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3日 星期六

2007太馬21K + 騎乘60K

  1. 天氣:星期五晚上,大夥前往太魯閣的路上,天空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雲在快速地飄移著。又回到去年熟悉的暗黑吊橋,往那散著點點螢火蟲的山走去,然後往上爬,直到抵達我們要夜宿的亭。隔天星期六,雖然還是雲多,但天氣暖和,跑到一半時陽光也露臉了。但一到下午,騎著車在外頭整整三個小時,只是吹著冷風,吹著身子一點都熱不起來。
  2. 訓練里程:比賽強度,路跑21公里;放鬆強度,騎乘60公里

 

星期五晚上六點來到Ben的辦公室集合,之後大家一起去花蓮香吃飯,吃完後等著Ben老闆出現。Ben要我們先去,誰知道Ben後來開著他的福斯T4來把他們通通裝上車。

「開車比較好」Ben老闆說。


一下子就到了,來到去年熟悉的暗黑吊橋,再彎彎曲曲的摸黑走上山,九點半抵達,Ben說:「不要說話!睡覺!」


大家似乎一下子就睡著了,而…天也一下子就亮了,不過他們不是被陽光而是被山裡無數鳥給吵醒的。

來到比賽場地,Ben說今天的比賽只是準備小琉球練習的一部份,不重要,要他們當練習跑,不用當比賽跑。但他們還是跑得挺用力的,尤其是石頭和小雪人都跑出最佳成績,分別是一小時十七分與一小時四十一分。

誰知,這才是後續殘忍訓練的開始,Ben要他們回去後,一點鐘東大大門口集合,「規定」要騎乘六十公里才準回來。才不過回到房間,稍微躺一下,鬧鐘很快地就在二十分鐘後響起,只覺得累,還是牽起車,戴起車帽,裝上水壺,把他們的身體投向外頭的冷風。

一上東華大橋,他們就只覺得不妙了。


「強勁的逆風」,這種風是正朝著臉吹來的,直到轉向193公路才脫離強風襲繫,接著就是漫長的四十公里193路程了,一路上只好大家聚在一起,設法從隊友身上找到繼續很前騎的動力,設法在疲累的身體之下再努力地騎下去。


風冷冷的,身體也是。


所謂順流、逆流……回程在東華大橋上的路就是順風而行,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給推著走一樣,溜溜溜就回到東華大門了,然後被石頭趕著去吃飯。雖然才四點十多分,他們來到御鮮房吃著大雞排、黑豬腳與芋仔湯,還有聽Dana提起Ben一些奇怪的比喻法,比如說「進麥當勞就要吃漢堡;進鐵人隊就要努力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