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1日 星期二

「Ironman 70.3 Taiwan」倒數41天

0912~0918
因為摔車的緣故,已經持續兩個星期無法正常訓練了。真是的。原本安排好的訓練計畫全被打亂了。只能休息再休息。直到這星期一才可以回復到規律的訓練計畫中。此時,離Ironman只剩下48天了。

不過傷口尚未完全瘉合,仍然不能游泳。騎車和跑步倒是完全沒有問題了。


09/13(星期一):和嚕嚕跑Hill,以舒服的感覺輕鬆跑,但組織液還是從人工皮底下流出來。

09/14(星期二):休息。


09/15(星期三):和Haydn騎了六十公里,傷口似乎終於有不再裂開的趨勢。


09/16(星期四):和波肥跑了三十公里的LSD。今天是這星期最棒的一次訓練,從泳池出發,一路往白鮑溪的上游跑去,直到泊油路消失為止,然後折返跑上位於半山腰的重光社區,再一直往山上跑大約兩公里左右。下山後,兩人先跑下老溪,泡泡腳。「只有在東部才可能這樣,在溪裡泡腳」兩人不約而同發出這樣的感嘆後,穿上鞋子,跑上台九丙,慢慢跑回東華。不過這時波肥似乎有些沒力了,他說他從沒一次跑過三個小時。今天能跑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09/17(星期五):與Haydn和翊豪騎了鯉魚潭兩圈。
星期六到底要不要去宜蘭比賽呢?主辦單位一直遲遲不公佈,害得我們的行程一直定不下來。但仔細研究氣象圖後,颱風幾乎百分之百確定會直撲東部,所以不管會不會繼續,國瘋都決定不去了!而且那個折返四次的自行車路線也太危險了吧!窄窄的只有五公里產業道路,要一千三百多位選手在上面比賽,而且要拿信物折返,對剛摔車的國瘋來說怎麼想都覺得危險,「不行不行,安全比什麼都重要」,只好忍痛放棄它,選擇十月二號的台東標準賽來比。
決定放棄宜蘭的比賽後,當然要去楓林步道跟吉安路跑的大哥大姐玩一玩。因為星期六早上他們剛好辦一場路跑賽,已經進入第七年了!之前因為要去比梅花湖的鐵人三項,所以沒有計畫要去。但決定放棄梅花湖的比賽後,去楓林步道跑步的欲望就更加強烈。「那是一場充滿人情味的路跑賽」,在記憶中,它一直很美好,也一直想重溫那種大家都很喜歡跑步,然後一起盡全力跑完賽程,之後在中央山脈底下清朗的空氣裡大談比賽各種趣事的滋味。


09/18(星期六):早上五點四十五,Dana開車載我們到中華工商大門的比賽會場。因為很早到,鐵人隊就幫忙一起佈置場地,然後跟大家隨性的聊天。那種比賽的氣氛非常輕鬆,一點緊張的氣氛都沒有,雖然大家等會都還是會用盡全力拚搏,但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小比賽特別好玩,這讓我想到《小即是美》這本書中提到的:
人只有在包容力大的小團體中才能成為自己,因此我們必須學習以一個能處理小規模單位的多樣性的精簡架構來思考,(修馬克(E. F. Schumacher)著,李華夏譯:《小即是美》,台北:立緒文化,民89年出版,頁77)
DSCN5150
跑完比賽後,回到東華和志榮跨上腳踏車到台九丙騎間歇,從下橋後的檳榔攤開始算起,一直往上騎到咔啦島,第一趟9分49秒,第二趟9分27秒,第三趟9分17秒。知道每一種秒數的騎乘感覺後,下一次騎鯉魚潭兩圈的time trial配速就能更準,往上挑戰的目標也明確地立定了!
總之,回復練習的第一個星期,至少可以回復到鐵人二項的生活模式,雖然少了游泳還是很不習慣。看來,游泳之於國瘋還是非常必要的項目之一。但現在也只能等待傷口瘉合。一點也不能急啊!

但實在好久沒游泳喔!我需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