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3日 星期六

徹底的「鐵人日」

早上七點起床,睡得非常香甜,只記得一躺下去太陽就出來了,又開始了一天新的練習……雖然練習很辛苦,但實在是太喜歡練習了。

早上的空氣很涼爽,慢慢騎到Ben辦公室,大家都到了也都準備好了。第一項下水游泳,一開始下水並不是很順,呼吸很快地急促起來,慢慢抓到節奏,掌握好手臂往前延伸的感覺,才慢慢愈游愈順了…。今天大概七、八成力游八百(12:56)。第二項騎車,只是暗暗祈禱不要爆胎、不要受傷安全騎完就好。Ben說上次太快了,所以一開始慢慢地跟在後面,可是才騎不了多久屁股又開始痛了,看來我屁股的肉太少了,這真不是件好事。一開始的台九與台九丙,身旁不斷有卡車、轎車機車從身旁呼嘯而過,留下廢氣與灰塵。緩緩地騎著…騎到了由綠色草坪所覆蓋的河堤旁,心情整個舒展開來,依然慢慢地騎著、舒服地騎著。

直到Ben要我們在一條路上做個短程衝刺,跟著加快頻率騎,平均時速大約37左右。雖然加快了速度,但距離不長,也不會很累,只是屁股加重傷勢而已,但…還好,只是小小疼痛,不算什麼,我這樣安慰自己。

進入了無車地帶,空氣也變好了,路旁多了大樹的遮蔽,迎面的風瞬時涼爽不少。看到了三棧的指標,書瑋說這裡有兩處可以溯溪,都很漂亮,聽說比銅門還美。

又轉入另一條小路,路旁是矮小的民房,似乎是原住民聚集的住宅區,這條小路就像是由他們的房舍所圍成,他們非常悠閒的坐在家門前聊天、喝茶,安靜地望著我們從眼前經過,只有他們養的狗不甘寂寞地追著我們跑,象徵性地再吠幾聲,顯顯它的盡職,以防被主人以更會吠的狗給替換掉吧,我想。路的盡頭是一個大拐彎,接著險降坡,之後就進入太魯閣前的林陰大道了,一眼望去的泊油路一塊亮一塊暗,上面蓋著一片青綠深綠亮綠的頂蓬,咻…咻…咻,一下子就穿過去了。到了最愛的Seven

腰還是很酸、屁股還是很痛。

我們坐在Seven裡頭,望出那片乾淨的不能再乾淨的落地玻璃,明亮的陽光把外頭的事物照得色彩鮮明。我們坐在裡頭,吹著冷氣,外面的色彩和陽光顯得非常虛假,像是電視裡的東西,定格在一個背景下有來來往往的人。背景裡有一座廟,一個道路分格島,還有靠在落地窗上的公路車。店員不管坐著不買東西的我們,跑出去跟熟人打聲招呼,送棒棒糖給小朋友; 送貨的卡車駛進整個畫面的中間,把廟給擋住了,光線也給擋住了,卡車停好,送貨員瞥向我們一眼,眼裡似乎顯得羨慕,店員急著趕進來,依然不用理采我們,只管他的點貨工作。BenDana、小雪人來了,「我們離開!」我們也進入那個畫面裡頭了。

剛進太魯閣公路就上上上下,盡是往上的多。只好忍著性子,慢慢地往上爬,上坡時速大都在二十以下,那不是跟那第一名的馬拉松選手的時速差不多嗎?我想,「他們是人嗎?太恐怖了。」人類的極限到底在那裡呢? 我自問歸自問,我還是累了,腰亦痠得緊,一點也沒有想加快的念頭,跟著書瑋努力上爬。

過了燕子口,左邊高聳著灰白峭壁,陽光打在上面,顯其性格雄偉,我們在它下面慢慢地前進,在它看來,小小的我們一定更慢得可憐。不過看到這樣壯觀的景色,身體不知什麼緣故,沒這麼累了也沒這麼痛了。一路上,書瑋點了幾個點,介紹太魯閣延線景點,才知道這條橫貫公路不只是條路而已,其間都可以再分支下去、深入下去。書瑋來辦個太魯閣三日遊之類的吧!

天祥到囉! 耶! (上天祥one hour)

下車,讓腰呼吸一下的感覺真好。第一次進去這麼高級的飯店上廁所,廁所不像廁所,倒像個房間。騎上來上個廁所,好像孫悟空到此一遊,不作停留,緊接著就下山了,下山像在飛,耳畔呼呼風聲。一路上沒車,呼…呼…呼,好像只一直聽到這樣的聲音然後就到了。最奇怪的感覺是,從明晃晃的空間裡——是性格的絕壁、往下彎沿的路、偶而可見的溪流和一直在眼前的藍屁股,再進入山洞裡,一下子什麼都不見了,連車子感覺也不見了,風變成涼的,像水一樣從身體流過,也像在水裡一樣身體像脫離了重力,漂起來了,像在飛,在黑夜裡飛。真爽。一下子就下山了(thirty minutes)

下山慢慢騎,等著其它人一起回程,日頭更烈了。

太陽大得把泊油路烤得發熱,望著像是沒有盡頭的道路,遠方呈現一種扭曲的景像,「真得不想再騎了…到底到了沒啊!」像是要騎到另一次元空間裡去,東華被藏在最角落裡,好像永遠騎不到。

不管再怎麼累,終點永遠是存在的。

可愛的木瓜溪橋終於在眼前了,簡直在呼告著:「快到了,衝吧!」熟悉的路,衝起來特別有感覺。這最後的直線加速與書瑋尬車,直飆到時速五十以上,成為今日練車得完美ending

騎到了以後開始覺得環校一圈是漫長的,「跑步就慢慢跑就好,放鬆跑…。」自己安慰自己「總跑得完的。」開始跑起來,把腰板打直,「真舒服」,它終於不在那靠夭著呼天喊娘地叫痛了,身體一整個放鬆下來,身體鬆垮垮的,眼珠子也快睜不開了,整個身體像是睡著了,精神卻極好。所踏出的步伐都在不知不覺間完成,一開始風大,耳裡只有風聲,沒有腳步聲呼吸聲,只有呼…呼…,偶而參差落葉磨擦地面的聲音,風大得連汗都不流了,所以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也感覺不到累,也沒有痛,只是很有節奏地跑著。過了大門,轉個彎,進入無風地帶,外面一下子安靜下來,腳步聲和呼吸聲在耳邊喧嘩,把那些痛啊累啊的成覺都叫了回來,汗也一下子把頭臉浸的濕了,流到眼裡,痛得緊。不過風,一下子又來了,又回到沒有身體的催眠狀態。

 

這時我想到梭羅在《湖濱散記》裡所寫到的:

這是一個恬靜的黃昏,我全身的感官渾然為一,難以名狀的歡欣浸潤了每一個毛孔。我以一種奇怪的自由在自然中來去自如,彷彿成了她的一部分。

 

快到時,看到前方輕快的腳步,原來是小雪人,跑得笑得十分燦爛,真是厲害啊。

到了泳池,洗個熱水澡,騎車時的那些酸、跑步時的那種痛、那熱呼呼地沒有了身體感覺,都不見了,只覺得幸福。下午快六點時再到泳池泡泡水,慢慢地漂著游著幾百公尺,身體就變成現在軟綿綿的狀態了。完成了今天一整天的練習,留下此記,以作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