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0日 星期六

臺灣隊第一次參加中國秦寧比賽開始(東華鐵人篇)

第一天排位賽:市民廣場(登山車)8.6公里→古城門(越野跑)1公里→杉溪(皮划艇)3.5公里→東洲橋(越野跑)0.1公里→東洲橋(垂降)10公尺→杉溪(游泳)0.1公里→市民廣場(越野跑)0.5公里

D00_6492 終於要比賽了,經過整裝、打包、搭機、轉車、聽說明會、體檢、查驗裝備各種工作後,今天終於要開始比賽了。早上起床時就有種非常期待的感覺。

早上九點半,比賽開始。

一開始進行登山車,但今天的路線全是公路,而且只有8.6公里,所以拚的是大家的速度,接著進行跑步、划船和垂降,最後再跑到終點。

因為今天第一天,我們想先試試看以完全不拉人的方式,看看我們四個的實力差距是否需要製作拖人的裝備。

原本以為女隊員韓英的體能很好,但這天一騎出去就發現她完全跟不上我們三個男生的速度,所以當天比完就決定要設法把拖人的裝備弄出來。

跑到划船的轉換區後,提著船下水。我和翊豪同艘船,船身仍跟昨天賽前練習一樣左右搖擺不定,始終划不了直線,光是划船就使我們落後許多。還讓波肥和韓英的船等了好多次。

IMG_4557

划完船後,跑上橋進行垂降,波肥一準備好,就直接從橋上放繩放到底,我在一旁聽到工作人員大喊:「他直接放了!」翊豪聽到此語,也直接跟進。四個人都落水後,由波肥和翊豪邊推邊拉不會游泳的韓英,上岸跑向終點。

最後以25隊中的第11名作收。

第二天:市民廣場-寨下大峽谷(登山車)28公里→寨下大峽谷-甘露寺(越野跑)6.2公里→甘露寺-吊橋停車場(皮划艇)3.4公里→風洞碼頭(強制休息)15分鐘→大金湖(皮划艇)9公里→吊橋(垂降)30公尺→游泳 0.5公里

IMG_4719 昨天排位賽的第一名隊伍,以黃衫登場。

今天也是由登山車開賽,但不再是平坦的泊油路,而是名符其實的「各種越野地形」,包括水田間的田梗、沙地、礫石、竹橋、小溪、山林小徑……等。波肥在某段地形噴掉了前煞,後來拖人的尾巴也斷了,翊豪鍊條掉了好幾次。但這些都還好,我們敗在下車後的山間越野跑,因為我和韓英一開始配速太快,讓波肥陷入抽筋的危機,翊豪幾近衰歇,使得大夥跑到划船轉換區時,幾乎已經潰不成軍。

第二天的划船是個大悲劇,六個多小時的賽程中,我們整整划了快四小時。因為翊豪跑完步時幾近衰歇,我則是怎麼都划不了直線,兩艘船就看著其他隊伍一直超越,四個人都划到精疲力歇,被太陽直烤著。

IMG_4797

一開始是我和翊豪同艘船,但一個無力一個不會控制方向,只有一個慘字可形容。不斷地原地打轉,後來波肥和韓英的船看不過去,只好靠岸換船。改我和波肥同船,翊豪則和韓英共划,但這也行不通,換韓英和翊豪的船不斷落隊。大家鬥志漸消,轉抬頭四望周邊的景色。

一從比賽的心緒中抽開來,才發現自己真實置身大陸的泰寧山中,身旁正是著名的丹霞地景。最後,終於好不容易捱到強制休息點。

IMG_4968

最後9公里的獨木舟項目,換成我和韓英同一艘船,由我在船後控船,但船身仍是左右搖擺不定,我始終抓不到掌握方向的要領,韓英則不斷在前面喊「左邊左邊、右邊右邊」「不對啦!」「你怎麼搞的!」她愈喊我就愈亂,曾經有過幾分鐘好像掌握到要領了,可以划一直線了,但沒一會船頭一偏,船身又忽然在原地轉了一圈,看到前座韓英的彎屈的背影,我可以想像到她無言的表情。我自己也無可奈何,為什麼船身一偏,就怎麼也轉不回來了呢?到底要怎麼划直線呢?我一直想掌握其中的竅門,但都沒辦法划直線,「不管怎樣今天一定要划到終點」,我硬著頭皮,沒有技術就用體力硬幹。我只能這樣想,使蠻勁向前划。

IMG_4897 划完船後,跑到垂降的地點

IMG_4907

終於看到終點就在前面時,大夥有重生的感動。我們拖著疲累的身體跑上橋,垂降入水,三個人入水後再拖著韓英游三百公尺。昨日說好由翊豪拖。他把繩子扣在她身上,帶上準備好的泳鏡向前游沒多久,忽然聽到翊豪轉頭說:「我不拖了」。要求韓英把繩子鬆掉。不知為什麼,在那種環境裡聽到翊豪說出那樣的話,我忽然有種很好笑的感覺……。

 IMG_4928 翊豪說我不拉了之後,由波肥拉,我和翊豪在後面推著韓英前進

雖然比賽很累,但最後能泡在水裡慢慢往前漂,倒是蠻舒服的。(因為穿著救身衣也游不快)我們三個就邊拖邊推著韓英向前,速度慢到像是原地漂浮。但後來聽汪爸說,我們的速度還是全部25支隊伍中最快的。(當時我們三個都想:如果這種比賽的游泳再長一點的話,我們可能就不會輸得這麼慘了。)

