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日 星期二

「Ironman 70.3 Taiwan」倒數92天

◎這一星期來在花蓮的練習與生活

image

7/26 Mon. 中午十二點多,一踏上志學街,就馬上與志榮決定出去練車,往光豐之路進發,在193縣道上上下下地向南騎去,繞過熟悉的光豐公路,再慢慢從台十一線騎回東華。回來之後,先赤腳在操場跑5公里,然後跟Ben去吃飯。一吃完,馬上下水緩游2公里,也第一次看嚕嚕游泳的動作,與教她各種基本技術。很有心練鐵人的嚕嚕,才幾天的工夫,就有不錯的長進!

怎麼第一天來花蓮就這麼鐵人呢?我也不想,但就是會想一直運動,真的很可怕!

7/27 Tue. 早上六點先和Ben的助教群測5公里。雖然在飄雨,但能在中央山脈下盡情地奔跑,感覺棒極了!時間:18分13秒。跟入伍之前比退步不少,但還不錯。應該是昨天的豐濱之旅使雙腳還沒復原吧,慢慢來,不要急,先把基礎打穩,安慰自己。下午與Ben和志榮騎一圈鯉魚潭,之後在校園裡慢慢跑10公里。東華校園被突如其來的各種工程搞得滿目瘡痍,工程車來來去去,跑到附近的外環道時還被工地的人斥喝。原本屬於身體的土地在各種外界的體制下被佔領了,已經不再屬於原本在那生活的野鳥、野兔、蛇、蛙……等各種生物的領地了,也不再屬於我們的雙腳。工程車、機械與鋼筋散布其沙黃的土地上,泥土與沙塵滿天飛舞。我盡量把頭抬高,看遠方的山,盡量視而不見地向前跑。但會不會有一天,高樓蓋起來後,連山都看不到了。

跑完之後,與志榮在游泳池做3組重訓,重點放在自行車的踩踏與核心肌群,希望能在增加訓練量期間,保持肌力以避免受傷。

7/28 Wed. 再一個豐濱日,很慢很慢地騎,騎了快六個小時,破記錄的慢。練車回來後,在志榮家大啖牛肉,然後一點回到房間睡到下午四點。實在有點恐怖,像是昏倒一樣的睡法。起床後趕快抓緊時間工作,下午去簽約,確定租下離東華大學外環道附近三合院中的一間雅房。

剛來花蓮時,借住志榮家未租出去的房間,那時還在猶豫,要找大門還是後門的比較好呢?要找什麼樣的房子呢?沒想到,現在已經找到了,也簽約搬進來住。是令我滿意到不行的好處所。它門口有一棵好大好美的鳳凰樹,早上陽光還會直接從窗口打進來,既安靜又便宜,作為我在花蓮練習與寫作的安居之所實在再適合不過了。麥味登的老闆娘Iris之前在大學時代很巧地也住在那,她稱它為「鳳凰樹之家」,真是名符其實的稱呼。有兩位在三合院的另一側住了四十幾年的阿嬤,每天都在那鳳凰樹下乘涼。每次在書桌前,從窗外看到那兩位老人家坐在大樹下乘涼的畫面,就會覺得很安心。

7/29 Thu. 早上繞著東華外圍的道路跑20公里。下午兩點半小雪人來花蓮,一來就被我抓去跑了10公里,陽光仍炙熱的可怕,快被溶化的小雪人在一旁唉喲唉喲地叫。還好跑不到半個小時,太陽就跑到中央山脈上的雲層後面去了。所以我們愈跑愈愉快,繼續加碼跑到老溪去游泳。在老溪裡洗去一身的汗水,跳下水後全身瞬間解熱,清涼至極,我們往上游,享受溪水滑過肌膚的快感,讓它帶走一身的疲憊。直到下午六點多,我倆再悠閒地從山腳下的產業道路散步回家。

