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7日 星期六

Kent's Back

¤天氣:五點半剛起床時,窗外已一片閃亮,好像太陽已經在那等了很久,正在對睡眼惺忪的我發出訊息說:「喂……你起得也太晚了吧」,就是那樣明亮的天氣。

¤訓練量:騎車,193公路,一小時去,一小時回,共三十多公里,加上游東湖一千五到兩千公尺

¤前言:「訓練日誌」,失蹤了好久。訓練一直持續著,只不過從這學期開始,大家準備墾丁113,接著東華盃,又是系所評鑑……等等等。身體和精神被這些東西給磨地空空的,空到失去了原來細細品味練習的閑情,一切變成乏味的例行公事……這麼一來就失去最真實的東西了。為了找回最真實的東西,再次書寫是必要的。記下大家練習的每一天……

 

今天,六點的大門,豪豬先生一個人站在那。早晨的陽光使眼前的景物都附上一道斜斜的剪影,不久後阿綱先生和郭大俠也來了。這就是目前鐵人隊的成員,量少質精的鐵人隊。

 

「期待他()人的加入啊!」

 

從太陽升起的那方,出現一位鮮紅的快速移動物體,是Ben的紅色鐵人褲。還有,後面跟著的是好久不見的Kent。他今天也來跟大家一起練習了。大夥都到了就準備出發,Ben讓我們先去吃早餐,目的地是快樂屋。Dana小姐已經在裡頭了。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這樣聚在一起吃早餐了,吃完後還幫石頭慶生,不習慣過生日的他一直有些彆扭,總覺得有那裡卡住了。他覺得好像夾在兩個牆壁間出不來似的,兩手再怎麼用力撐都出不來,雖然是無可奈何地被卡住了,但他在心裡對大家生起了衷心的感謝,Ben送給他一頂帽子,還有郭大俠送他一本書,都是他喜愛的東西,「真好」,他想。

 

美好的太陽和涼涼的風依然在外面等著,他們跨上腳踏車,輕鬆地往前,是一個easy biking day,風柔和地撫過臉龐,兩輪輕柔地滑過路面,然後大家交替閒聊著。肯特先生說者他在交大的一些事,像練車的不方便、跑步的事,還有泳池很熱的事。他們慢慢騎往193公路,順著坡道上上下下,Kent先生放開雙手享受那種騎乘的自由感,沒有人、沒有車、沒有紅綠燈,只有風和兩三位友朋伴著,一路咻咻咻地前進。半路上停下來小便時,可以看到遠方河床上的水牛在安靜地吃草,「好像世間再也沒有比這更舒服的事了」,這樣一邊小便一邊看牛吃草時會這樣想著。

 

轉回台11丙線,回到東華大學,來到東湖,Kent卟通一聲跳進去,高興地在裡頭游來游去。剛騎完車還熱熱的身體,泡在裡頭感覺特別冰涼,是那種不會不舒服的冷,而是涼爽。他們游個三到五圈,旁邊有獨木舟來來去去地,是再立老師在花師的學生。有好多的人,整個東湖像是舉辦了一個小型的水上party,有大家興奮的呼聲、笑聲,整個畫面「不像在臺灣」,像是在臺灣以外的地方。

 

石頭和豪豬先生游完泳後,校警伯伯過來跟他們說:「我好想看那個長頭髮的女孩翻船……她怎麼還不翻船呢?」石頭說,「伯伯你不用等了,我去把它翻過來讓你看好了。」(當然他是開玩笑的),但伯伯接著說:「好啊,你快去,把她翻過來,再抱她起來,然後請她吃飯……但接下來就看你自己囉。」

 

「真是太酷了,伯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