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3日 星期二

墾丁113

2008412,是去年墾丁半程超級鐵人比賽的日子。那場比賽中從自行車轉換到跑步之後發生的事,到現在還時常在在腦中非常清晰地重播著:身體逐漸超出意識的控制之外,慢慢地不聽使喚,之前所有辛苦的練習經歷──騎太魯閣、騎豐濱、騎玉里、每天十公里十公里地跑、每天好幾千地游著──隨著逐漸搖晃的步伐、眼前晃動的泊油路面,逐漸以金黃亮眼的姿態刺痛雙眼。我發現我自己正躺在賽道上。那刺眼的陽光深深地烙印在腦海中最明顯的地方,波光粼粼地閃耀著。

我知道我不行躺在這,我要完成,但我的意識控制不了我的身體;一戶好心的人家把我的身體移到陰涼處,他們給我水,要幫忙叫救護車。我說不行,上了車就沒辦法完成,之前的練習就沒有意義了。我說不行……要他們再給我一瓶水。躺在那裡聽心臟仆通仆通地跳,不管怎麼大口吸都吸不到空氣,缺氧的肌肉在身體內部扭成一團。我想起身喝水卻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力氣留給肺部留給心臟、它們在身體裡努力地掙扎著,傳給大腦的訊號只剩痛苦,還有超乎痛苦以外的麻痺機制。像是被挷起手腳丟到水裡頭一樣,除了肉體上的痛苦,心裡也逐漸被死亡的恐怖給攏罩。不知過了多久,才能逐漸坐起來……

這時Ben出現在眼前,我一看到他時突然變得極端的氣憤,不等他說什麼就對他喊:你快走,不要理我、不要等我。你要盡力完成你的比賽。他似乎一點也不理我說什麼的樣子。我只記得那時什麼痛苦、恐怖的感覺都被憤怒給吸收掉了,在心胸裡逐漸轉化、澎脹到全身每一個細胞。「氣我這沒用的身體」,我竟然躺在這裡而不是在終點,我竟然失敗了……失敗了……我氣Ben之前在每一場練習說我可以成功,而我竟信以為真……我氣自己的自以為是……我氣自己竟失去了運動的初衷……這滿腔的氣憤只是以一句句向Ben怒喊著「你快走」「別管我」發洩出來。我用無力的雙手推他、用虛脫且被尿失禁後沾滿臊味的腳踹他。但他就是不走,不繼續去完成這該死的比賽。

眼淚鼻濞和下體的尿水失去了控制在身體各部竄流,憤怒在心裡爆發,「你不走,我走」。我氣得跑回泊油路上,才驚覺我的身體又恢復到可以跑步的狀態了。Ben跟上來,陪著我,說話安慰我,取路旁的冰水澆我,降低我的體溫,也澆息了我心中的怒火。「其實,我在氣我自己」。那時,就明白了。只是我一直到很久以後都不願承認「自己練習不夠、自己準備不夠、自己心理素質不夠」。

「明年我一定要準備充份再來一次」四月十三號那天在Ben開車回花蓮的路上我這麼想,「不管怎樣我一定要再來一次」「沒有遺憾」。

再95天,就是今年的墾丁113了,腳踏車已經準備好了,那身體呢?心理呢?

==最近==練習==菜單==

01/05 Mon. 早晨騎車2小時,加當天通勤約80公里;中午跑步10公里(49分鐘);下午游泳1.5公里。

01/06 Tue. 早晨跑步10公里、重訓四十分鐘;中午騎CT四十五分鐘(平均心跳145)。

01/07 Wed. 早晨騎車加當天通勤共80公里;下午游3.5公里(8個一百乘3,加緩游、打水)。

01/08 Thu. 早晨跑步11公里;下午游泳2公里,通勤騎車20公里。

01/09 Fri. 早晨休息,下午游泳1.5公里。

01/10 Sat. 早晨豐濱日,110公里。

01/11 Sun. 早晨跑鯉魚潭三圈,14公里,下午游3.2公里 (4個八百)

  • 1/05~1/11

  Swim Bike Run Note
Mon. 1.5 80 10  
Tue. 2 50 10 重訓
CT 45 min
(avg 145)
Wed. 3.5 60    
Thu. 2   11  
Fri. 1.5      
Sat.   110    
Sun. 3.2   18  
Total 13.7 300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