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日 星期日

跑步科學 vs 跑步哲學


這個月連著幫Garmin和Under Armour上了兩種不同類型的跑步課,前者以「跑步科學」為主軸,談的是理論、數據和分析;後者以「跑步哲學」為主軸,談的是跑步的意義與「FIGHT」的定義。

但我都試著在這兩種主軸中在各參雜了一點對方的成份進去,科學主菜加入哲學的配料,或在談跑步的意義時加入運動生理學的解釋,這都是今年的第一次嘗試,也是新的挑戰。

當然,因為是第一次,其實自己都不是很滿意。雖然我都試著盡力了,但講不清楚的地方還是覺得不安。尤其是本週一在大安森林公園旁的UA跑步課,一開始想用洛基對兒子說的一段話來定義「FIGHT」時,礙於口才實在表達得不清不楚,事後不斷檢討……覺得應該訴諸文字才能安心:

訓練,是一種跨出舒適圈的行動。跑者們藉由跑步這種行為,離開舒服的沙發或溫暖的家,跨到「不舒服」的強度與環境中,藉由這樣的刺激,使身體適應,然後變強!

變強,有兩個階段,首先使身體能承受的刺激範圍加大;在這一階段不該進步太快,若太常跨到身體可以承受的刺激範圍之外,就很容易過度訓練、生病或受傷。所以一開始要小心謹慎地,稍微往舒適圈外跨「一點」就好,如此可以動用較少的意志力,所以比較容易持續,習慣才能養成。

當習慣成形後,身體已經適應,可以承受的訓練刺激範圍也已經擴大。接著,進入第二階段,舒適圈會開始擴大(圖中的綠色圈圈擴大),過去每公里六分速就覺得不適,現在可能五分速還覺得舒服。

當舒適圈擴大後,不能一直待在裡面,要再朝更外面跨出去(持續地‪#‎BeatYesterday‬ )。雖然五分速對很多人來說已經是相當厲害了,但這不是跟別人比,而是自己覺得舒服就是舒適圈,贏別人沒有意義(這也是耐力競賽運動最特殊的本質),要敢於跨出去挑戰新的刺激才能持續變強……跑者,是一再與想要安於舒適的自己所對抗的鬥士。

所以Fight定義是:不斷挑戰自己舒適圈的邊界。不管別人的實力或外面環境如何變化,不要總是待在習慣與舒服的環境與強度裡,要不斷勇於挑戰(Figth)不適,向前邁進。

‪#‎RunWithFight‬ 是在不舒服的情況下往前再邁進一步。

不舒服可能是因為自然環境,或因為不幸的命運與人生的挫折。

面對自然環境(寒流、下雨、烈日當頭)與人間世的各種打擊之後仍然鼓起勇氣繼續向前邁進,這是我認為Fight的核心精神。就像電影《洛基六》中主角在街口對兒子說的那段話:

「重點不在打擊力道多強,而是在於你可以承受多重的打擊之後,仍繼續向前挺進,被打了多拳之後,再繼續向前挺進。那就是致勝之道。(But ain't about how hard you hit... It's about how hard you can get hit,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how much you can take,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That´s how winning is done.)

若你知道自己有多強,就去爭取你該有的一切。但你必須願意承受打擊。而不是瞎說你不該只是如此,胡亂怪罪別人他或她或任何人害你跌倒。懦夫才會那麼做,那不是你。你比那樣更好。(Now, if you know what you worth, go out and get what you worth. But you gotta be willing to take the hits. And not pointing fingers saying: You ain´t what you wanna be because of him or her or anybody. Cowards do that and that ain´t you! You´re better than that!")」

==

「感覺冷,但我不怕冷」。感覺挫敗、感覺困難、感覺悲傷、感覺不幸、感覺壓力……都只是情緒上與生理上所「感覺到」的不適。就像「冷」是體溫快速流失的感受,而「怕」是指心理上一種憺怯的情緒。很冷,所以無法跑都只是因為自己內在缺乏勇氣,跟外在寒冷的環境無關。

不怕不舒服的感覺,而且能不斷向前挺進,才是變強之道。
「強靭的人生」就像奔流向東的河水一樣,不管面對的是絕壁、阻礙或坑洞,它都會持續向目標(大海)奔流,而唯有奔流之水才是活水,那才是強,強韌的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