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3日 星期日

從「Technology」來嚴格定義「科學化訓練計畫」

過去我把「科學化訓練」拆解成量化、週期化與個人化。因為沒有數據,就無法進行科學化訓練。但自從今年開始跟羅曼諾夫在上海的全馬訓練營中擔任教練的這段期間,我對「科學化訓練」一詞有了新的理解。這種理解是從這個問題來的:「如果有一位全馬2小時29分的跑者,交給你訓練,他100%照你的課表練,不多練也不少練,而且完全符合你設計的強度和動作、睡眠/營養皆充足,你能保證他進步嗎?」七個星期前我沒有信心,因為2小時30分以內的跑者對我來說是未知生物……但博士信心十足,完全知道課表怎麼設計?每一週期的重點在哪裡?會碰到什麼情況?不同的問題該怎麼解決?怎麼調整課表?

博士的每一份課表和要傳達給學員的訊息都要透過我轉譯、溝通與回報,自己還要跟著練第四組的課表,工作量相當龐大,但我也樂在其中,而且也學到很多。每次跟羅曼諾夫博士視訊開會討論學員的情況時,他總是會不經意地提到一句話:"This is technology."

下面錄給學員的影片片段中,他一開頭也再次說到相同的句子。

我對博士的這個用詞特別有感、這兩三個月的討論中多次在我腦中徘徊。因為博士不說「Science」,而是用「Technology」,這一個詞可以譯為「技術」、「科技」……或是「工藝」。

因為過去比較常用的是「Technique」,所以前幾次聽到時還對「Technology」這個詞覺得有點突兀,但這些日子來體會漸深。想趁博士對學員說的這段話來把這兩個詞之差的差異給論述清楚:

Technique的定義是:從事某項活動的技巧(Skill of doing a thing or activity)。所以我們會說Running Technique(跑步技巧),而不會說Running Technology,但當設及到流程、規律與產出(運動表現)時,使用「Technology」這個詞就十分貼切了!「Technology」通常也暗示尚未對外公開或與商業秘密有關的「技術」;而「Technique」則指向一種因經驗累積而成的「know(知道)how(如何)」,一種特殊「技藝」的訓練法。

如果訓練包括科學與藝術兩種元素的話,「Technology」的本質是可邏輯化的科學,而「Technique」則偏向比較抽象性的藝術,所以博士說跑步技巧的訓練是一種知覺開發的過程,它比較難被量化的。

有句話可以很快地分清楚這兩個詞之間的差別:不同的人可以用不同的技巧來操作同一種的技術。(Different people have different techniques of making use of the same technology.)

這句話說明了訓練營中的情況:同樣實力的跑者練了同一份課表,五個星期後雖然成績大都進步了,但原本同樣水平的跑者的進步幅度卻有了差異。因為跑步技巧(technique)不同;就像標準化的組裝流程中,如果交給技巧不好的人員來執行,產品當然容易出問題。這就不是訓練計畫的問題了,而是跑者本身還需要繼續努力……努力精進Skill of doing(跑步的技巧/組裝的技巧)。

訓練計畫的設計是一種科技;相對來說,提升跑步技巧的關鍵在於心志與知覺上的開發,這像是藝術品的創造過程。我的理想是使前者自動化,讓他變成電腦的工作,教練才能專心在後者。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技術會不斷進步,動作技巧的本質通常不變。以車子來比喻,組裝一台車子需要的是「Technology」,組裝汽車的科技可以與時俱近,但開車技巧的本質卻不會改變。每一位教練所設計的訓練流程皆不相同,也會一直進步,但跑步動作的本質並不會改變。

羅曼諾夫博士說:「Technology is a science and process of assembling the product from the different elements and their combinations.」這讓我聯想到一種可以標準化、模組化的生產流程,最終的產品非常精緻,像是藝術品一樣;而且生產的良率極高。這是一種可教可學的標準化技術。訓練課表的設計是一門科技的學問,它是一種運用科學原理所設計的「流程」,目的是「組裝」出精巧藝術品(菁英跑者的身體就是一種藝術品)。訓練,像是一種重新組裝身體的流程科技。身體已經在那了,訓練是把身心各部不同的元素有效地組裝在一起,使其能更緊密配合與運作。所以博士一直強調訓練不是在加強某個部分零件的能力,而是一種「 assembling」的工作。這種Technology(科技)的目的是為了使跑者練就更高超的Technique(技藝)。

思考到這邊才悟到:這不就是科學的本質嗎!透過實驗與邏輯推理後求得某個客觀的規律與真理,就像把原料丟進產線就能製作出規格統一的產品一樣,所謂的科學化課表也是:只要你能在保持健康與正常作息的情況下100%完全照表操課,就100%能進步。這不是一種刻意誇張化的保證,而是一種可以追求的科技,一種在求得客觀的變強規律與真理後所得到的必然邏輯,再依這個邏輯所設計出來的課表,不管是哪一種水平的跑者都能透過這種課表來進步,而且一個週期一個週期地練就會一直進步下去……最終變成一個跑步的工藝品。就像iPhone是現代高科技的產物,一種可以大量生產的工藝品。

換句話說,如果某篇論文所做出來的結論無法被他人用同一個流程重複獲取相同的結果,這篇論文就是不科學的。因此,所謂的「科學化的訓練計畫」應該是不管任何人來練都能進步的課表。因為「科學」就是指一種可重複操作的客觀規律。這是一個極端嚴格的定義。

我慢慢了解這些日子來博士口中"This is technology." "Key is assembling."這兩句話的涵意。「科學化訓練計畫」必須像是一種精心設計的手機組裝廠的標準化流程。我們的身體已經在這了,訓練並不是把各個部位練強壯而已,關鍵在「組裝」,使身體的各個部位在該項運動中能夠更密切地配合與運動。

因此博士說:「Technology」是一種把不同的元素組裝成工藝品的精密過程,它是一種創造與生產的科學。這是科技,是一種刻意研發出來的技術。一種可以反複操作與造就精密工藝的技術。一種只有極少數人才有能力去研究與開發的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