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0日 星期五

一年來的當兵/寫書生活札記(五)

小選與抽籤

小選那一天,九○四旅四營七百多個人被叫到集合場依著自己的專長排排坐。我被分發到化學相關領域,分成兩列坐好。其它還有電工、食勤、資訊、美工、司機……等。各個單位的長官在司令臺上簡述他們單位所負責的任務和日常勤務內容,或是各個軍事學校可以學到哪些東西。他們報告地都很簡短,我們坐在小板凳上,曬著太陽仔細地聽著他們講。真的是大家都全神灌注地聽,大太陽底下七百多個大腦發出專注傾聽的電波,跟好幾個星期來的空洞感完全不同的頻率在四週無聲的凝聚,因為接下來自己的選擇將決定未來幾個月當兵的單位。

各個單位的長官說完後,「小選」正式進行。先進行軍事學校的部分。長官在台上公佈目前是某某學校之後,對那個學校有興趣的同學就「必須在30秒左右」直接走到台下,考慮的時間很短暫,你必須趕快下決定,出列走出去,站在那位長官的眼前。有些學校的受訓課程我有興趣,但又遲疑不定,所以每次我有意想準備上前時,都已進入到下一個程序:另一位長官已經上台招攬下一批了!我就在這樣的猶豫間不斷地錯過。直到某位頭頂光光的長官上前招攬各營區的救生員時,我一想到有機會游泳就馬上衝出去,但根本沒想到自己一直都沒去考救生員證,所以想當然在面試時被打槍。長官說:「你沒有救生員證,出來幹什麼?」「就算你再會游也不行啊!」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我只好悻悻然地回去,準備就這麼很白目地錯過這次的小選。走到半路時,看到另一批人在旁邊,有一位長官在前面問說:「有沒有人五十公尺游得到三十秒啊?」這些話一飄進我的耳朵,我馬上跑過去像《哈利波特》裡的妙麗舉手舉得高高的,「選我選我」似的要他快點我發言。

就這樣,我進了海巡署。一開始,我以為到那後就可以每天游泳,高興了好一陣子,到後來才知道,小選只是先把你選進那個單位後補,結訓前的「抽籤」才能決定你最後的去向。而且竟然以為在海巡署能天天游泳這個想法也太天真了!

所謂的「抽籤」,分為小抽和大抽。一開始先進行小抽,抽中的就順利進入自己在小選時已經選好的理想單位,沒抽中的就留下來,準備被丟入大鍋爐中進行大抽,也就是不管你的專長,哪些單位缺幾個人手就抽幾個人進來。在「大抽」中有70%以上會抽中外島籤。因為沒有人想去外島,所以外島總是最缺人手的。

雖然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管抽到什麼,到海巡署去或是被丟到大抽去都沒那麼嚴重,因為不管怎樣,下部隊後不到十個月也就退伍了。但輪到我時,現場的氣氛還是讓我緊張得不得了。因為同一梯次的所有弟兄(陸軍2071梯)都在台下望著你,想抽中的心情忽然在上台時變得不可收拾地極度強烈,好像沒抽中天就會垮下來似的。上台前,步上籤桶後方,數千對目光盯著我看,好像我的命運就在這一抽似的。上台後,要先依著之前教的報告詞大聲喊出:

新兵徐國峰在此抽籤,手中無籤(舉起右手),右手抽籤,抽籤。

右手手掌在籤桶裡尋找著決定性的那隻籤,不想加快的心跳無意識地踩緊油門全力狂衝,為了想趕快逃離講台,我很快地隨意挑出一支,讀取,然後依規定大聲喊出:18。接著司儀複述:18,海岸巡防署。

就這樣,接下來十個月的軍中生活就準備在海巡署裡度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