一整天跑跑走走了四十多公里,享受慢遊的快樂。誰說旅行一定要機動車輛呢?只要有雙腳,也可以玩得盡興愉快。

7/30 Fri. 凌晨四點起床,志榮開車一起去參加傳說中的雷電團練。與「吉安路跑」和「花蓮好棒」車隊中的大哥們一起來個速度訓練40公里,一路強度都很高。在花蓮的五點的早晨,完全是自行車的天堂,根本沒什車也沒有紅綠燈。大家就這麼交替輪車向前衝,是累到肺都快喘出來的衝法,強度極高,無氧訓練效果十足,爽斃了!但只能偶而為之,切不可貪快燥進。我這麼提醒自己。所以一星期一次剛剛好,與志榮約好每星期五都要暢快地與他們一起衝刺。

7/31 Sat. 凌晨四點起床,四點半至全家與嚕嚕前往吉安,準備與吉安路跑的大哥大姐一起來個Long Run。每次與吉跑路跑練習都很愉快,我想沒有人會覺得不愉快吧,因為絕佳的環境和這裡美好的人。我們在天光未明的中央山脈腳下跑著,路邊早起的阿公阿媽總是咧開嘴跟我們問早。大家談談說說地向前跑,山風緩緩地從山上送下來,溜過汗濕的衣服。吉安路跑的標哥說他計畫了42公里的路線,還一開始就打定主意把我算進陪跑的行列之中。他向我打趣地說:「你在書裡強調說LSD,其實就是LDS—la de sai。拉低塞拉得夠,基礎才打得穩。今天我們就在楓林步道中來來回回拉得久一點。」真是對我非常有說服力。最後因為「拉低塞」拉得太徹底了,時間拉得太晚,太陽太高太大,我們就決定切西瓜從半山腰下山。那天大約跑了37公里。跑完後與親愛的小讀者──潘子易相見歡。他是最近小鐵人比賽中三年級組的冠軍,拿著書在早餐店等我跑回來跟我合照,充滿志氣的眼神,覺得鐵人三項一點都不累。妹妹在一旁很害羞地躲來躲去,但在相機裡選到家人一起出遊與比賽的照片,不說話地默默遞給我相機,裡頭有妹妹和哥哥參加小鐵人拿獎狀與父母的合照畫面,不管成績如何,全家人能一起參與一場鐵人比賽就已經非常難能可貴了,而他們竟然在今年的蓮花盃鐵三角(兒子游泳、爸爸騎車、媽媽跑步)拿到第五名的成績。

8/01 Sun. 凌晨四點半起床,五點從大門出發,在美麗的濱海晨曦中往豐濱進發。返回壽豐後,與志榮跳入老溪,洗去一身汗臭與疲憊。從老溪起身後,完全感覺不到我所擁有的是已經騎完110公里的身體。我和志榮都認為,如果有鐵人想來花蓮移地訓練,最好的菜單就是「光豐公路」一趟,然後下老溪洗澡,再去吃個飽。

◎什麼原因讓你執著於鐵人三項運動?

回返花蓮滿一個星期了,也在這片美好的土地上練了一個星期的鐵人。雖然離開了一年,但在這邊練習的感覺卻再熟悉不過。這段期間還一直接受電台的訪問,他們都會問到一個相同的問題:什麼原因讓你執著於鐵人三項運動?為什麼要把自己操得那麼辛苦呢?

每一次都問,我每一次都回答得不太清楚。因為我個人特別執著於鐵人三項似乎「沒有特定的原因」。我也曾一再地問自己類似的問題,但似乎找不到答案。因為練習我不覺得辛苦啊!雖然身體會很累,有時會很痠、很喘,但精神上一直很享受。但我為什麼執著於練習與比賽呢?我覺得在練習/比賽中,我一直在成長;在練習/比賽中,我不斷和自己的身體對話,和自己溝通、爭執、辯論,最後超越自己。練鐵人之於我就是一段自我辯證的成長歷程。吸引我的不光只是追求成長與精神上的享受,除此之外,還有探索身體未知能耐的刺激感。

被譽為超馬之神的運動員史考特.傑瑞克在他發出的每封電子郵件後,都附上十九世紀美國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的一句名言,正是對年輕一代的超馬風潮所作的最佳註腳:「越過極度疲憊與沮喪的界線後,我們也許會發現自己擁有從未意識到的力量與自在。這些潛在的力量從未被發掘,因為我們從未強迫自己越過障礙力量的高牆。」(克里斯多福.麥杜格著:王亦穹譯:《天生就會跑》,台北縣:木馬文化事業,2010年4月,頁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