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5日 星期四

打磨「知覺力」是技巧進步的關鍵


技術訓練不單單只是一種動作的訓練,它的本質是「知覺」訓練。什麼是知覺?羅曼諾夫博士在書中有詳細的說明。他先把「感覺」與「知覺」做了區分:

感覺與知覺兩者密切相關,但絕不相同。打個比方來說,像FBI和CIA這種龐大的情報機構中,「感覺」就像老練的探員,他們在外偵查與擷取情報之後再把原始訊息送回總部。這些情報人員就如同我們的感覺器官,這些感官裡具有完備的接受器,它們能把身體內外的特定訊息傳遞到大腦。此時,這些訊息還是未經解讀與關聯性的原始資料。

知覺的運作過程則複雜多了,它就像FBI和CIA的總部一樣,主要進行資訊分析與決策。總部在正式採取行動前,必須先把情報員搜集回來的情報進行分析、尋找關聯性、評估各種決策的優缺點,最後採取相應的行動。

同樣的過程也在我們的大腦裡進行。所有末稍神經與全身的感覺器官接收到的訊息都會在一瞬間湧進大腦進行處理,所有的資訊先被記憶,接著被解讀、分析後隨之做出即時決策,選擇與行動都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

學習過程中感覺和知覺都至關重要。感覺是表層的接受器,學習是深化某幾個特定的感覺之後反應的過程,透過學習我們能強化特殊的反應方式,那即是學習的成果。在這個過程中,知覺所扮演的角色是替感覺作分類,專注在重要且有意義的感覺上,再決定正確的動作。

讓我們再回到情報機構的比喻,我們回想一下美國近代歷史的重大事件,不論是珍珠港被日本偷襲或是911恐怖攻擊前其實都一直有重要的情報傳回美國,但大量關於可能遭受攻擊的情報並沒有阻止災難發生。因為搜集情報相對容易,難的是處理它與做出決策與行動。

所以,當我們搜集眾多感官提供的資訊後,學習的目的在於:辨識出哪些是有意義的資訊,以及認清各訊息之間的關聯性。以此觀點來看,我們不是在訓練感官,而是在訓練注意力,因為注意特定感受的能力即是知覺。

知覺是一個複雜的思慮過程。它如同過濾器一樣,這種能力使你專注在特定的感受,使你分離「雜訊」,挑出關鍵資訊來處理。這即是知覺的本質,也是學習過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濾過雜訊,專注在特定感覺的訓練,從龐大的訊息中挑選出關鍵訊息。這是決策過程的一部分,最終的行為也由此而來。所以我們要先懂得如何過濾。這就是為什麼每次我個人的課程很重視「室內的理論課」,如果大腦不先瞭解,就會略過學習的這一段重要過程。

如果我們不了解整個系統的運作方式,就會不知道從感官所收到的哪些資訊才是有價值的。也就是說,只單純練動作而不知該專注在哪裡,就無法把動作練好。

學習的重點就在:要知道該監控哪一種感覺,持續地把它跟其他感覺區隔開來,再把注意力放在選定的感覺上。舉例來說,在開發運動員肢體動作時,味覺和學習過程的關係不大。反之,對於肢體在時間與空間中的掌握就要很精準。

在我們努力的運動項目上,開發知覺力的第一步是挑選我們所需的資訊。在這個學習階段你無法自由的運動,你必須非常專注地把身心限制在某個框架裡,這個過程很耗能量。這是一種打磨知覺敏銳度的過程,必須這麼做,技巧才會進步。
許多跑者在剛開始訓練時知覺很鈍,直到看了影片之後才知道自己跨步跑或腳跟先著地。主因是跑鞋隔絕了腳掌的「感覺」,進而影響「知覺」的判斷。若訓練的過程中無法透過引導式的專注訓練來修正,我會要求他們脫掉鞋子。剛脫掉鞋後,跑者會被迫「更加專心」在腳掌的感受上面,這是一種濾掉其他雜訊以專心在正確跑姿上的手段。請跑者以赤腳進行訓練是最終的解決方式,他們會很快分出前腳掌和腳跟的差異,以及跨步跑有多麼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