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1日 星期二

「Ironman 70.3 Taiwan」倒數63天

未命名的圖片
08/23 Mon. 赤腳日
現在每個星期一都幾乎成為我的赤腳日了,早上先舒服跑個十公里。跑完之後放鬆緩游。下午再赤腳跑個十公里。
08/24 Tue. 游泳臨界速度測試
早上到嘉志老師研究室做衰竭實驗,是一種需要戴著面罩,下方是會在固定時間內逐漸增加阻力的固定式自行車,直到阻力大到你的回轉數低於60以下,再也踩不動為止。今天踩到310瓦。
下午在泳池做臨界速度測試,試著找出自己在游泳上的臨界速度,也就是說某個理論上可以一直游下去都不會衰竭的速度。
08/25 Wed. 強度泳訓日
下午與子峰和阿義騎著登山車趴趴走,是個輕鬆愉快的休閒騎乘。晚上到泳池以臨界速度游2公里。
08/26 Thu. 太昌泳池移地訓練日/到台北錄影
早上五點起來到操場赤腳跑7公里。六點由Ben開載大家到太昌泳池訓練,游冰涼舒爽的50池。我跟著波肥游他開的菜單,在回程的路上討論了相關的游泳技術,又有新的領悟,真希望游泳能再進步。回到東華再跑四公里左右,有個相當愉快的訓練日。但精神已有些不濟,昏昏欲睡……
回家稍做整理,11:08跳上火車,北上台北,準備下午到交通電視台錄影。一上火車意識立即晃忽,進入昏沉狀態,開始回神時,人已經接近松山。下午四點多抵達電視台附近,肚子餓得呱呱叫,隨意找家牛肉麵店吃麵,吃完後在車水馬龍的台北街頭旁繼續翻譯工作。直到相約的時間再進棚,要再次體驗對著鏡頭的緊張感。
這次的主持人段慧琳小姐,因為本身就有在運動,而且書也讀得相當仔細,每每我因緊張而漏了某些重要的細節時,她就又會把我引導回去,而且還引得我掉眼淚。我看著她兩顆淚珠直直地滴到上衣,真是的!原本是談知識性的工具書,怎麼談一談兩人都哭了呢!不過,總之是個相當愉快的訪談(雖然哭了,但還是很愉快啦),因為她一直引導我盡情地談鐵人三項的任何事,而且她也好像真得打算參加鐵人比賽的樣子。
08/27 Fri. 在中壢家休息日
快跑2公里,回家拉筋30分鐘。
08/28 Sat. 前往台中準備比賽日
早上跟阿爸去游泳,約游了1.5公里後回家休息。繼續翻譯工作。接著就等志榮從花蓮來,Feather Light車隊準備第一次出征二鐵賽。

08/29 Sun. 台中大腳ㄚ鐵人二項賽

44865_1582687855774_1493044512_31500864_1992118_n
早上五點半從台中清水鎮的信東賓館起床,下樓喝了半罐水壺的水後上樓便便。經過一夜好眠,身體很舒服,坐在馬桶上想到待會比賽的事,心臟就不自覺碰碰跳了起來。志榮和胖胖很貼心地買好了早餐,雖然一點胃口也沒有,但還是強迫自己把麵包一口一口地放進嘴裡咀嚼,吞進肚子裡去。之後下樓敲志榮的門,準備出發前往比賽會場。
到達現場時已經擠滿了各種發閃亮的車與生氣勃勃的鐵人。每次到會場都會被那種熱烈的氣氛給感染,幾千個人在會場裡準備把自己的體力在規定的里程數內耗盡,四處都是人聲與鍊條與齒輪磨擦的聲音。

這是Feather Light(輕羽實業)車隊第一次比二鐵賽,兩位老闆──志榮與Simon也一起下場,加上胖胖與我,難得四個人一起離開花蓮出外參加比賽。除了我以外,他們都是鐵人新手。賽前他們一直開玩笑說自己不重要只是來玩的,一直把重心都放在我身上,在住的吃的喝的方面都先為我著想……每次跟Feather Light一起比賽,都真的有身為一位選手的感覺:我只要專心比賽就好,車子的事、其他的事他們都幫我準備妥當。我無法跟他們說謝謝,因為他們實在幫忙太多,多到我不知從何謝起,只能盡力完賽,拿到好成績跟他們一起分享。

