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跟晏慶上了一週的越野課

上個星期跟晏慶幾乎都一起訓練,我自己覺得像是上了一週的越野跑課程。過去只參加過三次越野路跑,這一個星期下來跟晏慶交流頻繁,也一起在山徑中跑了兩天,對越野跑有了更多認識與熱情,不只學到技巧,也感受到越野跑的美與核心價值。談話中晏慶提到他在今年5/02會開始一場為期五週的越野跑訓練,目標是6/04「陽明山東西大縱走」這條北部的經典路線,總爬升不多(696公尺),總距離也不遠(23.8公里),但聽說風景很美,同時要登上十座山頂,所以很吸引人。這是難得的越野跑訓練營,晏慶真的很會教,對越野跑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看看:http://tw.running.biji.co/index.php…

對越野跑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關注一下晏慶的臉書專頁:
江晏慶 Cliff Chiang

--
近年來的跑者可能對晏慶比較不熟悉。江晏慶是國內登高賽與100公里的越野菁英選手,曾在2013年The North Face 100K以7小時58分38秒的成績奪得冠軍(以每公里4分48秒的配速跑100K,而且有快一半是越野山徑);也在去年101登高賽拿下國內組第一名(國際總排第五名)。下個月它受主辦單位之邀再次參加101登高賽,今年他想挑戰個人的PB。所以前幾天帶晏慶去爬了兩趟我家的後山鯉魚山(標高601公尺)當作練習。

鯉魚山之名從山腳下的鯉魚潭而來,此山從登山口(海拔約 150公尺)到山頂平台的步道總長約1500公尺,總爬升差不多450公尺,比台北101登高賽的爬升高度稍高了一些,所以很適合他練習(台北101登高賽總共要爬91層樓、共2046階、垂直高度390公尺)。

我也趁此機會跟他一起爬了兩趟。最後一趟爬完喘得像肺快要吐出來一樣。之前還是選手時的最好紀錄是19分出頭,這次跟晏慶一起跑,第二趟竟然比第一趟還快,跑到19分46秒,非常開心,也好久沒跑得這麼暢快了。晏慶第二趟跑出16分出頭的成績,我想應該是這條山徑的歷史賽道紀錄無疑。

第二趟出發前分享了一些羅曼諾夫博士教我的登階技巧,晏慶事後留言提到:「昨天起跑後的天堂路,我一直在揣摩您和我分享的登階技巧,把支點放在腳掌,以核心發力搭配聳肩來提高騰空效率,一路上來,雖然疲勞,但很有心得。非常期待他今年在101登高賽的表現。」

雖說是一起跑其實只是一起出發,一起下山。下山時向晏慶請教下坡的技巧,他說他觀察國外的選手在自然道路(非階梯)的下坡時會刻意在腳掌離地時向外擺,這樣比較能保持平衡,也能運用到越野鞋底特殊設計的溝紋來創造更大的磨擦力!他一講一示範我就了解了,的確是這樣,有「啊哈!」的頓悟感。當下忽然想到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這句成語。之後再爬這座山就多一項技術可以練習了。

爬完後我們一起跳下水游泳,洗去疲憊,換來神清氣爽的暢快。有熱愛越野的朋友一起進入自然環境裡訓練,同樣的山、同樣的路、同樣的水,但體驗竟大異,奇趣橫生。



而且今天經晏慶點醒:下坡時因為山徑與踩點一直在變,所以跑者「被迫要非常專心」,如果一分心很多人的結果就是受傷。晏慶引用仲仁大哥的話:「有時在山裡受點小傷,是自然給你的警告與提示,並不是壞事。」極有智慧,這讓我想到羅曼諾夫博士時常引用《莊子.達生篇》裡所說的「受傷是因為你違背自然而被自然處罰的結果」(盾天之刑)。

在山裡會自動變得專心,這是今天學到的另一件讓我玩味不已的事!

