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2日 星期五

神與氣


從小就沉迷於日本的動畫《七龍珠》,反複重看了好幾次。動畫裡頭每一個角色的功力高下是由他的「氣」所決定。這幾天在日本的東京跟一群跑者分享科學化訓練與姿勢跑法,在隔了一層語言的情況下,雖然聽不懂他們說什麼,但透過跑步這項運動竟然產生「很深」的連結感,有點不可思議。



在前往日本之前就知道這次台下的人都是實力堅強的跑者、教練與運動科學家,照片中領跑前三位的五公里PB都在14分內,由右至左分別是砂田貴裕、八木勇樹、三田裕介。這三位跑者的背景都相當驚人,在我們的眼中他們都屬神人:

砂田曾經在一九九八年打破100公里的世界紀錄,創下6小時13分33秒的新紀錄(等於用3:44/km的配速跑完100km),現在的世界紀錄仍由他保持著,已經接近20年沒有人可以打破,而且接下來兩年的100公里成績都在6小時20分以內,成績非常穩定,到了二〇〇〇年還打破了自己全馬的PB,跑出2小時10分08秒,是全場全馬PB最快的跑者。能夠同時有100km的耐力,又能在同一時間提高全馬的速度,真是非常厲害的一位跑者。這位已經44歲的跑者,在這兩天的課堂上坐在第二排,從頭到尾都非常認真,精神一直很好,而且也協助搞笑讓上課的氣氛更輕鬆。戶外實作課時,也很認真去執行每一個動作,不會因為年紀比較大或實力比較強就在旁邊看或敷衍過去。他的認真與放鬆,讓我非常感動。

三田裕介的五千PB是13分47秒,一萬PB是28分15秒,在日本最出名的戰績是二〇一〇年一舉協助早稻田大學拿大学駅伝3冠(出雲駅伝、全日本駅伝與箱根駅伝),在第一天的課程空檔就主動邀請我到他的工作室去,也會主動循問「拉」與「踩」在教學指令上會的差異性,他說「拉」的指導語會使一般跑者的重心在後面,他問我會怎麼解決。因為他的主動提問,讓我有機會利用課堂上的材料來說明!這是每次上課我最喜歡的過程之一了。

八木勇樹似乎一開始就受到最多人的重視,只有我還不清楚他的來歷。他的五千PB是13分37秒、一萬PB是28分42秒,半馬PB是61分37秒。他曾是早稻田大學取得大学駅伝3冠時的主將,仍是現役選手,而且也在創業,建立了「SPORTS SCIENCE LAB」(官網:https://sslab.tokyo/)。

第一天課後在飯店分析他們的跑姿,每一個人從腳掌觸地到關鍵跑姿的時間都在0.03秒,落下的姿勢既放鬆又自然,拉起的動作既流暢又輕快,就像Jason說的,好像從地面上飄過去一樣。

除了實業團的跑者之外,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其他業餘跑者。有其他跑團的指導者、大學教授、公務員、鍼灸師與搞笑藝人(猪瀬祐輔與小宮寛晶)。猪瀬在練動作時還會一起上來勾著我的手一起搞笑。

離開前,跟幾個人握手拍照時,我看到他們的眼神充滿熱忱,語言不通之下,好像反而是用眼神在交流,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有幾位嚴肅跑者有著非常「深沉混厚」的眼神,從眼神中就可以感覺到他們的氣場非常強大,頓時敬佩與謙卑之感油然而生,「是怎麼練就出來的呢?」我想。

過去我也見過許多實力非凡的跑者,但很少有過「氣很強」的感覺,但這次卻明顯地感受到了什麼是「強」,而且不只兩三人,是一群。這絕對跟科學無關,而是一種精氣神內斂且強化過後的展現,也許這也是來自日本的壓抑文化。

身體上的強,是指跑者非凡的速度,而速度是來自於「Compact」的身體與較大的落下角度;心志上的強,是否也可以由「Compact」的文化所形塑?心志的強大程度可以量化嗎?動畫《七龍珠》設定的「氣」是可以被量化,也可以被感應到。但現實世界呢?可以量化嗎?

我(現在)的答案是不能,它只能靠感覺,強大的心志會從眼神裡透露出來。「氣」是一種真實的存在,只不過無聲無形也無法量化(目前)。身在這群氣場強大的日本跑者之中,我感覺就像在無邊無際的氣海裡的一艘小船一樣,極為渺小,那就像從狹小的公寓裡出來剛見到大海的感覺。雖然我這兩天的角色是老師,但我只是在分享知識與工具的用法;從他們身上我見識到更多無法用語言傳達的「境界」,一種極端嚴謹、執著、自律的強大個體所展現出來的一種「神氣」。

這是人生中第一次來日本本島,也是第一次講課之後有這麼強烈的謙卑感,謝謝Garmin帶我走這一趟神奇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