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3日 星期五

在水裡振動的心臟

難得在七點鐘才開始練習,今天是快速游五個一百公尺。(兩天後就是他們本學期最後一場比賽,鯉魚潭蓮花盃)

所謂的「快速」游,與快速跑、快速騎有著相當不同的體驗。先不論「不同」的到底是什麼呢,相同的地方倒是十分明顯,就是喘、痠疼,還有心卟通卟通巨烈地跳動,同時腦袋裡還會升起各種要你放慢的理由。這些理由通常以非理性的形式出現,比如各種夢囈般的絮語、抬不起來的手臂、快要抽筋的雙腿,還有各種身體的保護程式,免於被超過極限的心跳給震得支離破碎。

沒錯,「心跳」。

如果沒有手痠、腳痠這些生理上保護性的抑制作用,身體就會像超過限定回轉速的引擎,將無法再發動。像是今天他們在衝五個五百時,乳酸湧上大腿、手臂的感覺,使四肢的迴轉速不得不放慢下來。這是沒有辦法的事啊!「雖然乳酸是運動員的大敵之一,但沒有它的話,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呢?也許我們在練習時就會死掉很多次吧!」石頭想,因們還不是徹底了解自己身體的運動員,這種身體的機制保護著我們。

但矛盾的是,運動員則在用自己的身體來打破它天性就存在的機制,突破它…習慣它…擴展它。它──我的身體,像是一個空間,一個從出生到死亡所能真正擁有的一個空間。先把它想像成一個房間好了,它把我們隔絕在無法呼吸的宇宙之外,房間大一點,空氣就稀薄一點。他們所經歷的各種Speed Work(跑步的、騎車的、游泳的)就好像在把那房間裡的牆再往後推一點,再擴大一點。房間是我們的身體,那牆是我們的極限。快快地往前衝去,一趟又一趟,房間逐漸加大加寬,覺得更自由了,空氣也更稀薄一點。同時機制啟動,房間的牆像被類似彈簧的東西給拉住,一開始可以輕鬆的擴大,漸漸地接近極限:心跳加快,呼吸加快,手腳痠軟到不能動了,這時我們只能收斂一點。不得不收斂啊,要不然一直擴大下去的話空氣太過稀薄是會死掉的,除非你覺得死掉了不在乎了,又或者你有超越死亡之上的理由,可以凌架在那機制之上。

在水裡、風中加速前進的他們,就是在挑戰那種天生的機制的東西,在努力擴大,在試看看彈簧的彈性限度。這些這些,心跳就是證據。像今天在水裡振動的心臟一樣。

「我振動,故我存在。」

超級塞亞人的心跳,振動了整個地球,cha-la head cha-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