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0日 星期五

畢業儀式之騎乘240公里

  • 時間:2009/7/4 上午6:30至13:15分。共6小時45分。
  • 參與者:波肥、嚕嚕(180k)、志榮和其它「花蓮好棒」的車友
  • 菜單:從花蓮市亞士都飯店騎至193縣道,經玉長公路繞過海岸山霎,再從濱海台十一線返回。 看碼錶上的里程,實際距離只有217公里!不過加上從豐田的鐵人之家出發,還有從會場騎回東華的距離,全部加起來湊合著算,倒是不少於240公里。

早上四點十七分起床,稍作梳洗後,慢慢地騎著來到志學美利達店,不久後嚕嚕和波肥也到了。天氣陰陰涼涼的,志榮拿出兩大瓶味全巧克力牛乳後,把貨車不知從那裡開出來停在志學街上,上面已載滿了四台競賽車和五個前輪,其它可空位上又塞滿了各種補給食物、備胎、打氣桶和能量飲料。我擠在仍可屈身坐下的空位,坐在貨車邊緣的冰桶上。當然,擠上自己的身體已經很勉強了,整台貨車已像一個移動式的高級車專賣店。嚕嚕波肥和他們的兩台車只能自行以人力騎到會場去,雖然只有十三公里,但在準備面對巨大的里程數之前,十三公里騎起來也不太會使人有多麼悠閒自在的感覺。

我們抵達會場後不久就出發了。一開始在既寬敞又筆直的兩線道上騎著,我和志榮一下子就騎到第一的位子,往後面一望,一大群無止盡的車陣在身後延伸出去,眼前的道路空曠平坦,感覺就像被那一群車陣推著走般輕鬆前進。

騎上縣道193之後,我們就讓其它人超越,讓心跳維持在150左右順順地往前騎,因為好像有非拿第一名不可的壓力,所以心情既興奮又緊張,不自覺地騎快了起來,接近光復的時候回頭一看才發現志榮和波肥不見了,試著等等看,不久後後方出現兩個人影,才暗自慶幸「他們來了」。他們超過我後才發現衣服和車子顏色都不對才知認錯了人,再往後方望去,空空的只有彎屈的道路而已。「就自己穩穩地往前進吧!」我想。

不久後(大約時剛到過光復的時候),追到了一大群集團。因為光復之後的193大都筆直平坦,這時以休息把的姿勢前進就非常吃香,不一會就追到此集團的第一位,雖然仍有些興奮,仍試著安撫情緒,讓自己不急不緩地踩踏前進,大約三十分鐘後剛才集團中只剩兩個人還跟在後面,不一會就只剩一人了。我們說了一會話就繼續前行。那時以為我們是第一位,「前面應該沒人了吧?」「但沒看到前導車啊!」不管了,我倆就依著自己的配速前行,直到某一路口處,其中一位加油的工作人員向我們喊著:「加油加油!你們是第四第五名。」

這時才知前面原來還有三名選手!!

雖然如此,但還有一百四十公里左右啊,當時自己倒是非常有自信可以追到他們,所以依然看著心跳錶,把心跳控制在150左右驅動著雙輪前進。原本以為前三名是以集團的方式前進,沒想到卻在進入玉里前追到了單飛的第三名,他加入我們的倆人集團,一起往聽說很可怕的玉長公路進發。後面的兩人在進入玉長隧道的陡坡前靜靜地消失了,一起前進了幾十公里,忽然剩下一人獨自磨著泊油路前進感覺有些孤單,想說趁機停車小便,順便等等那兩位大哥,最後尿完了卻沒等到,就一個人進入涼爽平坦的玉長隧道。接著就咻咻咻地溜到濱海台十一線,終於開始往北騎上返回終點的道路了。

一個人在台十一線前進了約二十公里後,終於看到了第二名的影子,「See it, then you can catch it. Don’t be hurry」Ben曾這麼跟我說,依然控制著每分鐘150下的心跳往前,十分鐘後就追到第二名。他跟在後面,我不以為意,仍然順順地往前進。沒想到他就是志榮賽前跟我提到的林照明大哥,體力好的驚人,一路跟在後面。好幾次下坡加速試著甩開林大哥仍無法辦到。

