,四點五十幾分的時候醒來整理行李,這時候感到頭暈、想吐、四肢無力、肚子痛、冷汗直冒,開跑前就已經滿身大汗,我用手擦了一下汗,有點冰冰的,身體狀況差到極點,但我還是得跑,心裡想著剩下兩天,說什麼都得跑下去。我需要安靜、專注,將精神完全集中,我只能一句話都不說,默默的跑,讓21天來習慣的腳步,帶領我慢慢前進,身體與精神催逼到極致,疲勞累積壓得我喘不過氣,好難受,身體不適和體能不足完全是兩種不一樣的痛苦,但任何的困境都提升了這個活動的價值,所以我不逃避,我只默默承受。

最後他仍安全地跑抵中壢市,身體也慢慢恢復中,其中的痛苦外人可能難以體會。今天一整天騎在他身後的譽寅說:

今天從新竹到桃園,共四十三公里,早上有幾位台積電的跑者來陪跑,正當我們要準備出發的時候,平常活潑好動的禹同今天臉有難色,獨自坐在椅子上,原來他今天肚子很不舒服,早上一直拉肚子,但原定的行程還是要繼續。

禹同今天的狀況讓我想起在上幾個月也遇到這種情況,每天都全身乏力、精神恍惚,所以他今天的狀況我很了解,過程一定是非常痛苦;剛好今天遇到悶熱天氣,太陽非常大,我只是慢慢騎著腳踏車跟在跑者後面都已經汗流浹背,他除了要忍受熱氣,還要忍受肚子不舒服,忍受腳掌的水泡,忍受這二十幾天以來所累積的酸痛,忍受心靈上的空虛感,但他仍然沒有走路,因為他之前說過「用走就沒有意義了」,他那份不願停下腳步的堅持,深深感動了我。

IMG_7395

譽寅:剛好下午的時候路上有一位啊姨騎機車到我旁邊,問:「你們這樣做可以感動世人嗎?」我們不是甚麼名人、明星,也不是甚麼很有勢力的團體,我們只不過是幾位普通的大學生而已,也許我們這樣做能夠影響到的人並不多,但最起碼他們用行動實踐了自己的夢想,在這二十幾天以來用他們的腳步感動了我,感動了他們身邊的朋友。

DSC00474

【圖】禹同的哥哥禹仲在下午一點太陽最烈的時刻特地從中壢市跑到中午休息點楊梅國小來,陪跑一整個下午。今天剛好是農歷二十四節氣的大暑,天空萬里無雲,陽光直接曝曬,加上禹同身體不適,譽寅和禹仲一路相陪,最後仍順利完成今天的里程數。

 

IMG_7323

【圖】大家雙手的兩根手指頭不是比「ya」,而是第二十二天,也是最後倒數兩天。今天一早五點半有台積電慢跑與十八尖山長跑隊的朋友來陪跑加油。

DSC00413

【圖】早上的天氣比較陰涼,台積電慢跑社與鐵人的朋友一起來陪跑十公里到新豐火車站。

茗傑說:早上幾位在台積電工作的大哥一起來陪跑,他們速度真快,能兼顧工作和運動,真得很厲害!今日也是最後一夜了,心情很平靜,但我知道我有成長,如同剛投入石子進入水池中,漣漪會一波波激起的,等待環台結束後細心地反思這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