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2日 星期日

「Ironman 70.3 Taiwan」倒數70天

未命名的圖片

08/16 Mon. 赤腳日

今天早上九點二十從中壢坐火車返回花蓮,這次學聰明了,直接坐到志學站下車,就不用在浪費時間等公車,也可以在火車上有連貫的工作時間。出站後,來到八方雲集幫Dana小姐買午餐,很巧地遇到志榮,兩人站在八方雲集前面閒聊了一會。原來他來買豆漿,真是不錯,至少比可樂和奶茶好多了!更巧的是遇到一位也喜歡跑步的新朋友,他在旁邊聽到我跟志榮說等會要練跑步,很有興趣地過來問我要跑哪裡,可不可以一起跑。當然啊,有人一起跑真是挺不錯的。就跟他約了五點在操場,一起跑10公里,之後在操場再赤腳跑6公里左右。

練赤腳一個多月來,真是感覺愈來愈棒。原本腳掌與接近阿基里斯腱的肌肉都會在赤腳跑後很痠,但最近都完全不會了。腳底板也變得異常強壯。跑完後,把腳掌舉起來仔細看,發現它變得不一樣了,足弓變得好彎屈,用力起來還有肌肉線條,動動腳指牽動相關肌肉時,它就像某種活著的生物般有獨立生命似的。我覺得我好像愛上我的腳掌似的,愈看愈喜歡,愛憐地摸摸它,像我的小寵物似的。跑完,拉拉筋,與新認識的友人閒聊之後,天色已近全黑,再到泳池緩游放鬆。

 

08/17 Tue. 可怕的循環操

早上與鐵人隊先跑十公里,陽光十分美好,清晨的空氣有東部早晨特有的愉快味道,順順跑完後,我們來到操場後做翊豪教的泳訓健身操。雖然動作很簡單,但做完第一輪後,屁股就有點快抽筋的感覺,而且頭好暈,但明明就不怎麼累。真是超級矛盾的感覺。後來才發現,這個操可以鍛鍊到很少用到的肌群。動作順序分別是:

1. 抱頭快速深蹲十次。

2. 伏地挺身之後旋轉上半身,單手撐地,另一隻手指天,左右交替各五次。

3. 同樣伏地挺身之後,腳掌固定在原本位置上,手掌往腳掌位置爬近直到撐起成站姿,手指天之後再撐回地面成伏地挺身姿勢,重複十次。

4. 雙腳並攏,單腳跨步出之後兩手需碰觸地面,再回到雙腳並攏姿勢,換腳跨步,同樣兩手碰地,各五次。

5. 兩手握拳置於腰間,向右做180度旋轉跳躍,每次轉向後膝蓋都必須成90度,十次之後,換左以同樣姿勢跳十次。

6. 呈躺姿,背部貼地,抬起雙腳做自行車踩踏動作,腰腹盡量固定不動,以兩手肘配合腳部動作交替轉動。

7. 手掌撐地保持在同一位置,向左轉圈四向右轉四圈。

8. 趴著,先手肘與腳尖著地,身體其餘部位離開地面。準備好後,先從左邊開始:從左手肘轉換成手掌撐地,接著馬上換右手掌撐地,呈伏地挺身預備姿勢,之後馬上轉換成右手肘撐地再換左手肘撐地,過程中要快速交換,連續十次之後換右邊開始,同樣十次。

以上動作共三輪。做完後屁股有著從未體驗過的痠痛感,還有身體其他從未注意到的小肌肉也在發出小小的抗議聲,是從未聽過的聲音。因為能聽到身體原本的未知部位發出痠痛的哀嚎,才能注意到他們的存在。他們是我身體裡的弱勢團體,我也要好好注意他們才是!三輪做完後,我們到泳池輕鬆地緩游,還經翊豪傳授有趣的水中放鬆轉肩動作。一進到水裡身體馬上達到愉快的放鬆效果。

中午與志榮去騎車,輕鬆騎40公里,最後還帶我到私房的天然泳池練習。超棒!

