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8日 星期一

2009蓮花盃

一年一度的蓮花盃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夏天的腳步再次到來。

DSC_0274

這一次,隊上有多位傷兵,出賽的人只有Ben、波肥、郭靖和嚕嚕,也是自己的第三次參賽。猶記得第一次參加新人組,第二次就參加了菁英組,也意外地拿到第六名的成績,沒想到這次竟然取得第四名,現在想來,真是不可思議的事。尤其這次的比賽,完成的有點驚險,從腳踏車第二圈開始就斷斷續續地抽筋,每一次都痛得咬緊牙根,還好都是稍微放鬆一下就過去了!

菁英組成績:

名次

姓名

總成績

游泳(名次)

自行車(名次)

路跑(名次)

1

魏振展

02:11:34

00:20:56 ( 9)

01:11:09 ( 1)

00:39:29 (  1)

2

謝昇諺

02:16:06

00:20:06 ( 2)

01:13:00 ( 3)

00:43:00 (  2)

3

Johns Craig

02:19:36

00:20:43 ( 8)

01:11:34 ( 2)

00:47:19 (  6)

4

徐國峰

02:21:56

00:24:41 (13)

01:13:35 ( 5)

00:43:40 (  3)

5

魏志翔

02:23:56

00:20:09 ( 3)

01:13:56 ( 6)

00:49:51 ( 11)

6

徐培嚴

02:26:12

00:20:32 ( 6)

01:13:18 ( 4)

00:52:22 ( 13)

7

王顥翔

02:26:32

00:20:39 ( 7)

01:21:05 (13)

00:44:48 (  4)

8

陳孝瑜

02:26:45

00:22:58 (11)

01:15:15 ( 8)

00:48:32 (  8)

9

吳冠融

02:28:10

00:21:45 (10)

01:16:35 ( 9)

00:49:50 ( 10)

早上十點鐘,在Ben的辦公室外集合後,我們騎著車揹著裝備頂著大太陽就往鯉魚潭騎去,一路上悠悠閒閒地,緩慢地踩上潭北準備檢錄。陽光炙熱地驚人,還沒開始比賽,背上就被晒地燒紅,全身也熱呼呼地直冒汗。十二點二十分,離鳴槍還有十分鐘,菁英組和年輕的選手們站在鯉魚潭岸邊,等待……我四周望望身旁的選手們,感受到他/她們全身上下濔漫的精力,大家在等待著出發……裁判喊到:還有八分鐘。我坐下來,澆一點湖水在身上,陽光仍烤著頭頂與肩膀。湖水洗去了身上黏答答的汗水,身旁百來位選手們的汗水、身後各年齡組共千來位選手們的汗水,也都將溶入這潭水裡。「人的汗水滴落在土地上、滴落在潭水裡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和魚在潭水裡一吞一吐一樣」,當我坐在岸邊,離開賽還有一分鐘時我想著這樣的事,心情像潭水裡的魚一樣閒適。

五秒、四、三、二、一……我隨著前面的選手奮力地鑽入水中,然後划水打水與呼吸,好久以來已經做過無數次的動作。一開始免不了又是一場肉博戰,不過這次似乎一下子就結束了,不再有肢體接觸。潭水一陣冰涼一陣溫暖,好像在空中鑽過不同溫度的雲朵,它們流經身體的皮膚。這種想法也只是一會兒浮現而已,馬上把精神集中起來划水和呼吸,專注在動作上。脫離地心引力的時光只維持了二十四分鐘,忽然間就進到了重力的世界,所以才一上岸就頭重腳輕,差點又跌回水裡。不過這種頭昏的感覺對我來說還算家常便飯,國高中貧血嚴重時,就算頭再昏也可以跳投空心入網。跑到轉換區,小腿就隱隱有抽筋之感,真是不祥之兆。當然,不管是祥或不祥,還是要繼續前進。不過那不祥之感仍留在心頭,害我在騎出去一不注意時差點撞上柵欄,差點摔車,沒嚇死我膽小的心臟。還好它雖膽心,卻強壯,一路上就以每分鐘175-180下的頻率跳動著。

真的非常神奇,平常練習時,心跳只要到達165左右就會開始大口喘氣,也會開始覺得腳中的乳酸開始堆積。但為什麼比賽時心跳到達180卻不怎麼喘呢?