第三天:九龍潭碼頭(越野跑)4公里→上清溪上碼頭(皮划艇)8.6公里→上清溪下碼頭(越野跑)6公里→紅石溝(強制休息)15分鐘→紅石溝-明珠大飯店(登山車)52公里→明珠大飯店(爬15樓)→明珠大飯店(垂降)45公尺→市民廣場(越野跑)1公里

早上五點起床,吃完早餐後,由主辦單位載全部的選手到山中開始賽程。今天的第一項是四公里的路跑。我們有了昨日的教訓,知道穩穩配速才是這種賽事的重點,一開始就盡量壓低速度跑,沒多久就跑到下船處。

IMG_5047

最後一天的划船比較不同,中國大陸在秩序冊上定義為「漂流」,有點像台灣的泛舟,這一項目就比較不需用自己的力量前進,重點是控制方向與不要翻船。聽汪爸和其他大哥說,「漂流」也是此種賽事中的必備項目之一。

今天直接改成波肥和翊豪,我仍然和韓英一組共划。但船一出去就開始不受控制了。

IMG_5050 我和韓英

昨夜裡回到飯店,為了今天不要再重蹈覆徹,已經像仲仁大哥、汪爸和波肥討教了控船的技法。也在腦中模擬了好多次,船一下水就立即打起精神,把昨天學會的方式用上來。但船還是像別人的身體一樣,不受控制地左右搖擺。前座的韓英仍然不斷地大聲指揮,嚷著方向,我盡量把昨夜臨時抱佛腳來的知識轉換成控制方向的技術。沒多久,終於逐漸掌握可以划直線的方式了,要在船尚未偏離之前就要把方向調正,「要盡量靈敏地查覺到船身快要偏轉的時刻就要開始ㄑ一ㄠˊ方向」波肥提醒,若是快偏向左邊,就把左邊的槳伸出去一些,槳入水後也往後拉長一點,船身就會往右邊轉。當船身原本就是直的時,每一次下槳都要盡量靠近船身,重心向前,落槳要配合前面的人,只要重心不偏擺,落槳也不要太外側,船身就不容易偏。

IMG_5105 波肥和翊豪

IMG_5109前座是女隊員韓英

但因為是漂流,船身會一直隨著水流偏轉,也要因為避免船撞到石頭或是跑到淺灘處,必須不斷地修正方向。其中就有好幾次卡在淺灘,兩人必須下船推船才行。也有我自己控制不住,直往淺灘衝去而卡住,或是被其他隊的船撞到,使船身轉一圈。慶幸的是,到漂流的後半段,我幾乎已經能完全控制船了,想它左就左,右就右,還能在急流之後快速左轉避開岩壁。能自然掌控之後,才開始覺得划船還蠻好玩的。

划船之後接著是六公里的山地越野跑。一開始是平坦的山間小徑,我們壓著速度順順跑,正以為今天都是這樣簡單的平坦路線時,階梯就忽然出現,而且一出現就無止盡地向上。爬到連頭都不想抬的程度時,才看到向下的階梯,接著是上下起伏不定的山路,有時需要爬繩索,有時則是山林間的陡下坡。

IMG_4967 我們跑在極美的丹霞地形之間

IMG_4947

跑到轉換區時,是15分鐘的強制休息時間。大夥盡情補充、休息,把四人的水袋裝滿。汪爸坐鎮一旁喊著剩餘休息時間,時間很快地一溜而過。我們整裝之後牽上自行車就準時出發。一路上,我們和中間隊伍進行拉鉅,賽道大多是碎石路面。今天大家的狀況似乎都不錯,很快地超越幾個隊伍。進入連續的泥土路面陡上路段後,雖然又有兩三隊追過我們,但看他們使勁強ㄍ一ㄣ的爬上陡坡,就大概猜出他們後半段可能會撐不住,也就不管他們,四個人慢慢上爬。這段路大都在等韓英,我原本要拉她,但才準備遞繩子過去就覺得自己的後大腿快抽筋了,所以就趕快喊停,要韓英自己慢慢推,我也趁機休息一下。才發現自己前面拉她時太用力,現在副作用跑出來了。

IMG_4976 自行車路線,穿越山地、石礫與山谷田野

這一段登山車賽程像是永無止盡般,雖然賽程上是寫52公里,但完全無法用平常公路賽或是鐵人賽的里程感來計算。幾段陡峭的山地爬坡結束後,接著忽然轉到山徑旁的碎石陡下路段。我們趕緊開啟前避震,打起十二分精神,專注於路面上,尋找落點,一路下溜……這時翊豪爆胎了。

停車換胎時,因為太過急燥,氣沒打飽,一上路沒多久再爆一次。這次再停再換,又擔擱了二十多分鐘。僅管接下來的路面上全是大小石頭,又是陡坡,但還好後面的車況都一路平安,我們順利通過這次賽程中最難的登山車路線,沒有人摔車。聽說好幾隊在這邊都有慘痛的摔車情況。

原以為騎完了這段路,也差不多要結束了,沒想到路一轉,進入了山林間,完全無法騎乘,開始可怕的扛車競賽。有好幾段路,連人都很難爬上去,只好手腳並用地抓樹幹藉力推車上去,山林間樹枝樹幹到處都是,一下子就勾到車子,一旁又是落差很大的小山谷,路很小條,上下坡又不間斷地浮現眼前,就像扛著近二十公斤的車爬山一樣。這一段路差點讓我體力透支,跟得很勉強,好不容易才捱過來。前面的韓英卻一下子走得不見人影,真不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不愧是已經參加三十多場戶外賽的老將了。

IMG_5215

扛車完不久後就騎到終點,準備跑上17樓的明珠飯店,再從17樓垂降下來,跑向1公里外的終點。

IMG_5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