 

08/18 Wed. 豐濱日

早上五點跟Ben與嚕嚕騎至豐濱。可能沒睡飽的關係,一點也不想騎快,但Ben默默地愈騎愈快,嚕嚕被遠遠拋在後頭,事後得知她是腰痛又再度發作。這時我和Ben已經愉快地在7-11吃吃喝喝好一陣子,邊休息邊閒聊,Stingray在一旁拿攝影機拍,被攝影機注視著的感覺有點奇怪。回程上光豐公路,Ben一下子就不見了,因為不想騎快,就在後面以龜速向上爬,把身體放鬆,體會Pose Tech裡教的踩踏技術。慢慢騎,練技術,同時聽山裡的風聲蟲鳴,心情變得更加愉快,跟以前練車的厭惡感完全不同。這也許是當兵一年後最大的收獲之一,因為吸收了更多關於訓練的知識,了解到打地基式的LSD訓練與技術訓練的重要性,所以深信慢速前進也是很棒的訓練。

回到東華後,太陽大的可怕,在操場中間赤腳跑草地30分鐘,肚子空空地大聲喊叫。到麥軒點了兩個漢堡,再喀掉快樂屋一個紫米飯團,回家沖完澡之後,馬上躺在床上不醒人事。像暈倒一樣的睡法。三個小時後才甦醒,隨後振奮精神努力工作,開始跟文字玩遊戲。下午去溪邊練游泳1.8公里。

「我愛文字,我愛運動,」晚上熄燈後,躺在床上時我這麼向自己表白,「這是我要的理想生活啊!雖然身體與精神累到沒話說,但也愉快到無法向他人訴說啊!」

 

08/19 Thu. 長跑日

早上與嚕嚕先跑15公里到天然泳池游泳,在晨間的溪水裡游2公里,再跑5公里回到東華。隨後到嘉志老師研究室做實驗,踩自行車到衰竭,超爽快!

 

08/20 Fri. 休息日。身體努力休息,精神用力工作。

明天要接受兩場比賽的洗禮,所以要盡量讓身體休息。下午和志榮、胖胖到溪裡玩水,志榮很白目地一直玩跳水,最後弄到小腿抽筋,搞砸了隔天的比賽。在溪水裡實在很愉快,胖胖幫忙拍游泳動作,還幫我們照相。三個人愉快地在溪水裡玩耍。

 

08/21 Sat. 雙重賽

(1)花東150km自行車賽

今天是個分段進行的三項挑戰日。

早上0610與Feather Light從東華大學後門出發,騎往起點鯉魚潭,要進行150公里的公路賽(實際里程只有138公里)。剛出發時,台十一丙上,第一次處在由幾百人所組成的集團裡,不用出什麼力就以時速45公里左右前進,那種感覺就好像前面有人拿繩子拖著車子前進一樣,心跳保持在130左右,車子就飛快地一直像前滑去。往後望去,後面也塞滿了其也車子,整個集團像一種由這一群人共同驅動的獨立生命體一樣。直到193,隨著坡度增加,集團逐漸變小,最後一分為二。我們留在第二集團中。但這時只剩下胖胖和阿義在身邊,志榮不知去向。過了光復後,路上的裁判說,只差前面的集團一分多鐘,而剩下多半是平坦筆直的路,所以我和胖胖試圖組識第二集團的車友一起輪車向第一集團逼進,但我們兩個好像是國小時興致高昂提議想要參加運動會的體育股長,其他同學們都不感興趣地看看我們,只有其中一位車友熱心地報名參加,跟我們輪了二十分鐘左右的車,其他人只是在後面跟著。這時我們就知道靠我們三個人應該已經不可能追到第一集團了!