下山後一起去吃中飯,一聊又談了好幾個小時,甚是暢快。孔子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真是這樣。

這幾天我們以跑步為主題,談它的天與地,以及與它相關的訓練、生活與工作。因為花時間在一起,所以才能有深刻的收獲,就像讀了十遍的書一樣。

功夫,就是時間。
朋友,就是師傅。

下功夫,就是花時間在同一件事情上。我從晏慶身上體悟到十年書都讀不到的「東西」。這個「東西」的重要性唯有長期花時間在上面的人才能體悟的出來有多重要!

我一直記得山姆曾在臉書分享的一段話,就在我的筆記裡。他說:曾經看過一位國際大型比賽得名的麵包師父說,當他在比賽前找尋當地特殊食材時,有一位農民說:「你們麵包師父都瘋了嗎?一直在思考做出與別人不一樣的麵包,但為什麼不去思考做的跟別人一樣,但做的更好。」在第一神拳中,一步的輪轉位移被破解了,讓他相當震憾,然而他並不因此退縮,努力再進化下去。我想說的是,重點並不在與別人「不一樣」,而是「做好、做的更好、做到最好」。

--
很感動啊!晏慶在2012年說要來,今年真的到花蓮「花」一個星期的「時間」跟我研討跑步的學問……他是如此的謙虛、如此的用心、如此的求學若渴、如此的想進步……

我就像碰到知己。儘管未來沒有目標賽事,但卻充滿了訓練的幹勁,我喜歡這樣的自己,像是在海邊花了六年迎波擊刺海浪的楊過,他練劍不是為了打敗誰,只是為了等姑姑而把心思與時間花在練功上,只為了練功而練功!無為,是功夫的根本。

我花了幾天的時間向晏慶分享道:POSEMETHOD一切的訓練方法都只是為了使身體不管在何種速度下都能在落地之後盡快回到關鍵跑姿的框框裡。今天一切的技術動作都是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光技術就練了一個半小時)。

方法,就是「道」,某個方法要能稱為「道」,它的根源就必須是自然。我們不能違背自然,一違背了就會被處罰。被處罰不是壞事,它是一種警告,我們必須找到自然的規律然後效法它,順從它,才能順天而變強。所以道家說:「道法自然、順應自然」這是先秦哲人的智慧。

在這樣的邏輯底下,產生些許的疼痛感並非全然是壞事,因為疼痛正是在告訴你某些地方做錯了;如果某些錯誤不會導致疼痛,那你也會很難發現問題,身體也可能會直接跳過小疼痛直接到受傷才會發現錯誤。

晏慶今年在一場比賽中傷了大腿後側,所以今天在訓練的過程中我們一直很小心,在沒有不舒的訓練下專心練技術與彈跳動作。過去從沒有這樣可以暢快地邊教邊練的體驗,也唯有跟這樣體力充沛的好手才能讓我能一起盡情地訓練下去,不用顧慮體能或力量不足。因為晏慶就像一台馬力、扭力、剛性十足的四輪傳動跑車。

現在他只要願意下功夫把賽車手的開車技術打磨地更細緻、更敏銳、更快速、更加無為(去除掉多餘的動作),只把氣力放在該做的姿勢與動作上,然後更懂得放鬆,更強大的跑者就會自然而的表現出來!

表現只是自然而然的結果,技術的本質是柔、鬆與無為,這是一條無止盡的道途。走下去,表現只是順其自然的結果,不用強求。

某日練完後,收完操,也看了幾次手機裡晏慶的跑步動作影片,我忽然領悟到晏慶的傷可能來自哪裡了。要他試做一個動作與問了他的感覺後,答案似已確定。看來可從根本治起。

福禍相依。一位認真想變強的選手受傷之後沮喪、無奈、不甘與急於想重回訓練的焦燥心情很少人可以體會。但也因為受傷才有機會發現問題。這個問題一矯正過來之後,我非常肯定晏慶絕對可以跑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