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7日 星期六

一年來的當兵/寫書生活札記(一)

求好心切下的DNF

IMGP0616

2009年7月

我一直不願好好地回顧,2009年7月在苗栗的那場鐵人比賽。因為那是自己第一場DNF(Do Not Finish)。就算別人提起,我也會盡量避免詳談。

那是第一次辦在苗栗明德水庫舉辦的鐵人比賽,那也是鐵人三項委員會在徵選培訓隊員的關鍵賽事,只要這場51.5公里的標準賽能跑進2小時18分,就能入選。對我來說,就能「免役」,改服替代役到左營受訓一年,也就是說,當兵這一年我只要專心練鐵人就可以了!那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個既可以免去當那沒有意義的兵,又可以繼續練習的最佳機會。

比賽前幾天,以前清大泳隊的李大麟教練來電說他也會去現場看比賽。因為他那時具有中華民國鐵人三項委員的身份,所以他會到現場看看各個選手的比賽狀況。我聽到這個消息後,既興奮又緊張。大學時代雖然努力練習,但不管怎麼花時間刻苦地訓練,也許是天份不夠,又也許是沒有抓到竅門,一直到畢業都沒拿過好成績。教練教的技術與說過的話,都深刻在腦海中,也努力去實踐,但在大專運動會中一次決賽也沒進過。

這次,李教練說要來看比賽,我很希望他能看到我畢業後這三年來練習的成果,我已經可以跟臺灣頂尖的選手一較高下了,我很想讓他來看看我在鐵人三項界也有一點點可以自豪的成績,而那成績是從清大泳隊所墊下的基礎。

比賽當天,我太過自豪自己耐熱的本領,卻沒把酷熱的天氣當一回事,在游泳和自行車項目我只喝了一瓶水不到。但在那樣的水溫和太陽下比賽,至少要喝足三瓶水才夠。那時,我只想著一定要拿到好名次給教練看,一定要進到2小時18分的事,而忽略了身體與環境的細節,那註定了我必定失敗的結局。

停下自行車後,我衝向跑步賽道,追逐著前面的選手群。我一個個超越他們,卻不管自己身體發出的警訊,為了省一點時間,也沒喝水。最後,在離終點三公里處,身體超過熱負荷後,一步也跑不出去了!絕望感重重襲來!裁判來到身邊,看到我的臉色與蹣跚的步伐,就直接把我載回終點的醫療站。

我輸了,又徹底地輸給自己一次,輸給自己的求好心切。

醫療人員忙著給水與冰敷,我躺在躺椅上等身體回復……半個多小時後,我戴上帽子,默默地走到會場,盡量不要見到熟識的人,也不要被熟識的人認出,找到阿爸後,跟他簡短地說明沒有完賽的經過後,就匆匆取過轉換區的裝備,上車回家。當下,就只想逃離那個現場,回到家裡去!

在車上,愧疚、懊悔與沮喪感陣陣襲來。手機響個不停,都是關心我的好友想問我有沒有達到入選成績。我一一接過,跟他們說明失敗的結局。阿爸的車在高速公路上行駛著……心裡還有一件我必須做的事,不能不做,也不能逃避。我必須打電話給教練跟他說。但我要怎麼說呢?難道說我DNF所以沒臉見他,所以上車逃回家嗎!他第一次來看我比鐵人賽就是DNF,比以前游泳賽還糟,以前沒拿名次但至少都會盡力游完。

我打過去,再重述一次。他說,他在終點一直沒等到我,還以為漏掉了……最後還替我打氣,問我要不要延長兵役,一個月後還有一場徵選賽,要我再試試看。但我沮喪到一聽到比賽就覺得刺耳想逃,所以比賽完隔天我就馬上到市公所繳上畢業證書,申請盡早入伍。

大約一年後,也就是2010年的6月13日,我終於能放下擔子來到清華泳隊的送舊典禮。見到教練和他的家人們很開心,回想起他們夫妻在我大學時代照顧我的種種溫暖舊事。教練的太太走過來跟我描述,去年那場苗栗的比賽她也在場。她說,教練和她,還有兩個妹妹在終點等了好久,天氣雖然熱得受不了,但她們在那等我跑進終點,但一直都沒等到。她熱心地描述著。我既感動又懊悔,為什麼去年就不能好好專心地跑呢?

那之後,我原本以為自己再也無法熱心地練鐵人三項了!因為兵單很快就來到我家的信箱。但人生永遠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