轉到台九線後,大家也沒有想追擊的打算,只是消極地往前進而已,好幾次胖胖和我在前面加速,互相輪車,但兩個人完全起不了什麼作用,好像在做間歇訓練一樣,累了之後整個集團的速度又慢下來。最後就完全放棄追擊的打算,保存體力,準備在最後路段跟大家各憑實力一分高下。

最後在台九丙上鯉魚潭的路段,胖胖一馬當先在前面擋風,用力向上飆車,我和其他人全跟在後頭,一直到爬完最後的坡,胖胖叫我快衝。我盡力踩踏,試圖甩開後面的其他車手尾隨,大約十多秒後,尾隨四人漸遠,我以為ok沒問題了,但小鐵和另一位車手加速衝上超前,此時氣力漸盡,吃力地跟在他們後面,只剩四百公尺左右。尾隨了五秒左右。剩下兩三百公尺,再放盡最後的氣力做最後攻擊,可惜衝刺的爆發力不足,還是輸給其中一位車友,取得總排第四(這一切還要多虧胖胖在最後的鯉魚潭路段在前面擋風,實在對不住他,最後還是沒衝出線)。這一切過程實在好玩極了,像是在用自己的身體在玩電動一樣,自己的體力有多少?什麼時候該衝?隊友在哪裡?對手還有多少力氣?

20100821275 20100821276

哈哈,還真是痛苦的表情啊!(最後衝刺輸了,對不起胖胖在台九丙上的領騎)

20100821281

最佳補給車隊:子傑、小馬與志榮。

(2)海巡盃鐵人二項

一騎到終點,馬上看錶,十一點十分。要十二點左右出發才能順利到台東活水湖參加海巡盃鐵人二項的比賽(比賽時間下午1530)。馬上再跨上腳踏車從鯉魚潭返回家,洗澡、洗車鞋、洗衣服、洗蘋果、刷牙,順便換上乾淨的衣服之後,準備好比賽的東西去跟志榮與James會合,由子傑和小馬載我們去台東比賽。一路上,子傑為了避開週末車潮,鑽小路抄捷徑,把我們及時送到活水湖邊。我們下車時已經1510,裁判已經開始要選手下水準備比賽,但我們連報到的東西都還不知道在哪裡拿。志榮循問後,衝向五百公尺遠的報到區,取過報到用品再衝回來,終於及時準備好所有轉換的東西。下水,泡在溫溫的活水湖裡,再次感受到比賽的氣氛。但已經一點也不緊張了。該緊張的已經在差點趕不及比賽的情緒中用光了,下到水裡時,只想盡情地游泳而已。

開賽後,游得非常順暢。不過途中被踢到臉使得蛙鏡進水。但這只是一點比賽中必然會有的小阻礙,「沒問題,繼續穩定向前游」,我想。折返點很快就到了,250公尺的確不一樣,還沒進入比賽的節奏就到了。開始往回游。進水的泳鏡愈來愈模糊,又不想花時間停下來調速,但勉強看得到終點,繼續向前游進。上岸的階梯出忽意料的滑溜(下次應該先在賽前試試上岸的路線才是),差點滑倒。跑到轉換區時,志榮說差前面選手四十多秒。「沒有差很遠麻,可見我今天游得還不錯喔!」我想,快速套上跑鞋後就往前跑,腳步輕快地不可思議,雙腿一點也不像早上已經騎完150公里的樣子,答答答地快速交替向前轉動。五公里約跑17分50秒左右,總成績26分20秒。總算沒辜復志榮、子傑和小馬辛苦的陪我來比賽,拿了第一名有個完美的結局。

 

08/22 Sun. 轉換日

早上六點與James和lulu練轉換,騎43公里,跑10公里。下午在志學國小教志榮跑步時小跑了一會。在小學操場的草地上做Pose Method的基礎技術訓練,之後到游泳做技術練習,輕鬆自在地泡在水裡慢慢游,昨日到今晨的疲憊已不知被遺忘到什麼地方去了。

隨後到蛋蛋屋吃美味又便宜的青醬海鮮義大利麵,「實在太美味了,但我明明寫了加麵,為什麼這麼少呢?」邊嚼邊看盤裡的麵條逐漸減少時不得不這麼抱怨著,「怎麼會這麼少呢?」「為什麼不能再加多一點呢?好想再點一盤喔!」下次我一定要在菜單上備註「加很多麵」,而且還要寫大一點,後面再加一個大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