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8日 星期三

依三餐練習

這星期的練習菜單是每天跑二十公里,早上10K,中午10K,晚上吃晚餐前再去泳池慢慢地緩游,好放鬆可憐的雙腿。

昨天早上(星期一),路線是東華校外的外環道路。

今天早上,則是跑到好久不見的河堤去。

這兩天的早上七點鐘,太陽已爬得老高,把手臂伸直再閉起一隻眼睛經用食指比一比的話,那顆黃色的火球離海岸山脈上已經有兩個食指的距離了。陽光非常刺眼,王綱和郭大俠把上衣褪去,只穿著DESOTO的黑色小短褲,像是台北西門町辣妹所穿的熱褲那般短。他們挺直背脊,汗水濡濕他們的背,黑黑亮亮的,像是剛出廠黑色賓士的板金般,有著完全的弧度與光澤,非常的自然、有活力的感覺。就是那樣舒服的背脊,隨著步伐規律地輕輕地擺動著。

一路上非常安靜,除了無聊的狗兒群難得看到陌生人,終於有理由放聲大叫。除此之外,只有風聲從耳畔撫過,僅管已是夏日,早晨仍是那種清涼的微風。

下午,就再跑一個十公里。那種清涼的微風不再,而是被加熱了七個小時的悶熱空氣。跑著跑著時,會進入一種無意識狀態,沒有刻度的時間之流隨著這樣的熱風往身後流走,「一個小時」就這樣黏膩膩地從他們的身體不知不覺地流過,十公里啊!我胡亂想著「是距離換算成時間,或是時間換算成距離呢?」總之,又經過了十公里,又跑了一個多小時。

快要跑完時,Ben忽然說:「Practice is very lonely sometimes…」。

「是的,沒錯。」不管做學問或訓練都是孤獨的。

--

lonely 是好的還是不好的呢?

練習時那種理所當然的孤獨反而非常讓人感覺非常自在啊…

像跑步時,除了跑步的自己以外的一切都好像聚集成某種液態的東西似的不斷流走:認識的人、不認識的人、摩托車、轎車、大卡車不斷地流走。跑經其它路上的行人時,他們也像某種景物般出現在眼前再從身後消失。簡直就像只活在自己的步伐裡一樣,一步一步簡單的節奏,世界被拋擲在這種節奏之外,「孤獨」啊……所有的工作、課業、人際關係都被這樣一步一步的節奏所帶來的風給流走。我想,這就是鐵人三項這種耐力運動迷人的地方吧…。「簡單的節奏」帶來孤獨的滋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