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從「衰竭」一詞思考「挑戰自我」的意義

不久前分享一篇〈全馬/半馬的比賽策略〉(全文請見:http://rocky549.blogspot.tw/2015/10/blog-post_14.html),其中用了一句話是「到終點前剛好衰竭」。

有網友提醒:「『剛好衰竭』是否應該要修正? 似乎會誤導,而造成危險?」

直接刪掉這個詞很容易,但在十四年耐力運動的生涯裡,有些我認為必須存在的美好本質卻會隨著否刪去這個詞而失去。所以,是否該修改這個詞讓我猶豫了好久……

在比賽的過程中速度的掌控能力跟跑者的體能、技術與肌力無關,它是一種能力也是一種智慧。最理想的情況是剛好在通過終點線之後體力耗盡,但這種控制的能力是一種藝術,並非一蹴可几。因此,我才會把經驗歸納出來分享,讓跑者們可以透過心率裝置的輔助來配速。

有不少跑者用了上述的策略後,很快就突破了個人的最佳成績,看到他們寫信(寫名信片)或發訊息感謝我的策略後,讓我非常感動。「每次看到他們的信,都會覺得教練就像是一種助人挑戰自我完全夢想的工作」。他們的回饋也有助我修正這幾份SOP,最終的版本已呈現在你們面前。

像是在GARMIN工作的朋友,一直認為自己的半馬不可能跑進兩小時,但用了上述的策略後,在極少的訓練量下(平均月跑量不到70公里),最後在富邦半馬跑到1小時57分,他還很高興了寫了一篇文章跟其他人分享他的經驗與喜悅。

最近還有幾個例子是我在上海訓練營的學生,有一位原本半馬的PB是1小時34分,用了這份策略跑出1小時25分;另一位比較頂尖的業餘跑者,原本的半馬PB是1小時19分,後來用了進階版的策略後跑出1小時17分的成績。

控制體能是一門藝術,像心率帶這樣的裝備只是輔助創造這項藝術的工具。有位馬拉松業餘跑者,原本全馬的成是2小時55分,我替他開了一份十六週的全馬訓練計畫,最後全馬成績進步到2小時46分,在這個過程中,他完全沒看心率錶,只憑自我感覺來跑,但前半馬跑出1小時22分,後半馬跑1小時24分,只差了兩分鐘。對於自己的能掌握已經接近如此精準的跑者,我會建議他就不用依靠心率錶。但我還是會建議它帶著錶比賽,因為比賽過程中的分段配速和心率可以幫助他事後分析比賽的結果。

(註:他在訓練期間全程用心率錶監控強度與時數)

但還是有失敗的案例,就像前面提到的跑者在前半段沒有守住我所設定的心率區間,後半段又想追求我設定的較高心率,因此發生休克的現像。

知道這位跑者的狀況後,我來回跟他通過幾次信,在臉書上也跟不少人有過交流,「是否該繼續分享配速策略,以及使用『衰竭」這樣的字間」的疑問,開始在我的心中攪動。

「衰竭」這個詞是從運動生理學上借用的,它是指「身體不能再維持相同運動能力的情況」,但衰竭這個詞可能會讓一般人聯想到的休克或暈倒,或是想到「部隊體罰」或「參賽休克」至死的新聞畫面,雖然這兩種情況也是把體能的正常機制操到衰竭。

體罰是被迫的,但在耐力運動中消耗體能的過程是自由意志為了挑戰極限的過程,我們對衰竭何時發生具有掌控權,當然,大部分跑者的掌控能力可能不是這麼好,就算是菁英選手也有判斷失誤,造成後半段失速,輸掉重要比賽或甚至休克的例子。

如果你跑步的目的不是為了想要突破個人最佳成績(破PB),也不是在挑戰身心的極限,只是想健身和休閒,那當然不建議採用我的策略。但如果你想在比賽中把訓練的成果發揮出來,你就可以嘗試挑戰極限的痛苦和美妙之處,那是會讓人上癮的滋味,就像搭雲霄飛車一樣。

「挑戰自我」是不少跑者常掛在嘴邊或放在心底的話,但大部分這麼說(或這麼想的人)有時卻同時逃避挑戰所帶來的風險。任何想要挑戰自我突破個人最佳成績,就不得不面對這樣的風險。我們必須先承認它的存在,這也是比賽的關鍵意義之一。

觸碰極限就像玩火一樣,這的確有風險!重點是風險管理,而非排斥它。我們透過一次次的比賽所要學習的是在風險中掌舵的能力。若你在YouTube上搜尋丹尼斯(Dennis Kimetto)在柏林馬拉松以2:02:57的成績打破紀界紀錄時,你會看到他「剛好」衰竭的畫面,他在通過終點線後蹣跚地走了三公尺,手撐著膝蓋喘氣的身體狀態,我想他若用同樣進終點的強度再多跑五十公尺就會立倒下,不…也許再三十公尺就會倒休克。

為什麼我們要把自己逼向極限,朝著休克的高風險邁進呢?

我在《體能!肌力!技術!心志!全方位的馬拉松科學化訓練》中提出:

人為了提升自我的控制能力,超越天生的動物性,像是好吃、懶散、安逸、放縱、暴力與各種與生存無關的欲望,必須透過一些行為來確認自己是有能力克服這些根植在我們基因裡的本性之一(人是動物,雖然本具獨一無二的人性,但也具有所有動物都存在的動物性)。但是透過自由意志把自己逼向極限的過程中,我們把掌控權重新奪取了回來,超越動物性,往人性的方向提升,甚而在某些無法預測的時刻裡體驗到神性的美妙(Runner’s High)。

活在行銷手段充斥的現代,各種資訊被創造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刻意激發人的各種動物性,讓意志紛馳,使身體跟著欲望走,最好能在不自覺中下決定,按下購物鍵。透過通過苦的訓練,控制自我的能力也增加了。要求身體去面對缺氧、乳酸堆積、肌肉痠痛與身心疲累等痛苦時,都需要動用極大的意志力來克服天生趨向舒適與安逸的欲望。在極限邊緣徘徊時,身體被痛苦充滿。為了抵達終點,只能專心與自己的身體對話,說服自己不要放棄,維持配速,維持在臨界點往終點前進。

跑者們為何要一再地重複在賽場上追求極限呢?因為在痛苦當下,自己有能力超越它,不屈服於身體本有的限制而掌控它,那種超越感會一直延續到訓練或比賽結束,讓人產生面對人生的信心與勇氣。

透過比賽,我們能更認識自己的身體,了解自己的極限。這只是第一層境界,真正能挑戰自我的人,是那些否認極限與一再突破它的人……這個過程有衰竭與休克的風險,我們必須先認清它的存在,才能在大海中渡過風暴,抵達另一片從所未見的新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