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1日 星期三

很有練泳的心情:30個100m

今天星期三。Ben讓昨天騎車台的我和王亨跑學校一圈,「真是輕鬆」我想,「其它人大概要騎兩個小時吧」。

我和小王亨輕鬆地跑著,一想到今天只要跑一圈就可以吃早餐,真是雀躍不已,步伐也如小鳥般非常輕快。

 

因為早上練得少,下午泳訓就想來個「重口味」的菜單: 第一道開味菜緩游500m,主菜是三十個一百自間歇,兩分鐘一趟,每趟130~35之間到。先把鐘歸零,這樣的話三十個剛好一個小時,就完全不用算趟數了,只要等時針再度回到原點就好。

 

游完時,看著鐘「5930」,「還是一分三十秒」,心想,秒數還是沒掉下來,「看來游泳的體力還不錯,仍維持一個小時中高強度的訓練。」心裡很是踏實。一邊做著韻律呼吸,心跳慢了、呼吸緩和了,一邊看著大鐘的秒針、分針慢慢又回到「0000」。「剛才那三十趟的痛苦,真的存在嗎?」我自問著,好像都沒有發生一樣,大鐘仍走著,身體感覺很舒服,比來泳池前舒服。「那三十趟對我的一生來說有什麼意義嗎?」因為我現在一點也感覺不到了,那份痛苦,每一趟為了維持速度所帶來身體上與精神上的痛苦。

「沒有,那沒什麼意義。」我並不是為了什麼目的在練習的,我只是很想品嘗一下完成一件自己小小目標後的滋味而已,那種飄然的幸福感,一種混身自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