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

環島路跑最後一天:每一步都好痛,但還是不自覺地一路微笑進終點

第二十三天:中壢市--輔仁大學--終點:台北中正紀念堂,37公里

07/01
39k
07/02
43k
07/03
42k
07/04
42k
07/05
46k
07/06
18k
07/07
56k
07/08
51k
07/09
57k
07/10
28k
07/11
45k
07/12
60k
07/13
43k
07/14
61k
07/15
32k
07/16
40k
07/17
42k
07/18
38k
07/19
33k
07/20
44k
07/21
44k
07/22
43k
07/23
37k
總里程
984k

環台跑者品賢:結束後,提著行囊搭上公車,卸下跑者的身分,看著窗外的景色,那些曾跑過的街景快速流動,突然鼻酸哽咽,原來跑步環台真的圓滿結束了,回首二十三天的過往,才驚覺自己的生命過了一個急轉彎。

早上五點半大家準時中壢家裡出發,要跑到這趟旅程最後的終點,也是最初的起點--中正紀念堂。沒想到大家也都跟我一樣,最後都有點捨不得結束。

01-IMG_4770-2-2

品賢說:「3、2、1,喀嚓!」出發前大夥們默契十足雙手比出23的手勢,這也是最後一天的行程。隨著台一線里程數逐漸減少,心理開始感到難過與不捨,也許是捨不得離開這個將任何紛紛擾擾拋於腦後,每天只需跑步的生活。下午最後一段路程:從輔大到中正紀念堂,感謝超馬協會的熱情邀約、相挺,陪跑陣容更是浩大,路跑人龍浩浩蕩蕩奔馳在台北的街道,每個人臉上渾然忘我的神情,一群人因為喜愛跑步而相聚的夥伴,腳步聲成了彼此交流的方式,路途中腦袋瓜不斷運轉、倒帶,曾質疑過的問題似乎也還沒爲自己找出答案,但我深信這些過往已經在生命裡留下足跡,等到事後回首一探才會明白其中的答案與滋味,澎湃的情緒化作知足與雀躍。最後我選擇以享受和感恩的心情輕快奔跑,朝著自己的夢想前,帶著微笑抵達終點。

WP_20130723_027[1]

茗傑:下午在輔仁大學休息過後,我們便延著台1甲前進,每經過一站的捷運站,心中的感動似乎更加濃烈,真的,付出努力、實行,然後我們做到了,這會長存我腦海中的!

說也奇怪,還剩下一個星期、六天、五天、四天、三天時品賢禹同兩位跑者都在倒數日子,巧玫也說剛開始時也時常在想還剩幾天,但快到終點前卻捨不得結束,反而希望台一線的里程牌減得慢一點。

936487_10151737664934244_220844465_n

譽寅也說:我覺得今天是這二十三天以來時間過得最快的一天。從國峰家出發開始,一路上大家都散發著歡樂的氣氛,有說有笑,而且特別的是今天大家都把速度放得很慢,除了是因為身體累積下來的疲勞之外,我覺得更多的是大家都想要好好享受這次環島路跑活動的最後這一天、最後這幾個小時。

下午在輔仁大學休息,大概到一點半的時候前來陪跑的人陸續到場,其中包括禹同一家人、don1don的Ryan跟禮純、東吳大學的尖尖、還有很多很多,看到現場那麼多人用行動來支持我們,再一次感動了我這個小男孩;剩下約十二公里的路程,此時的我心中十分矛盾,一邊想著趕快結束這次活動,回家好好休息,但同時又對這次旅程依依不捨,好想要一直流浪下去,不願回到現實,然而這樣的矛盾在我內心產生出一種平衡,好讓我可以以一種平靜的心境去面對眼前這條綠色的終點線。

到後來,大家已經學會享受旅程中的各種滋味, 甚至產生一種名為「捨不得」的情感,很想再繼續這樣跟大家一起跑下去。

譽寅說:我覺得今天是這二十三天以來時間過得最快的一天,從國峰家出發開始,一路上大家都散發著歡樂的氣氛,有說有笑,而且特別的是今天大家都把速度放得很慢,除了是因為身體累積下來的疲勞之外,我覺得更多的是大家都想要好好「享受」這次環島路跑活動的最後這一天、最後這幾個小時。

第一天的記憶還很鮮明,陪跑的隊伍浩浩盪盪地在台北街頭穿梭,延著羅斯福路一路跑向第一站終點坪林,沒想到23天過得這麼快,有些問題還沒思考透徹就又回到中正紀念堂的自由廣場前了。

