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 星期二

「甩掉自己」雜思之二

  • 吃喝=進
  • 運動=出 (廣義的運動:動腦、肌肉伸縮)

身體,就像是個容器,就像你倒進杯子多少東西,又倒出多少東西一樣。進得多,能量逐漸累積,經由特殊的化學變化,進來的能量轉化成各種物質變成身體的一部分,它或是積累成脂肪,或是被拿來修補骨骼與肌肉。反之,出得多時身體就逐漸被剝離。

進/出之間的平衡形成身體最後的淨重。但每個人擁有的容器大小卻是天生的,有的人天生比較大隻,就算出多進少,它的極限值還是存在,再消耗下去而不補充足夠的能量的話,身體就會受損會生病。

  • 進/出身體的過程都附帶愉悅的經驗。

所謂的愉悅經驗:像是把食物吃進肚子裡,讓肚子飽飽的,身體暖洋洋的感覺;或是大量運動後從身體裡擠出汗水,或是把大便排出體外。這些經驗都讓人愉悅。當然,是就適度來說,如果吃撐了,拉肚子了,或是過度運動至低血糖了,當然讓身體感受痛苦。另外,還有一種痛苦是巨烈快速地進/出,巨烈的進比如一口氣喝了十罐可樂;巨烈的出比如一分鐘跑400公尺操場一圈。對於身體這個容器來說,緩慢與適當才能帶來愉悅的感受,但競技運動通常是快速與過量,所以它所涵有的大部分都無疑是痛苦的。

  • 緩慢適度地「甩掉自己」是一種愉快的經驗,但比賽中可不是這麼回事,它帶來巨烈的痛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