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7日 星期六

34’55


昨天Ben要我找時間騎一圈很快的鯉魚潭,做一次 Time Trial 的練習,看自己的成績有沒有進步。

早上跑完步,做完重訓之後身體已經有些疲倦了,但想趁著剛拿到新車的興奮感來好好地衝刺一下,所以就和志榮約好下午來騎兩圈鯉魚潭,第一圈把身子熱開,第二圈再全力衝刺看看。

中午在家裡和小四煮著波肥送的水冷凍水餃,四十多顆水餃,我吃了十分之九,吃得飽飽地躺在椅子上披著睡袋,眼皮也跟著緩緩披上雙眼,但還是盡量振作起來,爬上腳踏車。

第一圈我們順順騎以45分鐘完成,第二圈站在郵局前旁的路口,把碼錶歸零,然後,衝刺。這種衝刺式的騎法,必需毫無保留地把體力盡量在在這短短的22.5公里內用光,才有可能獲得自己的最佳成績,但今天我卻只想來測試一下這台車的能耐,而且鐵人選手也不適合這種在短距離內完全放盡力量的騎法,所以我就在這種既想破自己計錄又想著騎完之後還能跑步的矛盾心情用力地騎著……直到過了地下道,轉進台九線,看到時間才剛過28分,才開始毫無保留地專心踩踏板……把手肘放在休息把上,飛輪調整到雙腳可以回轉速100時速又剛好保持在50的程度,然後,「就維持到終點吧」,我向自己說。最後,沒想到竟然騎到35分內的成績,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志榮說,全花蓮沒有人騎到35分內的成績,對於這種說法,我才想到上個星期才剛通過的碩士論文,某位同學也這麼跟我說:東華中文所還沒有人在兩年半拿到碩士學位的……

對於這種說法,我好好思考了一下(我就是這種需要把內心覺得有點不安的地方好好地理清楚才對的人)。我心裡明白,對於最快(拿到學位/秒數)的頭銜,我實在一點也沒有任何可以稱為快樂的心情,只是覺得再理所當然不過了,好像這些東西本就是現在的我的一部分,我只是把它們展現出來而已;又或許可以說我在還沒完成這些事之前就已經確認它們已經完成,在去年完成環台路跑前也有這樣的心情,七月三號出發之前,我就預見自己可以完成,幾乎沒有懷疑,「17天1017公里,沒問題」,就是那樣的心情。

為什麼呢?

因為實在已經花了太多時間了,不,或許應該說,因為實在已經花了「夠多」時間了。我是這麼想的:假若有一台計時機,可以在你為了某一目標在努力時幫你計時,每一次你為了目標在努力它就開始「累計」,而完成一部可以畢業的論文需要花費1000小時,完成一部很好的論文需要花費2000小時;想要騎一圈鯉魚潭達到35分內的水準需要在半年內在腳踏車上度過2000個小時。(這些只是預設的數字,而且每一個人依天賦不同自有不同的標準)所以,我想,只要花得時間夠多就能很自然而然地能達到目標,當然不是每一種目標都可以用時間來換得,還是有那種不管花多少間都無法完成的事(因為沒有天份或是像跑得跟豹一樣快那樣不可能的事),但就目前的我所知「完成碩士論文」和「騎鯉魚潭一圈34'55」都是屬於「只要花得時間夠了、達到需要的量了就可以完成的事」。當然,想要在這類事情上累積那麼多「時間量」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像我就不可能像顏崑陽老師每天花五個小時讀書、做研究(至少現在的我不行),那沒有一定的熱情是不行的。但我的確可以每天花上三到五個小時練鐵人,對《先秦儒家水意象析論》這個論題也可以在最近這半年內每周花十幾個小時來研究。因為我對它們有熱情!!!所以「時間量」很容易就快速累積,很多外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也很理所當然的被完成了。
  • 1/12~1/18

  SwimBikeRunNote
Mon.210    
Tue.3207  
Wed.2708  
Thu.1.5807重訓十組
Fri.2.545    
Sat.27510  
Sun.1.5125    
Total14.542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