跟五年前相比,這次除了天數較長,每天的里程較短之外,也比較有經驗,知道這種多日長跑可能會碰到什麼問題,該如何處理,自己的有氧耐力的基礎也比之前更深厚札實(功力多了五年),所以對我來說這次的環島路跑是一種享受,當然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起的,就像去太空旅行一樣,要夠富有才去得了。享受跑環島也一樣,體能基礎要夠札實才能享受其中的美好。

雖然平均每天跑43公里似乎很可怕,但只要把速度放慢,把每天前進的時間拉長,困難度就會降低。當然,痛苦和傷害必定來襲,可那就像長時間站在強風吹拂的海灘上,浪與其帶起的沙礫會一直猛烈的打向身體,會累會痛會被陽光灼傷,但也能看到驚淘駭浪的風景,面對那樣的景緻也容易忘掉自身,超越感也在其中。

但對品賢和禹同來說可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在這二十三天中所經歷的風景必然與我大不相同。他們在大學以前完全沒有體能訓練背景,來東華後才跟著鐵人隊練鐵人三項一年,比過兩場鐵人三項賽與一場馬拉松(雙溪馬,一個六小時完賽,一個六小時二十分完賽),而且他們還是第一次要跑這麼多天這麼長,連許多醫學和超馬專家都很擔心他們,認為風險太高應該取消……他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上路,每天都在懷疑自己是否跑得完,每天都要面對巨大的疼痛與障礙,就像是剛學會走路的小朋友要一階階地爬上101大樓般,每階都像巨大無比的高牆,每步都顫顫驚驚怕摔下來,每天累得半死爬到頂後想盡辦法讓身體恢復,明天再一次,連續二十三天。而我已經在耐力運動訓練中成長了十二年,雖然還算清澀但耐力基礎已穩,每天2046階101大樓並不難,過程中我還可以時常停下來等他們看風景,享受跑步旅行的樂趣。跟我比起來,雖然我們都是跑23天、跑一樣的里程數,但他們在這23天中身心所面對的挑戰則是更為巨大的。雖然出發前我就有信心他們能跑完(因為他們已經吃下出發前的超馬課表),但我個人還是不得不敬佩他們,能再饜下連續23天接踵而來的各種苦痛與外在環境的壓力。

出發前我就瞭解他們要在23天跑完環島路線的難度有多高(一開始就是陡上陡下九彎十八拐北宜公路,接著又是路線難危險度高的蘇花公路,再來無止盡被晒到暈的花東縱谷,接著南迴加颱風過境,最後再到與車爭道的台一線),因此我的主要目標不是自己跑,而是一步步「有耐心」地牽引他們向上爬過每一個障礙,來到最後的終點線。這是我在享受環島之餘的主要任務。

如今品賢和禹同他們完成了,而且愈到後來,我所花的力氣愈少,他們每天都在學習靠自己的力量硬撐地一階一階往上爬,有疼痛、有傷害、有著更多的擔心與害怕,他們隨時都在擔心受傷,害怕身體不行跑不下去了,但他們仍沒停下腳步,在困頓中學會照顧自己的身體,學會療瘉它,學會與它對話……然後一步一步地跑完台灣一圈。

WP_20130722_004

06-IMG_4968-2-2

【圖】環台跑者禹同與其父親(摘自don1don,後面的品賢也笑得很開心)

環台跑者禹同說:國峰家的地板似乎特別好睡,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精神不錯,燒已經退了,四肢也不再無力,只剩下肚子傳來陣陣疼痛,無法撼動我分毫。

哥哥一早就來陪跑。下午陪跑人數大大增加,爸媽也都來了,一家四口全員到齊,一大群人就這樣聲勢浩大的出發,然後一群人手牽手的通過終點線,那一瞬間一種莫名的感動流過全身,不過這一天等了太久所以心情已經平復了許多,再加上大病初癒沒什麼力氣,如果是在一個禮拜前我大概會嚎啕大哭吧!

07-IMG_0427-2

【圖】最後100公尺(摘自don1don)

禹同:晚上回家候才驚覺環島就這樣結束了,淺意識裡似乎還在想著明天有多少里程數要跑、幾點要起床、晚上要如何恢復身體,仔細一想才發現都過去了,23天的跑步環島就這樣完成了,一步一腳印的默默繞了台灣一圈,原本清楚的記憶,難熬的每一天,就像水彩畫暈開一般,慢慢的變淡,變成了若有似無的顏色,烙印在心裡,一切都像夢一場,從開始到結束,彷彿沒有存在過,而雙腳傳來的陣陣疼痛又證明了它是那麼真實,無法置信自己真的完成了,但我做到了,沒有半點虛假,每一步都是靠自己的力量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