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1日 星期四

環島路跑第十一天:熱一點/累一點/美一點

第十一天:台東太麻里狀元旅舍--多良村與多良火車站--達仁教會,45公里 IMG_3930

譽寅:到了第十一天,已經習慣了現在的生活步調,四點半起來,優閒地整理好東西準備出發。經過昨天的休息,大家似乎都精神飽滿,三位跑者早上前段的時速大概落在9~10公里,下坡更一度接近12km/h;早上的風景與蘇花公路很像,同樣是左海右山,因為沒有大行車輛所以也少了一份不安全感,可以放心欣賞沿途風光;途中還有經過台灣最美麗的火車站---多良火車站,爬了一個很徒的坡,到頂後可以看到那一望無際的海洋、遼闊的天空……難以用文字表達的風景,也許只有親身經驗過,才能體會當中的美。

IMG_3941

IMG_3931

【圖】台九線由北而南進入大武前,會經過一個常被人忽略的小村(多良村),從台九417.3km處右轉上去,三位跑者與兩位騎士費盡力氣爬上陡坡,才能一睹火車從海天一線處駛過的美景。要欣賞到美景,就要累一點,要拍出燦爛的好照片,就要日頭豔一點。任何真正的美,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所以愈少人能到達的地方愈美、愈偏僻的地方愈美、交通愈不便利的地方愈美,代價愈大,所感受到的美愈真實。

譽寅:到達全家休息點後,距離中午休息點約剩下十公里,是時候下車跟他們一起跑完,天氣真的很熱,在腳踏車上如果沒有跟他們一起跑是完全沒辦法感受跑者的辛苦,才跑一兩公里全身都已經充滿了汗水,這時候他們已經跑了二十五公里,到最後幾公里,看著那漫長、荒蕪、沒有樹蔭的公路,一直往前跑就是看不到中午要休息的地方,猛烈的太陽不斷消磨大家的意志力,幾經辛苦終於到達大武國中。

IMG_3970

譽寅:下午路程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路程,腳傷恢復了很多,經過一個多月不能跑步的日子,一點點的不舒服已經制止不了我想要跑的渴望;品賢中午的時候沒有做好伸展,下午全程都只能用走路,一路上跟國峰、禹同一起跑,輕鬆又愉快的結束了這一天。腳踝的不舒服影響不大,所以我開始專注在姿勢上,太極拳主張「力由脊發」,意指身體力量的起點都在背部,一路上我收緊背部肌肉,全程我肚子都突出來,背使勁,力量就像從背部開始,到臀部,再到大腿、小腿,最後從腳掌出來,跑步時我想像自己是一隻貓兒在慢走,腳掌輕快落地,雙腿快速而優雅地交替轉換,軀幹平穩地向前移動,不急不喘;自從六月中在花蓮體中聽過何立安教授的分享後,我對跑步與腳踏車有了新的概念與感受,在此感謝國峰帶給鐵人隊這個訊息。

IMG_5864

【圖】茗傑:「環島的里程已接近500km的一半里程,明日就要迎接本次環島最困難的路程之一──南迴公路!我心中已開始儲蓄戰力,以為了攻克此難關,加油!」

IMG_3898

環島跑者禹同:第十一天,身體漸漸習慣環島的節奏,痛苦、疲勞似乎都無法將我擊倒了,今天大家都很好心沒有海放我,想到平常我都默默的跑在最後面,連車尾燈都看不到就覺得很感傷,那些狠心的隊友們也有良心發現的一天啊!

IMG_3889

禹同:「路上的每一聲加油,就像是將靈魂分離一點出來加注在我身上,都將成為我的力量,而我,會變得更強。」

IMG_3949 

【圖】我們跟三太子步行環島團互道加油

 

環島跑者品賢:〈失足〉

GOPR0535

我總是要想一步躍上雲端享受那登頂的雀躍,只是還沒失足,墜落。

鬧鈴聲劃破甘甜的夢,一天的開端總是令人備感疲憊。彷彿得了嗜睡症似的,永遠睡不飽。蜿蜒不絕的上坡是今日的開胃菜,暖身還沒足夠雙腿就已「飽餐一頓」,不久後更是一日復一日的主餐-艷陽,搭配毫無遮蔽的台九線,毫無保留的吃完這份地獄套餐,猶如入獄的囚犯接受刑罰,行走在體能的極限邊界,發出瀕臨死亡的喘息聲,甚至連反抗、咒罵的力氣也沒有,就此任它宰割。超商的指標猶如沙漠中的湧泉,使人不顧一切、奮力飛奔於此,只為享受那片刻陰涼的小角落。

「別再放棄了!」這句話反覆在腦袋瓜裡迴盪,不顧身體發出的警訊,肆意地向前狂奔,不久後我的視線開始模糊、傾斜,身體開始搖晃不穩,最後屈服於現況趕緊停下腳步,猛吸好幾口的糖水,稍微休息片刻才感到舒適些,差點敗給了自傲。經歷前十天的長跑考驗,不自覺地自信過度,總是以猛衝、飛奔的速度折磨自己的身體,跑完結束後也怠惰伸展、按摩,前十天的疲勞與痠痛不斷壓抑累積,直到小小的身軀再也負荷不了,在南迴公路上開始崩解、潰堤;髖骨旁的肌腱過於緊繃,導致抬腿就會痛,下午無法繼續跑步,只能改成快走的方式完成後半段的里程數,才深感無法跑步的「痛苦」,然而緩慢前進的步伐成了我贖罪的方式

IMG_3934

IMG_3936

【圖】跑上多良村看火車在海上奔馳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