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7日 星期六

一年來的當兵/寫書生活札記(四)

無法練習的新訓生活

剛入伍時,最不習慣的就是沒有時間運動。新訓期間被管得死死的,完全沒有活動身體的時間與空間。活動範圍只能在後備九○四旅步四營步一連建築物小小的二樓裡,新訓前幾天都在下雨,每天都關在教室裡唱軍歌背報告詞,身體變得既僵硬又虛弱,感覺自己像是關在動物園牢籠裡的羚羊一樣,失去了草原與自由,只能被迫不自然地生活下去。所以只要一抓到下課時間,就跑到走廊去做深蹲的動作,直到大腿痠到不能再痠才停止,好幾次引起班長的關注,問我在做什麼,是不是壓力太大。我說我只是在運動而已。久了,他們也不再管我。但只能面對牆壁蹲下去又站起來時,回想一個月前還能在花蓮的海邊盡情地自在奔馳,心情怎麼也好不起來。

天氣終於放晴,聽說開始要每天早上晨跑3000公尺,別人唉聲嘆氣,我則在內心雀躍不已。但怎知道是帶隊跑,而且營長說剛開始,不要跑太長,一千公尺就好。我們像是一群被趕著跑的羊群,大家擠在一起,呼吸著別人吐出來的空氣,繞著規定好的路線跑,被趕出柵欄,被趕去吃飯,被趕著到處跑,然後再趕回後備九○四旅步四營步一連建築物小小的二樓裡。「你只是羊群中的一部分,你不是人」,我試著說服自己,以免自己壓制不了自己的意識,衝出隊伍盡情地用自己的方式跑。當時如果那麼做的話,現在對許還在當兵吧!

除了在走廊上面壁訓練與晨跑之外,每天吃完飯之後會有大約二十分鐘的打電話時間,這時只好偷偷地跑到路上去跑步,因為天黑後誰是誰根本沒人看得出來,在夜色的掩護下盡情地跑,直到集合時間快到了再跑回去,只能像罪犯一樣這樣偷時間來練習。晚上有好幾次想在就寢熄燈之後偷溜出去練跑步,但班長就守在樓梯間,根本就沒機會。總之,想盡辦法,身體還是被綁得死死的,只能等待新訓快點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