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7日 星期五

必須無情

除了把心思、體力花在墾丁113的練習課表與博班入學考試,還有絕對必要的休息時間外,我「必須無情」。

「老同學好久不見了,何時有空聚一聚啊?」必須拒絕,為了應付明天龐大的訓練量,需要早點休息。「國峰,可以幫個忙嗎?我不知道還有誰會……,只好請你幫忙」。必須推辭,僅管是老師、好朋友的請求,也不能暫用到練習與讀書的時間。僅管一再自責自己太過自私,我還是必須把持住自己的承諾。

對不起,我必須無情,因為現在,這個目標已經成為我生命的全部。我不敢去想家,因為一想,我可能會更想回去那舒服的家(那練習就無法持續);我不敢去涉足其它我所感興趣的事,比如電影與小說……我必須無情地把周邊的人事切割掉,然後……實踐一年前許下的諾言,以東華鐵人隊的連身衣服衝過終點,獲得夢想中的榮耀。

「對不起,不是我變得無情,而是我必須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