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2010桃園全國馬拉松

 p127701516522

跑馬拉松真的有趣極了!今年跑了兩次,一跑完都想盡快再找下一場來跑!它比鐵人三項單純多了,只要跑就好!其它的什麼都不用擔心。它與鐵人三項具有相異的趣味性,但卻同樣艱難與充滿各種苦痛的滋味。

156890830_l

早上六點整,從新屋鄉蚵間村的福興宮旁準時起跑。一開始是2.5公里左右的綠色隧道,空氣裡充滿自然的味道。剛開始跑時並不順,覺得身體很重,但一點也不擔心,前半個小時只暖身而已,我知道自己的慢熱型的跑者。一開始就先穩穩地跑。

這場比賽的路線是採雙重折返的方式,先從起點跑到台61線觀音鄉附近的高架下迴轉,回到福興宮後,再跑一次同樣的路線。來來回回,約有十幾公里的賽道是延著海邊,迎著海風進行的。雖然大部分的跑者不喜歡在逆風下跑步,但我卻覺得像昨天那樣迎著風跑一點也不難受,只要把身體往前傾,再抬起腳後跟,就可以很自然地前進,而且強風讓身體涼快極了!

p127701462761

沒錯,跑到十公里左右,身體就舒暢多了,呼吸一點也不勉強,腳步自然地跨出去,前面的跑者慢慢追近,也一一地超越。感覺真的棒極了!「馬拉松真是適合我的運動啊!」第一次折返準備跑回福興宮的路上,我這麼想著。

156889162_l

正當我在得意之際,左方車道的選手也漸漸增多,因為身體很舒服,剛折返時又沒什麼風景好看,就仔細觀察向著我跑來的各種跑者的表情與動作,有很痛苦的歪著臉跑步的跑者,也有一臉很享受地悠閒地跑著的跑者;有好像出來郊遊般輕鬆跑著的臉,也有好像剛從地獄裡出來不得不逃給後面可怕鬼怪追的臉。在筆直的台61線上,一邊看各種跑者的臉,一邊與幫我加油的選手回禮。他們向我大喊「第三名,加油!!」,對著我束起大拇指。我覺得愉快極了,好像可以就這麼一直跑下去,不管跑到那都沒關係。

回到起點後,同樣的路線要再跑一次,時間來到七點半,氣溫已經升到某種另人想躲進冷氣房的程度。但只是那種程度而已,並沒有到難以忍受。一路上有好多跑者向我加油,叫我第三名。這樣的情況,持續了有一個小時了吧!「那第二名到底在多遠的地方呢?」我原本以為已經完全追不到,沒想到在筆直的台61線上終於看到第二名的渺小身影,而且以極快的速度逼近中,「可能是他身體出來什麼問題了吧?」我想。不到十分鐘,他就出現在眼前。的確是身體出來狀況,還停下來走了一會。我以穩定的配速超越之後,不到五分鐘,我的右小腿竟然在這種時刻鬧罷工,完全抽直,把我釘在路面上,無法再跑動一步。可惡的抽筋又再度發生。

我看著他遠去。小腿卻不爭氣地抽直著,只能先改以走路的方式前進。慢慢走到一百公尺處的補給站,喝了兩杯寶礦力水得之後再慢慢跑起來。「先不管第幾名了,好好把鬧罷工的雙腿安撫好再說吧!」我這麼警告自己不要急躁。

156889149_l

不久後左小腿也開始抽筋。兩腿輪流持續攻擊。一抽緊時只能再慢下來,忍著痛,走兩三步再慢跑起來。開始抽筋是從跑了2小時11分以後才開始的,兩隻小腿就這樣輪流抽緊,變得愈來愈硬。但我知道,只要忍耐這種情形終將好轉,我只能祈禱好轉的時間盡快提早。因為第四名的腳步聲已在身後不遠處響起。此時林萱民小姐從對面跑來,指著身後,我一回頭,雙腳就同時用力抽緊,直直地把我釘在原地。看起來已經四十五歲左右的跑者從我身旁跑過,我走了一會,咬著牙想試著跟上,但他逐漸遠去,從五公尺、十公尺逐漸擴拉開距離。

我等待著。好轉的時機終於到來,就在他拉開到一百公尺左右,跑步時間來到2小時40分時,兩小腿已經回復理智,不再情緒化抱怨而認份地回到工作崗位,讓我可以順利地跑,抽緊的感覺已經消失。一百公尺的差距逐漸縮短。不久後,已經可以跟他並排跑著,在剩下最後六公里左右時順利超越他,就這樣穩穩地跑回終點。

DSCN3743

後記:一跑完時沒有跑完馬拉松該有的暢快,只是想盡快再跑下一場。還不斷想著:到底為什麼會抽筋呢?明明喝足夠的水,電解質補充也夠,能量也在適當的時間點填進肚子裡去了,為什麼還會抽筋呢?非好好地來研究一下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