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6日 星期一

腳比手還來得勤快的過年假期

一月二十三日回到家以後,就開始在家裡的訓練、吃、睡的生活,腦袋保持空轉,在新家裡讓自己的身體保持在運動狀態、停滯的休息狀態與填充的狀態中……還好,在這種舒服到無以附加的優渥環境中(過年時大量的大魚大肉、吃不完的水果和各式糖果點心、剛完工溫暖舒適的新家)還有努力地要求自己保持同樣大量的練習,要不然現在身體一定不知道已經腐敗到什麼地步了!

在家裡的練習必需受限於場地。游泳的話,為了省錢,只好在中壢四季早泳會的開放時間練習,但它只從早上五點開到九點,所以只能改成早上練泳。在那裡練習的優點是終於可以在五十公尺的池子裡練,缺點則是「它沒有加溫」,這是可怕的缺點,除了在回花蓮前幾天它水溫開始回升到18度外,它從過年那幾天開始水溫就只有14、15度……因為太久沒有在這樣的水溫裡游了,前幾天還只能游八百、一千公尺,身體就受不了。因此,完全不能盡情地練習。直到一個禮拜後,一來是因為慢慢習慣,一來是逼迫自己必需要再多游一點,才開始可以游到兩千公尺,但那簡直已經冷到腦漿都快凍僵的地步了。而兩千公尺的練習量還是不夠。所以有一天特地去興國游泳池練習,那裡的有室內的五十公尺池,而且水溫保持試合練習的22度,但門票費兩百元簡直是不可理喻地貴,還是由老媽讚助才順利進去,那天盡情地練了四千公尺,當然還在訓練之後泡SPA與水療來撈個夠本才心安地回家。

過年期間,除了與小雪人小姐去鎮西堡(司馬庫斯對面的神木群)騎機車和去高雄Dana家坐火車之外,幾乎全用雙腳移動身體。也就是說,全用跑步或走路的。每天早上去晨泳時(大約是五點半到六點半之間出發,過年要這麼早起可要花費不少的意志力才爬得起來)是跑步過去的,三公里。所以平均來說每天早上的練習量是:游泳2公里、跑步6公里。不過有時候心血來潮,會在跑回家之後放下泳具再跑上10公里左右(那些天通常是老媽有揉麵團做饅頭的日子)。回家後,吃一份超大份的早餐,然後……

然後就窩在新客廳裡的新沙發上讀《尋秦記》。這部小說,我記得是大學一年級泳隊寒訓時,每天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一個人的宿舍後讀完的。而23號後剛回到新家,整理那些武俠小說的時候,就很想把它再讀一遍,因此就從第一卷項少龍(裡頭的主角)被時光機器送到戰國末年位於的趙國邊境的小村落時開始讀起,這麼開始讀起來,就一發不可收拾,除了練習、吃、睡的時間以外,就這麼一頁一頁地讀下去(雖然這麼說,但每天吃飯的時候還是在餐桌上一邊讀著一邊大口嚼,趴在床鋪上睡覺時也這樣一直就著檯燈讀著,練跑步時也開始想像小說中項少龍練功時的心法),就這麼在兩三個禮拜間把七卷厚達三千頁的《尋秦記》給讀完。每天從早上九點多,十點左右,就一直讀到下午四、五點,然後忍心放下書,出去練跑。因為新家在中壢市區附近,車多人多,人行道又坑坑洞洞,我則找了可以比較盡情練習的路線來跑,其一是跑到興南國中,繞著到市立殯遺館再繞回中福路,再回到興南國中的路線,繞著這路線跑上三到四圈,再跑回家,約是十二公里。其二是直接從家裡跑到中央大學,繞著校園跑一圈再跑回家,也大約是十二公里的路線。

跑完回家後,馬上拉十五下單槓、二十下雙槓(新家裡特別製作的,在我的新書房裡),再做一些簡單的重訓後,做徹底的伸展,然後洗澡,吃晚飯,陪爸爸看一會電視,然後……讀《尋秦記》。

過年的生活就是這樣,只是手太懶惰了,腦袋也太懶惰了,懶得寫東西、懶得思考東西,結果除了讀《尋秦記》以外什麼事都沒做,今天就為了紀念結束碩士生涯後在首次移居新家的悠閒寒假時光,補上這篇文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