一開始我倆還在討論第一名怎麼一直不見人影。後來Simon的補給車來到,請他們開車幫忙探探第一名的身影在多遠的地方,那時離終點還有八十公里左右,離第一名只剩一公里,雲層此時也完全消失,太陽從頭頂正上方往下直射。沒錯,正是中午十二點。離第一名的這一公里,直到抵達豐濱前幾公里處,過了那泥濘不堪的施公道路不久才追到。這時,真的感覺有些累了,再吃掉一包能量glue,Simon從補給車中也遞來香蕉和水,身後尾隨著林大哥和不久前追到的第一名。「要放嗎?」我猶豫著是否要放慢讓他們先行,「這是你最後的畢業菜單了,無愧己心的盡力完成就好」,我想。如果我策略性地放慢速度讓他們先行,或不再領騎,或放得更慢跟在他們後面,這樣一來的確可以節省體力,但「你這樣算盡力了嗎?」「不要管別人,你就依自己的配速獨自完成這菜單吧!」我這樣制約著自己。

豐濱市是在台十一線50公里處,一直到34公里處的路線都還算平緩,但34公里後就有連續4公里的陡坡,直到30公里處才開始下坡。因為這段路在這三年中至少騎了四十回以上,熟悉至極。Simon就在34公里處準備上坡時過來提醒我:後面跟著的兩位選手的爬坡實力都很堅強,要我小心。我知道Simon擔心我領騎了這麼久,體力消耗比他們大得多,可能會被他們一舉超越。雖然我對自己的爬坡還蠻有信心的,但還是把他的提醒放在心上,更仔細注意心跳數與迴轉數,穩定爬完這四公里。這時,只剩下林照明大哥在後面跟著了!

終點只剩下三十公里左右,而且大多是下坡,對計時車比較有利。我並不太擔心,但身體的確已經快到極限,速度也拉不太起來,後面的林大哥也不斷發出哀嚎的聲音,他說他腰痠得緊,腳也快沒力了;我自己則是髖部陣陣痠麻,脖子也快抬不起來了,兩腳使不出力氣,只能以高迴轉數取代逐漸消失的力氣,平常一下隧道後直到海洋公園都能以時速四十到四十五輕鬆巡航的道路,那時只能勉強維持在時速三十,「真的已經快到極限了」,而不合腳的車鞋在長久的擠壓之下,右腳腳指在每一次拉起踏板時抽痛不已,膝蓋和大腿也開始發出不祥的哀嚎,反正各種痛苦開始在下半身同時對大腦發出抗議宣言。這時,我只想快點騎到快點休息,至於誰先到誰後到我已經不怎麼在乎了!

終於!過了花蓮大橋,轉出台十一線,進入南濱路二段,離亞士都只剩下7.4公里,對冠軍的執著又重新復甦。我開始加速,想甩開林大哥,不管怎樣,如果這裡甩不開的話最後一定會被追上。我有那樣的覺悟,所以死命的踩,抓著休息把大口喘氣試著耗盡身體裡最後的力氣。

最後五百公尺前的紅綠燈(那時還不知只剩五百公尺)前是一個ㄚ型的叉路,我不太確定該往右還左,稍一猶豫,林大哥就從後面衝上來,再加速就已經來不及了,雙腿像過期的綿花糖,想使力卻被只是無力,再回過神時林大哥已在前方五十公尺處,一瞬間終點就到了,最後還是輸了!

「真的盡力了!」問心無愧地騎完這最後的菜單。

ps. 這樣的長距離競賽真的非常好玩,雖然很累,但也很刺激有趣。真的要謝謝開補給車的兩位朋友,謝謝你們全程的補給,才能這樣毫無顧慮地往前騎。更要謝謝志榮幫我報名與事先的所有準備,包括食物、水和維修用品。最後沒能拿到黃金駱駝真是抱歉,原本真的是很想騎著那台車和新裝上的輪組奪冠的。也會想說最後那個紅綠燈再謹慎一點就好了,提早衝刺就好了!但比賽就是這樣,也因比賽充滿了未知性,比賽才會這麼有趣啊。(希望明年能再參加一次!)

ps again. 這最後的菜單真的很高興有波肥和嚕嚕你們一起!!!謝謝你們倆在這三個挑戰中一起陪著我完成。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