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6日 星期六

環島路跑第五天:鑽進看不見盡頭的隧道裡

第三天:蘇花公路和中教會--七星潭--花蓮市花蓮學苑,46公里

SAM_0544

【圖】清晨五點十分從和中教會出發

今天一早五點十分從和中教會出發一直到早上十點跑過太魯閣大橋的過程中,總共跑經十一個隧道。 有一半以上的隧道剛進去時都看不到盡頭,裡頭只有幽微的昏黃燈光外加轟隆巨響的引擎聲。隧道的入口很美,黑色的洞口有種莫名的吸引力,但一進去之後就會有股衝動想要盡快逃離,目光開始尋找盡頭,逃向光明的外在世界。當然必須忍耐,想要到達目的地就要忍受孤獨與不適,一步一步踏出去把它跑完,我們必須相信光明就在盡頭處。

這對我來說可以形成一種強力的隱喻。在寫作與鐵人訓練過程中,內心裡的幽微祕境不斷吸引著我進入,但裡頭的悶熱與飛揚的塵土都讓人難忍難受,僅管如此,我還是必須像今天一樣不斷地鑽進看不見盡頭的隧道裡,才有可能到達我所追求的所在地。人工開鑿的隧道當然存在通往另一處的光明盡頭,但未經開鑿或自然形成的洞穴就可能有入口而無出口,進入這種洞穴需要強大的勇氣,因為根本不知道有沒有出口存在,沒有盡頭的隧道會阻止你鑽得更深,愈深入恐懼感就愈龐大。向更深處一步步跑去是 需要勇氣才能辦到的,我相信盡頭處即見光明,抱著這樣的信念跑下去。

SAM_0611

【圖】因大雨沖刷還在整建的崇德隧道口

GOPR0354

【圖】匯德隧道

GOPR0305

GOPR0332

【圖】鑽出漫長的隧道出口

P1130280

SAM_0632

【圖】環島跑者劉品賢,為了確保進入隧道徫候安全,穿上郭豐州老師送的反光背心,最後太熱脫掉外衣,只穿背心,乳頭若隱若現,引人側目。

品賢形容自己是隻〈代罪羔羊〉:如果說環台是個挑戰,倒不如說是一個罪刑,而我們五位就是被押上刑場的代罪羔羊,歷經北宜與蘇花公路後更讓人驚覺:原來所謂的「環島意指環繞台灣一圈去背負各地所不願面對的罪刑」-承受全球暖化的劇烈高溫、接露蘇花公路的斷岩殘壁、汽機車呼嘯而過留下的飛沙塵土烏煙瘴氣、腳底下猶如月球表面坑洞不平的路面、與砂石車相鋒爭道的死亡隧道等罪名刑罰,不禁感到悲憤、不捨,愧疚感更因而湧上心頭;回想起昨日行經南澳冰店時,老闆娘的熱情招待冷卻了我體內的高溫,但卻使我平靜的心瞬間昇華高漲……老闆娘堅決表態非另建一條替代道路(蘇花高、蘇花改或是蘇花替)「就是因為看過太多人命喪蘇花,才非要另建造一條安全的路」老闆娘口沫橫飛地說了近三十分鐘,惟獨那句話Key進我的腦袋瓜裡,我只好點頭如搗蒜,暫且作勢敷衍;在現今社會人們因看重生命才會如此捍衛「人權」,反之對於無聲無息的自然環境該由誰來發聲、捍衛呢?如假人與人之間任何互動行為都毫無環境倫理知概念的話,那環保一詞早已淪為口號,一個空虛無實的名詞;我想,真正的環保概念在於人心僅此而已。

 SAM_0553

SAM_0400

【圖】環台跑者施禹同:炎日、熱血與汗水。

夜間的進廠維修

每天抵達後我們都得趕緊伸展、吃飯、補給營養品、梳洗、洗衣服洗便當盒、撰打日誌與按摩,只是為了趕緊睡覺,讓身體和雙腿能有多一點的恢復時間以應付明天的里程數。但這種恢復的過程,並不舒服,不像一般平常的睡眠狀態,是處於無意識地,時間「咻~」一下就過去的舒服狀態,而是處於像把有毛病的車子開進維修廠進行修檢一樣,要被拆拆合合地檢查,再修復一翻。身體的修復大隊使用各種手段和工具在我們的雙腳上喀滋喀滋地修理著,各種奇異地痠麻感、刺痛感都都在夜裡陪著我們,是一種帶著「苦楚」的睡眠狀態,我們知道這是「好的」,只是並不比白天跑步時的疼痛好受……環島跑者禹同說:「昨晚在教堂小小的椅子上痛苦的翻轉,因為腳痛不斷的醒來,早上出門的時候身體處在很不舒服的狀態,我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但我知道我狀況很差,跑步的過程中我盡量不說話,臉色一片慘白,一到休息點就馬上坐下來沉澱自己,經過三四次的養精蓄銳我總算回復了一點精神」。禹同的腳背一直很不舒服,今天跑完後佾展帶他到慈濟醫院去照腳的X光,很慶幸沒有發生之前高醫生提到的疲勞性骨折,只是肌腱太緊繃,希望明天休息日可以恢復。

 SAM_0394

【圖】環台跑者徐國峰(第二次跑環台)

SAM_0527

譽寅:「中午休息過後出發前往花蓮市,路途上經過我很熟悉的七星潭、美崙校區、前往市區的路段等等,經過過去幾天都在陌生的地方渡過,回到這邊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也許是人在異鄉對第一個長時間停留的地方會特別有感覺,在經過美崙校區門口的時間簡直是有一種想要跑進去的衝動,縱使不知道衝進去之後要幹嘛,可是就是很想要進去懷緬一番」。

 SAM_0630

【圖】東華鐵人隊隊長--羅譽寅,這次擔任補給騎士與兼職陪跑者。他的工作也相當繁重,除了要用腳踏車拖大家的行李,還要幫大家處理雜務與替跑者們補給。

譽寅說:「真的很感謝環品會支持我們這樣一個活動,有你們的大力支持我們才有能力實踐自己的想法,也很感謝佾展這幾天來的幫助,幫我們準備很多東西、買早餐、裝水、調配飲料買便當等等,為我們打點一切,每天都晚睡早起,感覺比我們還要辛苦,可是仍然每天臉帶微笑,做事毫無差池,值得我們學習」。

P1130362 

【圖】東華鐵人隊大一隊員莊茗傑,這次擔任補給騎士與兼職陪跑者

SAM_0576

P1130340 

【圖】今日陪跑者花蓮警官彭舜熙

P1130344  P1130317

【圖】陪跑者林冠妤,今年要升花蓮女中二年級,五天中來陪跑了三天。譽寅說:「冠妤也很有心,再次來跟我們一起跑,想當年我像她這種年紀躲在家裡都不知道在幹嘛」。

  SAM_0622

【圖】蘇花公路的終點,太魯閣大橋

P1130357

【圖】快到今天的終點前,大夥心情一派輕鬆,還試學奧運半馬健走冠軍試著以每公里四分速步行前進

P1130408

【圖】跑在七星潭海邊

P1130436

【圖】跑了46公里終於抵達花蓮市救國團花蓮學苑,第五天完成(大家比出五的手勢,還有十八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