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芬蘭訓練日誌--游泳篇

DSCN2280
回到花蓮後,也回到每天早上和東華鐵人訓練的日子。
9/18(二)早上五點半和東華鐵人,慣例在泳池前集合,慢跑到東湖,大家著三鐵連身衣,猶豫個幾十秒後紛紛跳下水,今天的游泳課表是來回游兩趟(每370m),清涼舒爽的湖水,游起來很鬆,一點都不冷,感覺可以一直游下去。
光合多媒體行銷總監--Ryan昨晚來到花蓮,今天也特地早起來看我們練習。岸上只剩我跟翊豪,我隨著翊豪入水的撲通聲跳水,跟在他後面舒服地向前滑行,湖水的水溫和體溫處於一種微妙的平衡狀態,這反而讓我想起在芬蘭練泳的那些掙扎與幸福……那些水溫不斷想從身上掠奪體溫的日子。
DSCN2190
【圖】此時是22:20,地點是離林萱萱租屋處一公里左右的海灘。在芬蘭的Vaasa,有好幾次是晚上八點多以後才去海邊(天還沒黑也不能說晚上),有時是以練泳為目的;有時只飯後散步去看海景順便下去泡泡水。不管是什麼理由,我們都很喜歡海邊的天光。

DSCN2183
【圖】走向海邊準備練泳。旁邊都是獨棟的住家,時常看到有阿伯、阿姨或小朋友圍個浴巾就從家裡散步出來,跳進水裡游個幾分鐘,浴巾包著再漫步回家。好像這個沙灘是他/她們家後院的超大冷泉似的。雖然台灣的家離這裡有好幾萬公里,但我也學習他/她們的悠閒,時常漫步出來,游泳完再漫步離開。

在去芬蘭前就問過林萱萱好幾次,Vaasa市有游泳池嗎?是有,但離林萱萱的租屋處很遠而且也很貴。所以林萱萱就去先幫我在附近探問是否有適合且可以游泳的開放式水域供我訓練。最後她幫我找到一處有救生員排班的海灘,是一處每當有救生員在時執班時就會升起求生旗的海灘,所以遠方的人一看到救生旗升起就知道目前有救生員在崗位上執勤。後來在練跑長距離時,在Vaasa到處亂繞之後,又發現好幾處可以游泳的沙灘。

這兩個月練泳都在海邊,既不用錢,又可享受美景,唯一也是最大的缺點是水真的太冰了!水溫大約都是在15度到20度上下,變化蠻大的,可能是因為洋流與陽光的關係。只要一沒陽光,水溫就低到只能下去衝刺個五分鐘就受不了的程度。20度的水溫還可以游上三十分鐘,但15度附近的水溫只能忍耐個五到十分鐘左右就想上岸,而且每次一上岸過不了多久,身體就開始抖個不停。雖然很冷,但對於準備226的我來說,游泳的訓練時間相對於其他兩項本來就比較不重要,只要每天能下水保持水感即可。
P7192360
好幾次下水練泳時,風浪都很強,必須破浪前進。在波浪中游泳一向是我的大弱項,只要浪一大,沒有肌力的我就像無力的小舟一樣載浮載沉,游起來很費力,前進又不多。只有幾回是無風的日子,幾乎沒有風浪,游起來就像在平靜的水面上滑行似的。

其實風浪並不是最大問題,主要是這裡的海水溫度實在太低了,完全不是一個月前林萱萱在skype中所說的「不用擔心啦,有很多小朋友都在裡頭玩水玩得很開心」那種表面上看起來的水溫。到了現場後,的確有很多小朋友在水中跑來跑去,在水中衝上衝下的,一下倒立一下又向其他小朋友潑水,玩得不亦樂乎!還有泡在水裡閒聊的大叔或小姐們,他/她們悠閒地泡在水裡聊天,感覺一點都不怕冷。而我則是不斷與波浪與刺骨的海水博鬥前進,心裡想著「不愧是芬蘭人!」也許她們芬蘭當地人,在天生與後天的生活習慣下,這種水溫對他/她們來說才是「舒服」的。

而我每次下水前都很掙扎(或者說每次要跨出門前就開始掙扎)!!
不斷地想:也許我在離開芬蘭前也會慢慢變成像芬蘭人一樣不怕冷吧?……不過這種事到最後一天下水都沒發生。矛盾的是像現在坐在家裡打字,卻已經開始懷念起那裡冰凍刺骨的水溫,和在裡頭奮力挑戰風浪向前游的感覺。那種挑戰自然力量的感覺總是令人恐懼,卻又令人涵泳玩索不已……。

每次跑1.5小時以上的課表再直接跳下海中練完泳後,膝蓋都很緊、緊到痛,好像膝蓋裡的某個零件生鏽後一直嘰怪嘰怪地響似的,那種膝蓋的痠痛讓我完全無法正常跑。我猜可能是膝蓋骨裡的海棉組織忽然收縮的緣故,但只要溫度恢復後一下子就好了。到底是什麼原因,現在也還沒查清楚。不過自己倒是一點都不擔心,就像被芬蘭的海水用力捏一把似的,痛一下就恢復正常了,之後一點感覺都沒有,反而覺得它提點了我某些形而上的解悟……

一次突破一點點

讀著07/18(三)訓練日誌寫到:今天是昏睡日。從早睡到下午。四點鐘才被林萱萱帶出門跑步,要不然今天真想一整天都宅在家裡。最後我自己跑了2小時10分(林萱萱跑1小時50分),游泳25分鐘。今天換到新地點游泳,在Vaasa大學後方的小島上,人很多,但因為沒有圍游泳的範圍,旁邊又很多船開來開去,海草也很多,所以不敢游遠。
P7092229
【圖】在有救生員的海灘處準備下水

在Vaasa有很多處可以開放游泳的海灘,我曾下水游的共有四處。只有一處有救生員執勤。因為都是陌生的水域,所以每次都要摸索好幾回才敢游遠。像是有救生員那一處的水域,完全沒有船經過,所以比較安全。在左手邊四百公尺的海裡頭有一顆接近一層樓高的大石頭,第一次來這個水域時我就很想游過去,不過沒有看過其他人游過,自己也害怕。後來每次去就多往前摸索水域的狀況,每次往陌生的水域多游一點點,直到一個月後有次和林萱萱跑到此處,她要繼續完成1小時的課表,我一個人下水練泳等她跑完,那時我所「熟悉」的水域只離大石頭約一百多公尺了,那天我就試著游游看,邊游邊看著那塊聳立的大石頭,快到時手掌忽然碰到許多像麻繩一樣的海草,嚇我一跳,但還好只有局部範圍有,游過去就好了。
那天從浮台游到大石頭來回兩次,第一次大突破,非常開心。
P7092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