才一出去,心跳錶上就顯示著「185」,我嚇了一跳,「太快了,不行!!要慢下來」我這麼警告自己。但又自覺不想放鬆下來,因為根本不怎麼喘也不怎麼痠啊,「我現在心跳真的有185嗎?」前十公里,就一直質疑自己心跳數。但數字就是事實,「我必需接受它」,我警告自己,「否則最後的事實就是logu」,然後:我專注在放鬆!我心跳慢慢降下到175左右,讓身體在用力和放鬆之間得到最佳的平衡,讓175的心跳速度能發揮最大的功率。賽程就這樣非常順利的進行下去,直到第二次爬上地下道,左小腿竟然抽痛彊硬不聽使喚,不得已再放慢速度,試著用其它部分的腿步肌肉來踩踏,「咦!好像不痛了,又可以動了」。這也讓我更不敢分神,更專心在肌肉的放鬆與呼吸上,一切又恢復正常。但沒想到騎剛後要下腳踏車時,另一隻腳的小腿也抽痛起來,差點發生意外下不了車。很害怕它會抽痛到完全不能跑的地步。我在轉換區隨手取過當時額外準備的一罐寶礦力水得,先喝了兩大口,再握著它一起跑出去。

跑不到兩分鐘,左大腿後部肌群也開始抽痛了,是那種如果一直抽痛下去就會完全不能跑的具大疼痛與彊硬感。「你沒事的,你沒事的,電解質很快就會送到你那去的。你可以的,你環島那時不是也在這樣的情況下跑了六十公里嗎!這次只有十公里而已,沒問題的!」我安慰著左大腿後方的肌肉群,同時馬上稍微調整到另一種步伐,然後「加上我真誠地胡亂祈禱」與「更專注地呼吸與抬腿」那種難以忍受的抽痛感就只維持大約一分鐘而已,慢慢就只剩下隱隱作痛的感覺,那種痛對我跟本就不算什麼!!雖然好像有那種全部恢復正常的感覺,好像祈禱應驗,某位神靈把拉緊的肌肉放鬆了似的,可以很順暢地跑著。但這是不可能的事啊,危機一定還潛伏在接下來的九公里當中。

我保守地跑著。試著把思緒拉到平當練習的時光,「這裡的每一段路我都跑過近百趟了,一定可以安穩跑完」。忽然間,我想到大一時泳隊帶我入門的王牌學長與小童學姐,那時他們是泳隊的隊長,「他們現在哪裡了呢?」眼前的山迷濛幽幽。小童和王牌的身影就忽然出現在雲霧間……「一切都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已經八年了,在體能訓練上,從那時你們眼中弱小的小學弟,現在正跟全國菁英的鐵人三項選手們較勁,「我是多麼地感謝與依戀你們啊……小童、王牌、豪哥、阿信。在多次午夜迷濛的夢中,我又回到你們當家的清華泳隊下那剛進門的小學弟、依戀你們的小學弟……」。再長再痛苦,時間會讓一切都毫無保留地進行下去。終點線到了,「菁英組第四名」(總排第四)。這次比賽,全臺灣的好手都到了,幾乎沒有缺席,八九位的國手,還有孫吉山、Jhons等,沒想到自己最後竟然拿到第四名耶!真是不可思議!

成績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這次比賽我真的非常「專注」。我非常喜歡那樣「專注」的我,不管是游泳、騎車或跑步,我都專注地像我這一生都投注在當下一樣。我感覺水、感覺風,感覺眼前那高聳的山,還有認真的品嚐身體所發出的疼痛感──間歇性抽筋的雙腿肌肉像是被鉗子夾緊拉扯般抽痛。僅管如此,還是能保持專注力在呼吸與身體的平衡、穩定。這一切都讓我非常滿意。我滿意這樣的自己。