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如何享受比賽?

今天是Garmin PB班最後一次分享,也在提醒大家渣打馬拉松之前的注意事項,關於比賽的幾點簡單提醒之後,這次我向大家拋出的幾個問題是:「一開始為何開始跑步?」還有,「為什麼跑到現在?」

是為了健康?為了減肥?為了變美變帥?或是為了累積全馬完成次數(為了百馬)?……還是為了破PB?我想這些都只是表面上的理由,我們這群業餘跑者並非只是為了這些理由堅持到現在。

而是為了感受「自由」!那,什麼是是自由?


在封建時代的奴隸,沒有身體的自由;在白色恐怖時代,沒有思想與語論的自由;活在二十一世紀民主時代的我們可以享有身心的自由。我們能夠決定要去哪要裡、可以自由發言,但身體和思想的自由卻不保證「精神上的自由」。事實上,很少人有機會解放自己精神上的自由。

隨心所欲並非自由;就像自由落體中的身體是不自由的一樣。身體自由的基礎來自於穩定地面的支撐;精神自由的基礎則來自嚴格的自律(自律則是由人類獨一無二的理性所訂定),所謂「嚴格」是指:其中含有相當程度的痛苦成分,這是自找的痛苦。以跑步來比喻的話,就像今天在臺北花博新生園區裡那些不斷繞圈的24小時超馬跑者一樣,在這種規律性的自找苦吃中,他們正一步步地把加諸在身上的教條與規範解開。

但如果在跑步當下太在意目標、或是為了尋求認同而跑,精神又會立刻被加上另一道束縛,我們不能為了成績而跑,更不能為了他人的肯定(或是為了不被批評)而跑,那會讓「我們最初開始跑步時所體驗到的自由」消失。不行!自由,是我們跑者必須好好珍惜的價值,絕不能為了成績我他人的眼光而犧牲它。

100%的永恆自由是《莊子》一書中所描繪的神人與至人,他們已經超脫形軀我與精神我的限制,可以100%逍遙自在。我們是凡人,只能盡量往「自由」靠近。跑步,是人生中少數可以幫助我們同時體驗到身、心與精神上自由的活動之一。

這並非「否定設定目標」,用康德的話來說:我們不可能完全脫離他律,人生一定受到自然定律、愛欲、衝動與各種目標所驅使(就像人離不開重力這種他律一樣),但只要能在(跑步)當下,盡量專注當下所做的事情本身,以理性運用他律……人的價值與尊嚴就能彰顯出來。

Ⓞ李奧帕德說得好:「令人滿意的嗜好必須是相當沒有用處、沒有效率、耗費勞力或者無意義的。」(《沙郡年紀》,2005年,頁250) →興趣與嗜好的本質即是「無用」。

Ⓞ村上春樹說:「我因為打從一開始就對『寫小說』這件事沒有想太多,可以說幸虧無欲,反而能很乾脆地寫出來也不一定。」(《身為職業小說家》,2016年,頁99)→我們這群業餘跑者,一開始都是抱著無所求(無欲)的心情開始跑步的,因為無欲,所以反而很乾脆地跑到了現在。

Ⓞ康德說:「人本身就是目的,人不能變成工具,一變成工具就會失去自由」。→一心想著追求成績、獎牌、名次,人就變成了(追求目標的)工具。當我們只是在循環流動的單純步伐中履行自己所選定的義務!在履行義務時或成功或失敗都只是結果,踏上賽道沒有動機(無心),跑步本身就是目的。我們也因此獲得了正真的自由。

Ⓞ國峰:比賽時不要關注配速、觸地時間、步頻、步幅等數字,也不要跟別人跑,專心在自己的動作本身,就像「無知」的小孩只是無為地跑。

當我們在賽道上以自己當下的極限盡量保持理性有效地燃燒自己時,無所求、無所思,以履行義務的心情向前跑,我們就會在無知與無心之中體驗到比賽中最極致的自由與幸福感。


關於成績,是跑完之後的事,跑後再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