在轉換區把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後,離比賽開始還有半個小時,先到旁邊做慢跑熱身。因為是不到四十公里的短程賽事,熱身沒做好的話,一開始速度可能出不來,所以必須熱久一點。繞著旁邊的小空地轉圈圈跑著之間,突然變得好想運動。真得有迫不急待想好好跑的感覺,可能是這星期減量的功效,或是這兩天都沒運動的關係,瀰漫著旺盛精力的身體極需好好地動一動。
志榮和Simon把我帶到起跑線,督促我要擠到前方去,佔好起跑位置。再八分鐘就要開賽了!四週的選手開始往起點聚集,蓄勢待發的氣氛愈來愈強烈,視線所及選手的身體與氣息裡充滿不可厄止的向前衝的欲望之流,我知道我不能被這股巨大的流動牽著走,「我必須保持住自己的節奏」,我這麼告訴自己,「跟自己比,盡量在這39.6公里中有效率地耗盡自己,不要管別人」。處在巨大流水中就連有些老經驗的選手也時常無法自拔地被帶著走,每一場比賽的起跑前幾分鐘都像處在各種不同的洶湧澎湃河流中,每一次都是一次新的挑戰──保持住自己節奏不被這股巨大之流帶著走的挑戰。事後志榮說我在沉思,在那幾分鐘都不回他們的話,其實我只是在對抗這股巨大之流,努力在其中站穩腳步,以免「隨波逐流」。「必須跟自己比」我一再地提醒自己。
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
每次比賽前的幾分鐘,老子的這句話都會竄進我的腦海中。讓我的心安靜下來。
46107_1582688015778_1493044512_31500866_3607388_n
鳴槍後,大家飛奔而出,還是不自覺地跟著跑了幾步,團體的流動感真的很可怕,但馬上意識到這是超出我節奏的配速,就立即專注在腳步的動作上,尋回自己該有的節奏向前跑。開始的兩公里,前面約有二三十個人像瘋了似的快速往前衝,因為逐漸被拉遠,不得不自問:「我是不是跑太慢了?」但這個速度對我來說真的已經差不了,不能再快了!難道現在大家都變得那麼強了嗎?不管了,就用自己的節奏跑吧!

經過折返點後,開始慢慢追到一些人。我的速度並沒有變快。是他們變慢了!這是被巨大之流帶著跑的後果,那非常痛苦,慶幸自己一開始有穩住,否則後果就會跟那些被我超過的人一樣了!

跑到轉換區,換過自行車。一開始是一段不長也不短的上坡,剛跑完步又騎上坡,一下子心跳就飆到180以上,這時與身旁的四個人組成第三領先集團,開始向前追擊。一路上控制呼吸,只想著安穩地騎完這29公里就好。四個人輪流領騎不久後就追到了由三個人組成的第二集團,此時王金晴大哥在前面獨走。領先我們一公里左右的距離。

我們七個人就這樣一起騎到最後,要開始以跑步決勝負了!我想,「刺激的時刻來臨了!」

來到下車線,又再一次笨拙地下車,赤著腳跑進轉換區,脫掉安全帽,套上跑鞋,抓過帽子,開始跑上路。跑出轉換區才發現,我竟然是轉換最快的,經過人群時,身旁的觀眾跟後面的某位選手說「不要帶頭,跟著他跑就好。」「他」是我吧!意思是要讓我帶頭,想拖累我的體力吧!豪情壯志因這句話而陡升,「跟得到你就跟吧!」
我撇開所有雜緒,專注在呼吸與腳步上,什麼時候用力,什麼時候放鬆,我才不管後面跟了幾個人,不再在意那些緊黏著不放啪答啪答的腳步聲,心緒裡只剩眼前的路、腳的上下動作,以及身體前傾的角度而已。盡量加快步頻,又要避免超過臨界速度;著地點盡量往前放,又要避免超出身體重心前方;盡量抬高腳後跟,又要避免身體上下振盪。我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體上,才沒有心思管你們跑得快還跑得慢,想跟緊我還是想超過我,這全都不重要,我只在意我跑得好不好。那種沉浸在自己跑步動作裡的感覺無與倫比。

沉浸的滋味在我跑到折返點時都忽然消失了,看到折返點那有個七八歲的小妹妹伸出手拿著信物時,心思又回到外面的世界裡。我對她微笑,她也回我一個笑容,從她的小手裡取過信物,繞過折返點,發現他們已經離我幾十公尺之遙時,我知道我贏了!他們追不上我,因為我還可以更快。那種被自信充滿的感覺美妙極了,之前辛苦練習的跑步技術在比賽場上盡情地發揮,沒有什麼比這更愉快的事了!我想像自己的下半身像球一樣地滾動著,只是利用地心引力讓身體往終點的方向滾去而已。離終點愈近,我就說服自己「要更努力尋再滾快一點」,尋找滾快一點的方法,在身體的極限內努力地利用雙腳向終點滾動。就這樣在跟尋找自己的極速間抵達終點,過程中第一名始終看不到,王金晴大哥實在太強了!兩人之間有著2分50秒的差距。
2010台中鐵人二項

最後獲得總排第二名。成績1小時36分51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