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8日 星期三

台南新營-南投名間-花蓮鐵人的家

2月12日早上七點多搭上七點四十的火車南下到台南新營,準備和佩騎回花蓮,不過這次當然不走回頭路,而是打算穿過聳立在臺灣東西部之間高聳的中央山脈,由中橫公路騎回花蓮。

第一天:101公里

十一點多從新營出發,就著南部炎熱的太陽往北前進。一開始前往嘉義的省道是枯燥的筆直道路,正中午的南部太陽威力極大,道路兩旁是單調的荒地、田地,只能忍著滴到眼裡的汗水無可奈何地往前騎。

延著台一線騎進斗南後,轉往台3線,下午四點不到就抵達南投民間,不過要騎到騎到佩的姑姑家則還有一連串的坡要爬。那是位於南投名間位於崧柏嶺上的受天宮附近的眾多茶行之一,據說此廟香火鼎盛,過年期間香客絡繹不絕,晚間吃完飯到廟旁散步時,已有眾多香客在沖天炮和一串串炮竹的引領下,緩緩地走進廟口來。外來的香客一來,當然為四周的商家帶來經濟上的效益,但同時也帶來的可怕的噪音、垃圾……

佩趕著在八點前回去看《光陰的故事》,我跟著看到十點,然後來到三樓睡覺的地方,我捨不得睡覺,守著檯燈繼續讀《尋秦記》第七卷,不知不覺就讀到十二點多,讀到項少龍與稷下劍聖曹秋道在夜間偶遇的對戰結束,就只好忍下心爬上床。明天可是要開始進入中橫了!

route2

早上五點半起床,摸黑從崧柏嶺一路沿著沒什麼彎道的縣道往下溜到台3線,會忘記自己騎在腳踏車上,簡直就像長著翅膀在空中划行一樣。轉往台16線後,太陽逐漸從山後跑出來,我們向著陽光往東騎,汗水和路旁砂石車捲起的塵沙連著光線直直地從正面打來,那山的後面就是我們的終點--花蓮。

從台16轉進縣道131,經過一翻上上下下的掙扎後,轉到台21線不久,大約十點,抵達埔里--中部橫貫公路的入口。我們先在麥當勞叔叔的庇護下吃了第二頓早餐,再去7-11屯積補給品,準備橫過三千多公尺的高山,往花蓮出發。

無止境的陡坡(南投名間至花蓮鐵人的家:250公里)

route1

從埔里進入台14線開始,坡度開始增加,一個小時後就出現只能以時速十公里以下前進的大陡坡,為了配合佩的速度,一個小時只能前進大約六公里左右,再加上休息,騎到下午兩點才到達清淨農場。在一旁的7-11稍作休息後就繼續往上爬著似乎無止盡的坡道,轉過一個又一個髮夾彎,然後再上升好幾公尺。

下午三點多,騎至台14甲十公里處,路旁(也就是在2055公尺的山上)出現許多民宿,我思考著是否該停下來休息,明天再繼續?因為至少還有130多公里才能到得了鐵人的家。而佩應該不太可能撐到那時候,而且晚上在中橫騎車也太危險了……等等多方考量,就停下來問了幾間民宿的價錢,最後選定一個晚上一人五百的價錢,提早在三點四十停下來休息。一停下來,心情就馬上無比的輕鬆,原本要騎到花蓮的壓力就沒那麼大了。反而,在中橫上慢慢散步走去全台灣最高的7-11吃晚餐時,就比在腳踏車上痛苦地掙扎要愉快上百倍,後來洗好澡躺在床上繼續讀《尋秦記》時就會有「還好有決定停下來」的心情。尤其隔天繼續上路後,發現接下來的路更陡,一路上更是荒涼,無處可借宿之後,更覺得昨天做了正確的決定。

隔天早上六點多起床,七點多出發時,天是灰灰暗暗的,是個沒有陽光的日子。坡道還是以可怕的傾斜角度呈現在遠方,沒有盡頭的一段又一段。騎了近兩個小時後,開始進入雲層之中,能見度迅速遞減!在名為「鳶峰」的休息處 (海拔2800公尺),停下來等佩,順便再吃一點東西。一停下來,身體的溫度一降,就發現氣溫明顯低了很多,等佩的時候就開始發抖起來。佩到達後,有一對住在埔里的夫婦很熱情地請我們喝咖啡和吃麵包、點心,加上剛買的熱玉米,身體一下就暖和起來了。著實感謝這對夫婦,這是最實際的「加油」了。邊帶著這樣的感謝,邊想像著他們在結婚多年後(據他們說,最小的孩子都快比我大了),經過這麼多的歲月,在這樣的日子裡,遇到結伴出遊的兩人,感覺他們真是幸福的一對佳侶啊!

霧愈來愈大,上昇的坡道消失在雲霧後面,吃力地踩踏,看不見盡頭,不知要這樣地踩到什麼時候。終於在十點四十幾分騎到了台灣公路的最高點--武嶺(海拔3275公尺)。霧水把全身都霑濕了,氣溫是零度,一停下來等著佩時,就好像不動地浸在冬天裡的游泳池裡一樣教人難以忍受。因為實在太難以忍受了,就一邊做著蹲、站交替的運動,一邊期待佩趕快出現。所然霧氣濃厚,但還是可以感覺出有很多人與車在身旁移動,近一點的人看著我扶著車做類似交互蹲跳的運動,都投以好奇的眼光。終於,佩出現了。

終於,開始下坡了。也是「可怕」的開始,濃重的霧、陡降的坡與零度的氣溫,使得手指不聽使喚,根本沒法好好按剎車,而且計時車的剎車把又是低風阻設計的「細尖款」,陡下坡時用力按下,好像手指被刀割一樣尖銳的疼痛,不得已,途中還停下來讓手指恢復知覺才敢繼續往下滑去。

還好隨著海拔高度快速且持續地下降(不到一個小時就降了1500公尺),溫度也愈來愈暖和,手指也不再像之前般發出難以忍受的疼痛,接著我們就一刻不停地往下溜去,一口氣(大約兩個小時)就溜到了熟悉的天祥,很快地在四點左右就抵達熟悉的志學街,填飽肚子,回到了久違的鐵人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